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老本丢光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啾、啾、啾!”刘之纶话音刚落,呼啸的迫击炮声又划破了天空。

    这些炮弹在刘之纶看来,仿佛就象长着眼睛,灵巧地直冲蒙古鞑子逃跑的方向而去。

    “轰、轰、轰!”顺着一枚枚的炮弹爆炸,鞑子逃跑的路上腾起了一股股的硝烟。

    爆炸的冲击波将鞑子们从战马身上揎翻,许多马儿也被炮弹炸死炸残。一些受伤的鞑子哭天喊地的乱叫着,被炸残倒地的战马也一阵希律律地惨啸。

    “跑呀!”,“明军打炮啦!”,鞑子们根本没有想到遵化城还有这么多的火炮。而且这种火炮还贼他娘的打得快,噼里啪啦的,就象雨点往下落一样。

    可是,满地的死尸死马却成了跑在后面的鞑子的路障。他们纷纷拔转马头,四下夺路而逃。

    倒在地上的伤兵和熟悉的同伴,现在也没有任何人去注意和顾忌了。逃跑的鞑子们都直接纵马踏了过去。

    甚至很多鞑子遇到落马的同伴挡在前面时,还会一刀将其劈翻,仅仅只为了自己逃得更顺当一点。

    遵化城北门外,鞑子军队逃跑的路上,杀戮、倾轧,一切丑恶接连上演。场面混乱不堪。

    “哎!要是关宁铁骑在,就好了!遇到现在这个情形,就可以追着这些逃跑的鞑子杀!”

    刘之纶虽然刚经历过和满虏大军在娘娘庙山血战的战事不久,但在莱州军秋风扫落叶般地将满虏打跑后,他又将当日的惨败忘到爪哇国去了。

    如今在遵化城头,再次目睹了莱州军的强悍战力之后,他的期望值已经变高了起来。

    现在评头论足、指点江山,又恢复了他在京师坐而论道挥斥方遒的传统读书人模样。

    “关宁军!?关宁军能取得这样的战果吗?恐怕他们见到满虏鞑子的军队,吓得腿都软了吧!”王瑞不客气地奚落道。

    我靠!在老子面前狂夸关宇军,你什么意思?当咱们莱州军是透明的?所以,别怪老子说话不客气。

    要是把老子惹毛了,哼!不是走着瞧,老子马上就……

    “部堂大人难道忘了?这王总兵的莱州军,也是有一支精锐骑兵的。你看,他们出动了!”

    秦良玉一见刘之纶和王瑞又要闹僵,赶紧出来打着圆场。

    “哒、哒、哒!”,“哒、哒、哒!”,从遵化东门和西门两个方向,同时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

    王瑞在这一仗开打前,便将五百多人的亲卫队加强到了骑兵营中,又从其它各营中挑选出了四百多名骑术不错的士兵,分成两队,埋伏在东西两门。

    现今战局鼎定,正可出动两支养精蓄锐的骑军,一举追歼落荒而逃的鞑子残敌。

    王瑞釆用近现代操典训练出来的骑兵部队,在经历了几次血战之后,已经开始展现出超越时代的强军风范。

    没有鞑子骑兵惯有的哇哇乱叫,甚至也没有关宁铁骑那种旌旗招展的气势。莱州军的骑兵如同无数具精细的冷血机器,沉默地冲刺前进。

    很快,从东西两门冲来的两支骑兵,便如同两把锋利的尖刀,一左一右插入逃跑的鞑子军队后部。

    经历了莱州军火枪火炮蹂躏的鞑子军队,许多台吉和头人不是战死,便是胡乱跑散。面对莱州军的整齐骑阵时,再也没有了任何还手之力。

    “保持阵形!砍光你面前的所有鞑子!”汤效先长刀前指,杀气腾腾地下达着命令。

    “吾军欲发扬,精诚团结无欺罔。

    矢志救国亡,猛士力能守四方。

    不怕刀和枪,誓把敌人降。

    亲上死长,效命疆场,才算好儿郎。”

    两刻钟后,浑身溅满蒙古鞑子鲜血的莱州军士兵们,欢天喜地的唱着凯歌而回。

    除了三个骑术不精的士兵摔断了手脚外,莱州军再无一人伤亡。

    而喀尔沁三十六家,浩浩荡荡三千多人的大军,最后侥幸逃走了两百多骑。

    这帮强盗本来是趁火打劫来找大明打秋风,没想到最后却连老本和狗命都全部丢光了。

    在回程的路上,汤效先一边分派出一些骑队警戒待命,一边让各个小队收拢跑散的鞑子马匹。等到了遵化北门时,缴获的战马居然超过了两千匹。

    王瑞和在城楼上观战的所有人,在见此情形后都兴奋万分。

    而闻讯从其它城门赶来的朱磊李正浩和陈铭等各营主官,当即面红耳赤地展开了争夺。

    这帮人个个都喜欢骑马。在他们看来,骑在高头大马上,才真正叫做威风。所以,他们都恨不得自己的手下全部都是骑兵!

    “嗯!”看到这番乱哄哄的模样,刚才还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刘之纶忍不住又皱起了眉来。

    哎!这莱州军什么都好。战力强横,悍不畏死,打起满虏和鞑子来一点也不含乎。只是,只是这从上到下,都太骄横跋扈了!

    “老大人切莫见笑!热血汉儿,浴血疆场,便是这般粗豪模样。”王瑞满脸带笑地给刘之纶解释道。

    “哦!武人只要忠君爱国,粗豪些,又何不可?”刘之纶总算是想通了。

    “老大人所言极是!现时仗打完了,还请大人下令,让白杆兵的兄弟们出去打扫打扫战场吧!”

    王瑞笑着奉上一个马屁,还提出一个让刘之纶和秦良玉的白杆兵都能得参与的主意。

    这明军一贯是视打扫战场为捞让处的时机,没想到王瑞轻轻松松地就让出来了。刘之纶不由得有些迟疑:“这,这还是得和秦将军商量吧?”

    “老大人,王总兵,此战我白杆兵基本上就没有出力。这打扫战场的事,还是让王总兵的莱州军自己处理吧!”

    秦良玉闻言后,颇有些不好意思,立刻便出言拒绝。

    这种便宜,她的白杆兵早巳占过了一次。如今让她再占,她实在是不好意思。

    “秦督!既然白杆兵的兄弟尚未出力,现在就让他们辛苦一下吧!”王瑞冲一旁的秦小靖眨着眼睛劝说道。

    “嗯!姑母,也该让咱们白杆兵去出出力。再不出力,这仗都打完了。”秦小靖会意,劝说起了秦良玉。

    “你这傻妮子9没出嫁呢,就帮起自己夫家了?也罢,老身就应承了。”秦良玉见王瑞诚心诚意,便也趁坡下驴。

    见两位主官安排好了战后事宜,刘之纶便告辞回去休息。经过下午这一通折腾,让他颇有些疲惫。

    刚回去休息不到半个时辰,家丁刘学敏急匆匆来报:“老爷!这莱州军营中,又出大事了!”

    “啊?”刘之纶吓得一下坐了起来。

    这莱州军,也太能出妖蛾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