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请君入瓮
    ,!

    “军政事务?”刘之纶和秦良玉都有点疑惑。

    这周武豪和其它两个官员才回遵化哦,和王瑞的莱州军能有啥交集呢?

    “此三人身为朝廷命官,担负一方守土之责。不思报效圣上,坚守城池抵御蛮虏,竟然弃万余父老乡亲而逃!依大明律例,该当何罪?”

    王瑞指着周武豪三人,厉声喝问道。

    “王总兵所言有理。圣上面前,老夫定要参上此三人一本!”刘之纶为人刚直,当即表态要弹阂。

    “老大人所言有理!便依老大人所命。”王瑞起身对着刘之纶拱手一揖。

    哦,依我所命!刘之纶忘记了刚才王瑞下令暴打文官的不快,捋着胡子又有了笑意。

    不过,等王瑞下一个命令出口后,他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胡子也被自己扯掉了几根。

    只是王瑞转身命令:“传令!立即抄杀此三贼全家,断断不可放走一人!这三人,马上在堂外正法。”

    “啊!”刘之纶和周武豪三人都大惊失色。这可是要真杀啊!

    “呸!你这武夫,我等乃朝廷命官。既便有罪,也当报经朝廷定罪,岂是你一个武夫可以擅杀的?”

    周武豪见王瑞要杀他全家,奋力挣扎着,变得声嘶力竭。

    “老大人!这武夫如此妄顾法度、滥杀无辜,大人就不说一句话吗?”

    另外两人又想向刘之纶求情,希望他出言阻止。在他们想来,这兵部侍郎的面子,王瑞总还是要给的吧!

    “王将军,朝廷自有法度,切莫一错再错!”刘之纶急忙站起来制止。

    一旁的秦良玉也惊得一下站起,面色惨白。这小王将军,也太无法无天了。这是一方文官啊!岂能说杀就杀!

    “呵呵!朝廷的法度正是败坏在这帮卑鄙的官员之手!留着他们的狗命**度,怎对得住这遵化城死于满虏刀下的万余百姓?执行!”

    王瑞冲周云台等人一挥手,几人立即手起刀落。几息工夫之后,前不久还趾高气扬的周武豪三人,便成了丧命的死狗。

    “大人!已令尹大弟领兵前去抄杀了!”陈松也返回来报告。

    “哦c!”王瑞面上又恢复了平时那人畜无害的优雅微笑。

    要杀,那就杀他全家!这遵化城光复下来,花费枪炮钱粮无数,总得找补一点才是。

    “你,你……”,刘之纶手指王瑞,一时气结。

    “老大人,秦督!此间事了,两位还是各自返回歇息吧!切莫累着自己。一应琐事,末将自会处理。”

    王瑞面对两人深深一礼,温顺得如同家中最听话的子侄。

    “堂部大人,这小王将军年轻气盛,切莫因他气坏了身子。还是下去歇息吧。”

    秦良玉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王瑞。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出来打个圆场,以免刘之纶乱上奏章,让朝廷把王瑞逼反了。

    逼反?秦良玉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放眼天下,还有哪支军队可挡莱州军锋锐?她想不出。

    从蓟州出来后,秦良玉就一直有个疑惑:莱州军的战马,在离开蓟州时,又明显地增加了。一万七千多人,几乎快要达到一人一马了。

    结合秦小靖和马祥麟的只言片语,再加之今日王瑞露出来的狠辣果决,秦良玉确定,关宁军当晚一定吃了个巨大的哑巴亏!

    莱州军新增的数千马匹,一定抢自关宁军。那晚连绵不绝的密集炮声,乃是莱州军针对关宁军的炮击。

    秦良玉心里一阵慌乱,再也不敢想下去。

    其实,秦良玉还真是想多了。岂莫说,刚在前两个奏章中猛夸王瑞的刘之纶会不会去弹阂,就是写了这样的奏章,也根本出不了遵化城。

    “哼!”刘之纶借坡下驴,便要离开大堂回去休息。

    太气人了!他要吃包辣条……,哦,是睡一觉压压惊!

    “大人!探马回报,遵化北门十里之外,来了一支蒙古鞑子的军队!”张二急匆匆地进来报告。

    “什么?又来了蒙古鞑子的军队?”

    一听有了紧急军情,刘之纶和秦良玉又坐了回去。

    “这怎么可能?”秦良玉首先皱起了眉。

    蒙古鞑子又不是傻的,战力强横的数万满虏都被莱州军在遵化城下干掉了数千人,最后不得不灰头土脸的撤退。蒙古鞑子跑来作什么死?

    “来了多少人?”王瑞平静地问道。

    “据回来回报的两拨探马估计,可能有三千多人。他们一人双马或是三马,队形散得很大。”张二想了想,仔细地回答道。

    “哈哈c呀!他们来得太好了。”王瑞听完张二的话后,高兴得眉开眼笑。

    “哦?”刘之纶和秦良玉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跟不上王瑞的节奏。

    这蒙古鞑子来了,有什么好的?还不是和满虏一丘之貉!难道这王瑞就这么想打仗吗?

    “好呀c呀!蒙古鞑子又给咱们送马来了!”王瑞搓着手,心中很是激动。

    “快!让探马都撤进城,别给老子打草惊蛇。”王瑞首先吩咐张二。

    “陈松,你让人去给我叫林思德和方二前来,我有要事和他们商量。”张二刚刚出去,王瑞又对陈松下了个命令。

    毫无疑问,这股蒙古鞑子还不知道遵化之战的实情。十有**是听说满虏抢掠了不少,便趁机进关来打秋风了。

    不一会儿功夫,林思德和方元先后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听完王瑞讲述的军情后,两人都皱着眉陷入了沉思之中。

    “大人,依属下看,咱们还是不宜出城和鞑子交战,先摸清这股鞑子的来意再说吧!”林思德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意见。

    王瑞和秦良玉、刘之纶等人听了后,都默默地点头同意。

    “呵呵!林总训导官话虽有理,却没有应对之计。”方元不客气地插了一句。

    “哦,方参随可有何妙计?”林思德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也不客气地反将了方元一军。

    “山人自有妙计!”方元手捋胡须,拽得不要不要的。

    呵呵!你们都听了《三国演义》的戏文吗?这方元,就差一把羽扇了。不用化妆,便妥妥的是最形象的诸葛亮扮相。

    “大人,属下之计便是‘请君之瓮’,只要布置好了,定能将这股鞑子一网打尽!”方元转向王瑞拱手一揖。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有好主意!文渊,快快道来!切莫让某着急。”

    王瑞一听方元的计策和自己的想法颇为接近,当即便催促他讲述细节。谁叫咱们王大人是个急性子呢。

    “大人,只需如此……”,方元得到王瑞赏识,心中很是得意,详细地将自己的计策讲了一遍。

    “方先生,这蒙古鞑子没这么听话吧?”林思德又唱起了反调。

    众人七嘴八舌,一番讨论,最后终于敲定了应对的方案。

    当然,这之中少不了秦良玉这个沙场宿将的建议。就连咱们这书呆子的刘大人,也费了不少脑力。

    “我命令……!”应对方案确定后,王瑞很快下令了行动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