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太祖遗旨
    ,!

    “姐姐!”秦小靖走过去,将女子的脑袋轻轻托起。

    “孩,孩子……”女子的肚子被划开了一条尺多长的大口子,肠子鲜血流了一地。她喃喃地用尽力气说着,眼光望向旁边的草垛。

    王瑞轻手轻脚地拔开草垛,从最里面抱出一个用小棉被裹着的婴儿。小家伙萌萌的,正在呼呼大睡。

    王瑞将婴儿抱到女子面前,女子艰难地伸出手,轻轻地摸着孩子的脸,泪水象小溪流一样地淌了下来。

    “大,大人……”,女子转向王瑞,眼睛中满是乞求。

    王瑞将婴儿抱回到自己怀里,努力挤出一丝微笑道:“我是登州总兵王瑞,朝廷新封的征东将军。我会把你的孩子抚养大,请先生教他读书,给他娶妻成家。你放心吧!”

    王瑞刚说完,秦小靖便感觉手腕一沉。待再看时,女子已经安详地闭上了眼晴。

    “大姐!大姐!”秦小靖开始大声地呼喊她。

    王瑞腾出右手,拍了拍她的肩,将孩子递到她的手间。哎!可怜的小宝贝。

    回到作为临时帅营的遵化衙门,王瑞开始调派各营士兵,清理满大街被满虏杀害的百姓尸体。

    同时,他又下令拨出一部分粮食,用以工代赈的形式,让遵化百姓一起重建家园。

    刘之纶和秦良玉都对王瑞的处置十分满意,当日便将花团锦簇的报捷奏章写就,连同斩获的一千多颗满虏首级,一起派人送去京师。

    王瑞前一时空时,看了不少明穿,知道有这样一个刚直爱国的四川老乡。

    不过,他在另一时空中,早已殉国于娘娘庙山上了。现在,因为王瑞的到来,他的命运已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王瑞这支小小的蝴蝶翅膀,开始在历史的长河中,扇起巨大的风浪。无数汉人因他而生,无数蛮夷因他而亡。

    因为一时未得朝廷诏令,王瑞王便和秦良玉在遵化就驻防。王瑞也随即将吞并的刘之纶部,进行整编训练。

    原来是青皮流氓进来混饭吃,或是思念家乡亲人的,莱州军都发给银两吃食,让其安返家乡。

    不管如何说,这些人能上战惩满虏血战,个个也都是好样的。如此去芜留精,最后仍然留下了八百余人。

    这日午后,王瑞和秦良玉、刘之纶二人闲坐饮茶。陈松入内来禀报,说是遵化知州和同知、判官等人回来了。

    “呵呵!他们还有脸回来?传他们进来。”王瑞气极反笑。

    片刻工夫之后,三个身穿文官袍服的官员快步走了进来。为首一人四十多岁,正是遵化知州周武豪。

    周武豪,南直隶淮安人,天启三年进士,东林奸党人,和一干东林大佬交从甚密。

    “下官等不知堂部大人至此,有失远迎,万望原谅则个。”

    三人以周武豪为首,向坐在大堂正首的刘之纶恭敬地拱手行了一礼。

    至于秦良玉和王瑞,武夫嘛,还什么礼不礼的?不让你们跪下行礼就不错了!

    “哦!三位大人客气!如今满虏遁首、遵化光复,几位大人回来得正是时候,正好可接下这安民重任。”刘之纶也客气地微微一揖。

    “快快入座吧。”刘之纶见三人还傻傻站着,便挥手让他们自行入座。

    “你是何人?”周武豪见王瑞径直端坐着,还对自己冷笑不语,不由有了愠色。他一边向刘之纶边上的一把椅子走去,一边不客气地质问。

    “你又是何人?竟敢在秦督和我家主公面前无礼!”

    陈松见有人竟敢在王瑞王大人面前无礼,当即手按刀柄,上前一步喝问。

    “本官乃是遵化从五品知州周武豪,天启三年进士。你又是何人?”周武豪手捋胡须,傲然应对。

    “从五品?大人好大的官威!你可知你面前的乃是何人?我家大人乃是登州镇从一品总兵,挂印征东将军。”陈松一脸嘲笑地说道。

    “这便如何?”周武豪仍然一脸神气。大明后期,文贵武贱的情形极为变态疯狂,常有丛一品的总兵向六品七品的知县知州下跪的事出现。

    此时的周武豪,对王瑞的赫赫凶兵还知之甚少。故而,他依然保持着文官面对武将时的高傲。

    “如何?哈哈!”陈松忍不住笑了,冲大堂外吼道:“周伍长,带你的戚家伍进来。让那个什么秀才周士相,教教这三个狂妄之徒礼仪吧!”

    几息工夫之后,周云台带着戚家伍的六个士兵冲了进来。

    “给我打碎这三个狂贼的膝盖,让他们学会在上官面前下跪!”陈松恶狠狠地下令。

    “王总兵,何至如此?何至如此?”刘之纶一看事情要坏,当即起身相劝。

    “呵呵!部堂大人稍安。咱们还是来问问大明律例是如何说的吧。”

    王瑞伸手示意刘之纶坐下,又转头问周士相:“周秀才,这大明律例上,从五品的官员见到从一品的官员时,当以何为礼?”

    “当行跪礼!”周士相想都不想,便一口应道。这大明律例,他确实是背得滚瓜烂熟的。

    “很好!是个人才。那就执行吧!”王瑞微笑着挥手道。

    “王总兵!”,“小王将军!”刘之纶和秦良玉都大吃了一惊。

    如此处理朝廷命官,置大明朝廷于何地呢?就是要处罚他们,也轮不到你王瑞呀。

    不过,既然王大人已经下令,周云台等人也不会客气。戚家伍两人一组,轮起铁棍,便对三个倒霉蛋儿的膝盖一顿乱砸。

    “啊!”,“刘大人,救救我等呀!”三个遵化的官员忍受着巨大的疼痛,纷纷出言向刘之纶求情。

    “王总兵,此是何理?此是何理?”刘之纶见王瑞不给自己面子,气得花白的胡子一阵乱抖。

    “呵呵!此乃依我大明太祖高皇帝之遗旨行事。刘大人,难道你对此律令一无所知吗?”

    王瑞微笑着朝天一揖,搬出朱元璋遗旨这个大杀器。刘之纶心里一惊,顿时再不言语。

    尼玛,你这个疯子!这大祖遗旨,都过去几百年了,那有象你丫的这样死板执行的?

    可是,好象却不能出言反驳他!这是个什么事儿?

    看着戚家伍的士兵对着三个文官一阵暴打,打完后又被按在地上砰砰啪啪地磕头,刘之纶禁不住发皮发麻。

    “嗯!教训得差不多就行了!”王微笑着抬手制止了众人。

    正当刘之纶和秦良玉以为此事可以善了时,王瑞又笑道:“本将还有颇多军政事务要有三位请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