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突如其来
    “汤主官,炮兵营上来了!”王大勇等人正要离去,一个探马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他们已经布置好了炮位,现在请求咱们阵形中间的兄弟,为炮弹让开射击路线!”

    “好样的,来到太好了!咱们马上让开。告诉刘主官,给他们打十轮的时间。打完这十轮,不管战果如何,都由咱们骑兵营发起冲锋!”

    汤效先一听炮兵营赶了上来,顿时兴奋了起来,当即作出了战斗安排。

    顺着骑兵营从中间位置向两边散开去,炮兵营六十多门迫击炮黑洞洞的炮口,狰狞地瞄准了满虏逃跑的方向。

    这是什么鬼?难道莱州军要左右包抄?不对呀!莱州军的骑兵如果要发起攻击,早就应该扑上来了,何必要等到现在呢。

    骑兵营的动作没有逃过岳托的眼晴,他开始怀疑莱州军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啾、啾、啾!”,“啾、啾、啾!”顺着一声长长的天鹅哨音,炮弹划过天空挤压空气的呼啸声,凌空响起来。炮兵营的六十多门迫击炮,开始了首轮炮击。

    “不好!快跑!”岳托脸色一变,随即大吼了一声。这炮声,实在是太恐怖太熟悉了,以至于岳托一听到就吓得大惊失色。

    “轰、轰、轰!”,人奔马跑的速度始终比不过炮弹。很快,雨点般的炮弹几乎同一时间落入了满虏逃跑的队列之中,将落点四周的满虏士兵炸得人仰马翻。

    “快跑!”,“这是莱州军的火炮!”,无论是满虏的骑兵还是步兵,在看到莱州军的火炮袭来时,都被吓得失魂落魄。

    这些炮弹上仿佛长着一双锐利的眼睛,专挑人多的地方落下。一颗炮弹爆炸后,常常就会轻而易举地夺去好几个人的生命。

    “啾、啾、啾!”,“啾、啾、啾……”,莱州军的炮弹仿佛没有间歇,一轮接一轮地呼啸而至。

    爆炸的钢铁碎片如同狂风暴雨,四散迸射。弹片钻进满虏们的身体里,将这些野人的血肉之躯打出一个个的血洞。

    有些威力巨大的弹片甚至将满虏鞑子们的脑袋和肚子切开,带出许多红白的脑浆和暗红的污物。

    “啊!乌达元!”,“额尼,救命呀!”满虏鬼子们哭天喊地的奔逃着,完全没人顾及倒在地上的伤兵,每个人都想尽快地逃离这一片修罗地狱。

    “滚开!”炮火轰击之下,满虏鬼子之间再也没有了贵贱尊卑和同伴友情。为了自己逃亡活命,一些人开始用手中的刀枪为自己开辟逃生的通道。

    岳托率领的殿后骑兵,也完全一个样。他们催动着战马、挥动着马刀,将挡在自己马前的人一一砍倒在地。然后,任由战马踩踏着这些人的身体,飞快地往遵化东门逃去。

    岳托虽然贵为贝勒,但战阵之上,炮火却没有长眼睛,更不会刻意避开谁。他在其中的一轮炮击中,不幸地被两颗炮弹选中。

    两颗炮弹爆炸后,十多块弹片一古脑儿地扎进了他的身体里。其中两块致命的铁片,一块钻进了他的脑门,另一块切开了他的喉咙。

    可怜的岳托,连喊都没来得及喊上一声,便悲催地丢掉了自己的狗命。好在还有几个活着的巴牙喇亲兵,拼了自己的老命不要,愣是将岳托的尸体绑在马背上带了回去。

    汤效先终于等到炮声停止,确定炮兵营已经打完十轮后,他猛地拨出了腰间马刀,刀锋直指遵化东门方向:“吹号!冲上去,砍光他丫的!”

    顺着明军特有的天鹅喇叭声响起,莱州军骑兵纷纷催动战马,追着满虏逃兵的屁股而去。

    “杀呀!”,“杀满虏呀”,莱州军骑兵排着整齐的队列,象后世奔腾的重装坦克,轰隆隆地碾压着散乱逃命的满虏兵。

    莱州军骑兵们挥舞着手中的马刀,对着前面逃跑的满虏鞑子们一通痛快砍杀。一时间,雪亮的马刀四处翻飞,躲闪不及的满虏逃兵成片成片地被劈翻在地。

    莱州军的炮击、满虏们的自相踩踏,再加上骑兵营一千多骑兵的拼死追杀,在两刻钟不到的时间里,便摧枯拉朽般地消灭了两红旗士兵三千多人。

    “哇!”,突如其来的惨败,让呆在遵化东门城楼上观战的黑孩(黄台吉)一下子痛到了心底。他喉咙一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血水污了一地。

    “阿玛!”,“主子!”,豪格索尼等人见状,赶紧一把将他扶到了后面的椅子上。

    “快!传,传本汗令,向莱州军开炮!”黑孩一抹嘴角的鲜血,大声地向身旁的众人下达着命令。

    “轰、轰、轰!”遵化东门城墙上的三门红夷大炮打响了。

    一颗大铁弹越过莱州军骑兵和满虏逃兵,落在了城外的荒地上。铁弹跳动几下后,便动能耗尽,停了下来。

    另两颗大铁弹则射入莱州军追击满虏的战场内。一颗铁弹在满虏逃兵中碾开了一条血路。另一颗铁弹则从**的地面上跳起,将莱州军的两匹战马砸倒在地。

    马上的两个骑兵,性命倒是无忧。不过,他们一个摔断了手臂,另一个则被马儿压断了小腿。二人悲催地成了遵化一战中,莱州军仅有的两个伤兵。

    “狗日的!满虏怎么也有火炮?”汤效先也被遵化城墙上的三发大铁弹打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在迟疑间,后面的莱州军阵地上突然响起了撤退的号令。骑兵们纷纷勒住战马,聚结成一支支的小队,交替掩护着撤回自己的阵地。

    “大人,你来了!”汤效先一到中军位置,就见到了风尘仆仆的王瑞王大人。

    “嗯!你和刘玉书都干得不错!这一战,算是重创了满虏的士气。明天再攻城,肯定就好打了!”王瑞拍着汤效先的肩膀笑着道。

    “大人!这里满虏也有大炮。咱们的两个兄弟,就是被满虏的这个大铁弹所伤。”汤效先赶紧报告道。

    “无妨的。这满虏的大炮就是个纸老虎,伤不了人的。它这玩意儿不但发射的是实心弹,而且射速还极慢,搬动起来也很不方便。你们就放心吧,本官破敌之策!”

    王瑞不屑地将遵化城墙上的三门红夷大炮分析了一番,心中很快便有了定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