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凶名昭著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什么?”刘之纶被家丁的吼声吸引了过去。

    他放下手中宝剑,顺着刘学敏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南方的地平线上,不知何时涌现出了一条粗大的黑线。

    “嘚、嘚、嘚!”,“嘚、嘚、嘚……”,顺着一阵阵沉闷的马蹄声,那条粗大的黑线,很快漫延成黑压压的一片。

    “骑兵!”,“是明军的骑兵!”,正在向娘娘庙山顶冲锋的满虏甲兵和包衣阿哈们,都突然停下了脚步。他们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突然从天而降般出现的大队明军骑兵。

    “主,主子!有救援的明军来了。”一个巴牙喇带着几个探马,冲到代善中军位置几丈开外,便匆匆跳下战马,一路小跑着过来下跪报告。

    “狗奴才e什么慌!什么明军不要命了,敢来撩我大金军队的虎须?”代善笑骂道。

    今天战事顺利,眼看马上就要将刘之纶部一锅端了,代善的心情分外的爽利。他总算丢掉了莱州军带给他们的失败阴影,仿佛回到了刚入关时,打得明军望风而逃的好时光。

    “主,主子!是莱州军!”这个巴牙喇面带惊恐地回答道。

    “狗奴才!怎么不早说?你要害死大家吗?”旁边的岳托一听是莱州军,情急之下,猛抽了这个巴牙喇一鞭。

    “主子!确实是王瑞那个杀才的莱州军。他们来得太快了,咱们的哨探都被他们杀了不少。”

    巴牙喇不敢随意躲闪,苦着脸继续报告。

    主子也,刚才大贝勒不是还说不用慌吗,你们就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嘛!这个巴牙喇此时心中跑过一万匹草尼马,暗暗地将岳托家的女眷都问候了一遍。

    “快!马上鸣金收兵!岳托,你带马队上前去,防着莱州军冲击,接应攻山的奴才们回城!”

    代善一听是莱州军,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不假任何思索,他便立时作出了退兵的决定。

    人的名,树的影。如今的莱州军,早已在满虏军队中凶名昭著。他们和满虏的任何一旗都已经交过了手,每个旗甚至每个牛录,都得到了惨痛的失败教训。

    和莱州军血战?我去!代善此时是既没有这个狗胆,更没为其它各旗挡子弹的好心。要是自己实力受了损,还不知道会被其他各旗如何挤兑呢。

    代善可不傻!谁爱去谁去!

    “快撤!”,“快下山去!”,“莱州军的杀神来了!”

    顺着满虏的退兵号令响起,刚才还在拼命攻山的满虏甲兵和包衣阿哈们,开始象大海退潮般地向山脚逃去。

    代善的两红旗之前也没吃莱州军的亏。每个牛录之中,都有那么几个倒霉蛋儿,被莱州军打死打伤的。

    所以,这些攻山的两红旗满虏对莱州军的衣甲旗帜也是相当熟悉。

    一见前来救援的是莱州军,加之又有了代善退令的号令,山上的满虏纷纷撒丫子的苍惶退去。慌乱之中,弓箭刀枪都被扔下了不少。

    “老爷!我们获救了!是莱州军!莱州军来了!”刘之纶的家丁刘学敏首先反应了过来,激动地大喊了起来。

    “援军来了!”,“满虏退了!”娘娘庙山顶随即爆发出一阵激动的欢呼声。

    士兵们吼叫着、欢呼着,挥舞手中的兵器。有些人还相互拥抱着,捶打着同伴的肩膀,以各种方式宣泄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莱州军,莱州军,王瑞!”刘之纶口中喃喃自语,老眼中噙满了泪水。

    “汤主官!满虏正在撤退,看样子是要进城!”两个探马跑回到骑兵营主官汤效先面前报告。

    “哦!他娘的,这些满虏鬼子逃得还真快!”汤效先笑骂道。

    “有一队满虏骑兵在殿后,大约有两千多人。肯定是用来防着咱们的。”其中一个探马补充道。

    “哦!”汤效先闻言后,英俊的脸上皱起了眉来。

    “汤主官,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满虏鬼子们,安安稳稳的退进城里去吗?”旁边的一个骑兵队长颇感憋闷。

    虽然经过最近的几次缴获,莱州军拥有的战马已经不下于一万匹,但真正能骑马作战的,仍然只有汤效先的骑兵营一千余骑。

    徐福和陈铭部等刚配上战马的部队,目前还只能算是骑马的步兵,甚至很多人马都还骑不好。更不要说什么策马奔驰,在马背上拼杀作战了!

    “不!当然不能这样轻易放过这帮狗日的。”汤效先思考了半刻,终于有了主意。

    “这样!咱们先慢慢压上去,咬住这帮满虏。你们快给老子通报炮兵营的刘主官,让他的炮兵营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等刘玉书来了!咱们先给这些满虏鞑子一通炮击,然后就可以举着马刀,追着满虏的屁股,砍他娘的了!”

    等两个传信的探马走后,汤效先一边慢慢地催动坐下的战马前行,一边得意地冲手下的队长眨着眼睛。

    莱州军骑兵营就这样紧紧地咬住满虏两红旗大军的尾巴,既不发起攻击,也不和岳托率领的满虏殿后骑兵拉开太远的距离。敌我双方的两支骑兵,就这样始终保持在两里的距离之内。

    “阿克苏哈!去通知我阿玛,让那些从山上退下来的奴才们快点进城!莱州军咬得太紧了,他们必然还有后手准备!”

    不远处不紧不慢的莱州军骑兵,就如同一支张开了血盆大口的魔鬼。不知道何时就会猛然下口,让殿后的岳托着急万分。

    可是,在岳托的前面,还挡着好几千人的满虏步甲和包衣阿哈。这些人才从娘娘庙山上撤下来不久,听闻来援的明军是莱州军后,都吓得慌里慌张地往遵化东门的方向涌去。

    急切之间,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大家都自顾自地夺路逃命,场面一时变得极为混乱。

    岳托在着急,和他对峙着的汤效先也十分着急。

    距离通知后面的炮兵营赶来已经过去快两刻钟了,现在离遵化东门仅仅只隔了三里多了。炮兵营再不能到位,就只能眼看着满虏鞑子们胜利大撤退了。

    “王大勇!你们几个,去后面催催!这刘玉书,怎么就象缠了小脚,大半天了还不上来!”

    汤效先焦急地对身边的几个亲卫兵吩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