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侬我侬
    ,!

    大明到了末期,各军镇的军队调动都极为不易。

    一句话,没钱没粮,正常的军饷可能都还欠着一年半年没发,谁还会闻令而行,上赶子的去为朝廷打仗呢。

    不过,这次例外。比如这祖大寿的关宁军,一收到攻打永平的命令后,一个时辰不到,余下的一万来人,就匆匆地收收拾拾向东开拔了。

    消息返回到马世龙和胡福弘那里后,两人都颇感诧异。啥时候这关宁军调动如此快速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关宁军这帮色厉内荏的家伙,是真正的被莱州军昨晚的猛烈炮击打怕了。

    再不走,还等着今天晚上又吃炮吗?

    不过,延绥、山西、蓟镇等其他各路兵马,却还是有点拖拖拉拉的。大家都怕走路,都怕在野外遇到满虏军队。

    昨晚之事,要瞒住城里的两位大人确实没问题。可是,要瞒住他们这些行伍之人,却是万万不能的。

    毕竟,莱州军昨晚的动作还是太大了。

    特别是为了吓唬住其余各军镇,以免他们出来救援添乱。莱州军还另外出动了四千余人,由陈铭和李正浩率领,分别对其他各个明军营地来了次攻营演习。

    虽说莱州军是放着枪炮在“假打”,可是这些明军不知道呀。肆无忌惮的绕营攻击,连绵不绝的火枪声,还是给各军镇的将士们都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被莱州军折腾了小半夜的各军镇将士,今天起来后,都一个个的疲惫不堪,纷纷嚷着要休息准备一下,明日才能一早出发。

    作为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王瑞王大人也和莱州军的其他将士一样,昨晚只睡了两个时辰不到。

    收到武经略马世龙进攻遵化的命令之后,王瑞决定还是先让全军休息准备一下,明日再和白杆兵一同出发。

    酣然睡到午时初分,陈松在外面禀报:秦小靖来了。

    王瑞也不起身,随口说道:“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让她自行进来吧!”

    “哥,你怎么啦?”秦小靖听说王瑞身体不舒服,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没精神!”王瑞从被子里露出脑袋,故意有气无力地说道。

    穿越过来五年,作为先知的王瑞承受了不为人知的巨大压力。他没有随波逐流,他要力挽狂澜,他如履薄冰地过着每一天。

    改变明亡后煌煌大汉的数百年黑暗悲惨际遇,阻止其后的德俄犹太邪教在华夏传播。重担压在了前一时空的普通人王瑞身上,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终于,他等来了莱州军在固安数败满虏,他等来了在蓟州重创以后的汉奸群体关宁军。

    历史已经悄然改变。王瑞总算可以舒心地睡上一觉了。

    心情和精神的放松,让王瑞如同刚参加完紧张高考的学生,慵懒得一点都不想起床!

    老子太累了!也该歇歇了。

    “哥,你发烧了!可能是真的犯病了。”秦小靖伸手在王瑞额头上摸了一下,皱着漂亮的柳叶眉说道。

    “烫吗?我怎么觉得冷呢。”王瑞故意紧了紧被子,显得很冷的样子。

    “那怎么办?”秦小靖着急得快哭了,对王瑞的关切溢于言表。

    “快到碗里来!哦,不!你快到被子里来。我抱着你,可能就不冷了。”王瑞忍住笑,给秦小靖出着主意。

    “啊!”秦小靖俏脸一下子羞得粉红。略一迟疑之后,她便转过身去,蟋蟋索索地脱起了衣服。

    36e!王瑞忍不住就要脱口而出,突然觉得嗓子中一阵干涩。

    “哥,看什么呀?”秦小靖俏脸变得更红,飞快地拉开了被子一角,象八爪鱼一样将王瑞环绕了起来。

    少女如火的体温迅速传了过来,王瑞能感受到她全身微微的颤抖。王瑞伸出有力的手臂,将她抱得更紧。

    秦小靖害羞地闭上了眼晴,将脑袋紧紧地埋在了王瑞的怀里。王瑞轻轻地吻了一下她耳边的发际,沉醉在少女特有的体香里。

    佳人在怀,软香如玉!

    “哥,你觉得好些了吗?”秦小靖突然睁开闪亮的大眼晴,怯生生地望着王瑞。

    “嗯c多了!不过还是有点冷。”王瑞闻到秦小靖头发的香味,鼻子象小狗一般地往她头上凑。

    秦小靖不好意地低下头,搂着王瑞说:“等打下遵化,我要好好洗个澡,头发都臭了。”

    王瑞在秦小靖耳根处闻了几下,笑着说:“我闻了,不臭啊,还是香的。”

    秦小靖不干了,扭着腰不让王瑞闻。

    渐渐地,两人全体位地抱住了对方。

    小半刻之后,秦小靖发出了轻微的酣声,睡着了!

    看着睡在自己床上的秦小靖,王瑞眼光中柔情万种。因为他知道,女人只有对环境和人产生了足够的安全感后,才会这样放心地熟睡。

    看来,莱州军昨晚的大动作,让秦小靖也跟着受了罪。

    “妹子!让你来喊王兄弟吃饭,你哪门喊了这么久呢?再不去,铁锅的汤都要烧干了哟!”

    王瑞和秦小靖这对热恋中的年轻男女,正在儿女情长、你侬我侬时,大帐外突然传来马祥麟破锣一样的声音。

    “啊!我大哥怎么来了?”秦小靖听到马祥麟的叫声吓了一大跳,兔子般的窜了起来,开始手忙脚乱地穿自己的棉袍。

    “对呀!他怎么来了?”王瑞也赶紧胡乱穿起了衣裳。

    “你们在不在?我进来了哟!”马祥麟冲大帐外执勤的尹大弟等人眨着眼,一脸坏笑地大声吼道。

    我靠!哥,你这是要捉奸在床吗?我这最多算个有伤风化吧!

    “马大哥呀!我们出来了。”前一时空军旅生涯的严格要求,此时显示出了威力。

    只脱了外套的秦小靖还尚未收拾整齐,王瑞却不但衣服鞋子都穿好了,就连被子都整整齐齐叠了起来。

    “走吧!”王瑞一边帮秦小靖整理皱了的衣服和乱了的头发,一边柔声说道。

    “嗯!”秦小靖点着头,脸上满满都是幸福。

    “哈哈!你这个哈(山城话,意同傻)妹儿!叫你来喊个人,你喊到哪里去了?”

    见到王瑞和秦小靖出现后,马祥麟脸上一副“我知道了”的神情,眉眼带笑地望着二人。

    “是秦督让你来叫我吗?”王瑞转头问道。

    “嗯!姑母让我来叫你去吃火锅。我刚才忘记了。”秦小靖红着脸道。

    火锅!重庆火锅?明末就有重庆火锅了吗?王瑞吃了一惊。

    “哈哈!咋子嘛?王兄弟,你吓到了吗?吃个火锅都嘛!莫怕!”

    马祥麟对王瑞这吃惊的表情相当满意。呵呵,你也有没见识过的了?

    “怕啥子?我才不怕!怕死的不是共,哦,不是我王大帅!”王瑞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管它呢,先去吃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