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不了了之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王瑞一出声,莱州军中军大帐内顿时安静可闻落针。

    “哈哈!讨论得很热烈嘛!文渊忠心可鉴,思德思虑很宽。某得诸君,如鱼得水焉!”

    看场面尴尬,王瑞赶紧拿话叉开。都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可不能再由着林思德继续对方元啪啪啪地打脸了。

    “嘿嘿……”,被喝斥后的陈铭也不好意思地红着脸讪讪一笑。

    “笑笑笑,喝了笑和尚的尿!你还好意思笑?刚才那话是可以随便能当众讲的吗?小靖下次再送辣子鸡丁来,没你份!”

    王瑞扫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义弟陈铭,重重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

    “三哥!别别……,别呀!”陈铭一听好吃的他没份,立即便象被踩了尾巴的猫,苦着脸大喊大叫。

    徐福和朱磊对望了一眼,心道这陈铭的胡言乱语,谁知道是不是故意说的,是大人对手下人的试探呢。

    忠于大人,还是忠于朝廷,其实并不难抉择。身处莱州军高层的他们,其实早就有了定计。

    在莱州军商量着用个什么说辞应对上官询问时,一脸疲惫的祖大寿也在自己的中军大帐和下属们商量着对策。

    他凭直觉判定,昨晚对自家军队发起攻击的,一定是王瑞的莱州军。虽然有家丁跑来报告,攻进营地里的敌人都穿着满虏的衣甲。

    不过,要是据此便说昨晚来偷袭的敌军是满虏鞑子,和满虏打了二十多年交道的祖大寿却是万万不信的。

    开什么玩笑?满虏啥时候有这么厉害的火器了?

    这可是射程远超弓箭的火枪!而且,打起来几乎就好象不用装弹一样的。满虏那帮荒山野岭出来的野人,咋可能造得出呢。

    再说那一两里外打过来的火炮。一开火后就嗵嗵嗵地一个劲地往自家的营地里落,一炸一大片。而且这炮禅就象在夏天下暴雨一般,噼里啪啦地没个停息。

    这就更不可能是满虏了!

    唯一可能的解释便是:莱州军!莱州军的主将王瑞,发动了这场让关宁军死伤和损失都极为惨重的夜袭。

    “老爷!不用说,定是那该死的王瑞!要不,咱们也直接杀将上去]狠的打他娘的!”性格莽撞的祖宽首先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祖宽!你这蠢货!你是要叫俺大哥造反吗?光天白日的,就去打莱州军,打不打得赢先不说,明目张胆的攻击大明的军队,可是和造反无疑的。”

    祖大弼一见祖宽这个莽汉又出来胡言乱语,当即不客气地出言喝止。

    “二老爷说得对。小的乱说了。”祖宽黑脸一红,赶紧退了开去。虽然他祖宽现在是参将了,但说到底也不过是祖家的一个家仆而己。

    “大老爷、二老爷,既然白天打不得,那咱们就晚上挑些能走夜路的兄弟去偷营。”又有祖家的家将七嘴八舌地献着计策。

    “不行!这莱州军昨晚才偷袭过咱们,他们怎么会没有防备?”祖大寿一眼便看出这个计策不可行。

    还有一个原因祖大寿没说,主要是怕影响自己手下这帮将领的志气。

    关宁军一贯是以大明朝廷第一强军自居的。打不过满虏倒还无所谓,反正都是当缩头乌龟,躲在城堡中不出去便是。

    如果连莱州军这样一支不知从那哪里冒出来的明军都打不过,还被人家痛揍海殴,以后关宁军便再也没有骄横自重的本钱了。

    祖大寿从昨晚连续不断的枪炮声中得出一个结论,莱州军才是天下一等一的强军。无论是自己的关宁军,还是号称“满万不可敌”满虏大军,对上莱州军都只有送人头的份。

    莱州军昨晚的冒失攻击,让祖大寿以前认为莱州军也是杀良冒功的怀疑,一下子便荡然无存。

    几千颗真夷脑袋,午门献过俘时还有活生生抓住的真虏。朝廷也派了好几拔官员仵作查勘过莱州军斩获的首级,怎么可能是假的?

    以前自己还是太无视天下英雄了!祖大寿禁不住暗暗气恼,自己怎么就一时糊涂,听信了小辈们的意气之言,去招惹王瑞这个新晋的杀神呢。

    “大哥,既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就上奏朝廷吧。咱们再花些银两,让朝堂上的那些文官去收拾王瑞这个可恶的丘八!”

    堂弟祖大乐眼晴一转,想出了一个看似靠谱的主意。

    “哦!”祖大寿的眉头舒展了一点也觉得这个意不错。

    “不妥!这事如果传到朝廷里,能不能争出一个结果尚且两说。咱们关宁军的颜面,那可就实实在在地折了!以后朝廷也肯定不会在重视咱们关宁军了!”

    沉默了好半晌的吴襄,也终于出来说了话。

    吴襄,字两环,明中后所绥中镇人,祖籍江苏高邮,明朝天启二年的武进士。现在在关宁军中任都指挥使。臭名昭著的大汉奸吴三桂他爹。

    有个俗话,叫“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关宁军这帮头头脑脑议论了半天后,终于有了定计。

    他们最后决定:还是先派人到蓟州城里,向马世龙和胡福弘报告。就说莱州军昨晚突然向自己营地发动了攻击,造成自家上千名士兵死伤逃匿。而且关宁军的战马,也被莱州军抢了几百匹去。

    至于说为什么将伤亡损失的数字降低了九成,实在是吴襄这只狡猾的肥狐狸的主意。

    他的看法是,莱州军的状,一定要告,决不能轻易罢休。告不倒他,至少也得恶心纠缠他一下。

    伤亡和损失为啥要往少了里报呢?为了自家的面子!

    要是所有人都知道,莱州军半个时辰不到,就干掉了关宁军上万人,还把几乎所有的战马抢了。那关宁军以后,可真的没脸混了!

    如此一来,各军镇最后报到马世龙和胡福弘面前的军情,就外分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吴自勉、曹变蛟、左良玉和秦良玉等人派进城的信使,都报称昨晚有满虏前来夜袭,不过自家军队坚守营寨,目前尚无什么损失。

    王瑞和祖大寿的信使则报告,昨晚受到了大量敌军的攻击。只不过莱州军说来偷袭自己的是满虏,关宁军却说来偷袭自己的是莱州军。

    怎么可能是莱州军?他们可是受到攻击的军旗之一!

    马世龙和胡福弘商议一番之后,得出了一个他们认为符合昨晚情形的结论。那便是,昨晚来攻击的一定是两支小股的满虏精锐部队。所以,莱州军和关宁军都分别受到了偷袭。

    关宁军呢,绝对是自己辨识不清,是把满虏的军队误当成了莱州军。以至于报上来了一个错误的军情。

    而且,总理总兵马世龙更是利用自己的行伍经验分析出,这是满虏掩护自己大军出关的举动。

    他和胡福弘商量后,也不再召集众将开军议会,而是直接分派了任务。

    莱州军和白杆兵,再一次被分配在了一起,去打最北边的遵化城。至于永平、滦州和迁安,则被分派给了其他各个军镇。

    本以为会引起轩然大波的莱州军夜袭关宁军一事,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不了了之。

    吊诡的是,作为受害者的关宁军,居然也对此事不再提及。

    “太不可思议了!”一直在担心夜袭一事会引来祸端的方元感慨不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