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各方反应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大帅!敌军退走了!“正当祖大寿举棋不定之时,终于有好消息传来,敌军退出了关宁军的营地。

    不过,这支敌军本着”贼不走空“的优良传统,将关宁的三千多匹战马一扫而空,全部打包带走了。

    “快、快!整修营栅,给老子修牢点。你们,都带了家丁去,将各自统领的兵士都收拢起来。切莫要再出其它乱子!”

    听说敌军已经退去,关宁军的当家人祖大寿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定定心神,开始布置起善后事宜。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不过,最后的人员伤亡和马匹损失报到祖大寿面前时,他还是几乎心痛得想要吐血。

    原因无它,实在是今晚的损失太大了。总数两万三千余人的关宁勤王军,现在只收拢起一万出头。而其他的人不是被莱州军的迫击炮炸得肢体破碎,就是死于后来莱州军攻营的火枪齐射。

    还有不知道多少人,被刚才的猛烈炮击和轮番齐射吓破胆子。他们趁着混乱和夜色,逃得不知所终,最终加入到乱兵和流民的队列。

    最让祖大寿心疼的是那几千匹战马。这可是他用布匹茶叶、粮食铁器等各种各样紧俏物资,千辛万苦的从边关外的蒙古鞑子手头换来的。

    而且,现在随着满虏的一步步崛起,蒙古各台吉便越来越不敢将战马再卖予关宁军。就是敢卖的,叫价也是高得吓人。

    莱州军针对关宁军的这次夜间突袭,除了给了关宁军一个沉重的打击外,也将驻扎在蓟州城外的其它几个军镇折腾得不轻。

    就说这吴自勉的延绥军,活生生地就因为莱州军的密集枪炮声,引发了营啸和士兵逃匿。

    好在他及时带着家丁弹压,人员损失得以迅速控制。可既便如此,延绥镇营啸自乱引发的动荡,伤亡的人数仍然超过了五六百。

    而其他几个军镇,比如这山西镇、大同镇,也照样在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前表现得不怎么样,都各自伤亡逃跑了好几百人。

    唯一没有损失的军镇,除了蓟州城内的,恐怕便只有最熟悉莱州军枪声炮声的白杆兵了。

    他们和莱州军并肩作战了一次,又在固安京师一同走了个来回,兵士们私下里和莱州军士兵的交往也非常的多。

    没办法!两支军队的关系就是这么铁。谁叫白杆兵每日的伙食都是莱州军供应的呢。

    许多白杆兵在每顿饭后都会摸着肚子说:“当兵吃粮这么久,就这些天真正撑了个肚儿圆。巴适!”

    再加之王瑞又让秦小靖给马祥麟带了话,所以马祥麟在安排宿营警戒时便格外上心。该给军官士兵打的“预防针”,那可是一针未落地打了下去。

    因此,莱州军突袭的枪炮声响起时,白杆兵的上上下下都没当回事。真有啥事儿,他们也相信莱州军可以自行解决。

    除了扰了大家美梦,让许多人失了眠外,这晚发生的事对白杆兵的影响,实在微乎其微。

    有些精神大条的士兵,仅仅就捲了捲被子,然后就继续猪一样的酣然入睡。

    城外密集的枪炮声也传到了城里,收到消息的马世龙和胡福弘两位大人都大吃了一惊,着急担心得一夜未睡。

    第二日辰时刚到,两人便不约而同地顶着熊猫眼到了蓟州衙门大堂。

    简单地交谈了几句之后,两位大人就一致决定,派一些家丁缒城出去,找各个军镇领头的总兵参将们问个究竟。

    莱州军中军大帐之内,听完昨夜经过的参随方元着急不已:“大人,上位者不可因怒兴兵。昨夜之事,形同叛逆,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如若被马总兵、胡监军等人上奏至朝廷,大人被削职下狱那都是轻的。”

    “哈哈、哈哈哈哈!”林思德等方元的话音一落,立即就肆无忌惮地笑得七仰八合,仿佛是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你!你……”,方元一见又是爱和自己抢风头的林思德跳了出来,顿时被他的放肆气得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用颤抖的中指指着林思德,非常鄙视这个只会奉承王大人的马屁精。今天如果不是王瑞王大人就在现场,方元觉得,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和林思德撕逼!

    “呵呵!叛逆!上奏朝廷!削职下狱!方先生。你太看得起这帮人了!别样不说,就拿上奏朝廷这事,学生就敢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上奏!”

    “就说这马总兵和胡大人吧。他们现在可是统率各军镇大军的上官和监军,出了这种事,他们怎么会傻到去上奏给朝廷?掩盖都来不及吧。”

    林思德话匣子一打开,顿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那关宁军和其它各军镇呢?特别是这关宁军,他们可是一下子被咱们莱州军干掉了一大半人,还抢走了几千匹马。他们岂能甘心?”

    方元想了想,又追问道。

    “呵呵!”林思德又装逼地呵呵发笑。用看傻比的眼神看着方元这个和自己争宠的对手。

    “还望林训导官不吝赐教!”方元将心一横,向林思德拱手一辑,将他架到“烤炉”上去。

    你丫的,不是爱表现吗?老子让你说个够!怎么样,说不出来了吧。方元对自己这轮的防守反击颇为得意。

    “不甘心?不甘心又能咋样!难得还敢来找咱们血拼?他们要有这份血性,满虏也不会象现在这样猖狂!”

    林思德拿起自己面前的茶碗,也不顾忌自己的形象,牛喝水一样的大喝了一口,又才接着说道:“关宁军一贯拥兵自重,自恃为朝廷抵挡满虏的第一强军和屏障。如果爆出消息,轻易被我莱州军干掉了上万人,还抢走了几千匹马。你觉得,他关宁军在皇帝心目中的重要性会不会一落千丈?”

    “林训导官说得有理!放眼天下,谁敢将我莱州军的主公削职下狱?哼,咱莱州军的几万虎贲是吃素的?把老子们惹火了,京师难道就打不得?”

    陈铭突然杀气腾腾地插话道。

    “放肆!咱们还是按计划行事,看各方反应吧。”眼看大家越说越离谱,王瑞赶紧出言制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