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关宁挑衅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后面的这份密报,是龙尽虏和李天昊联合发出的。

    两人密报中详细地汇报了攻击山东巡抚标营的前后经过,就他们连他们派人“保护”马举的事也没有错过。

    当然,取得的丰厚战果更是一一报告了。

    不过,王瑞看到这份密报后,却并不高兴。在看完密报,又听了信使的口头汇报后,王瑞一直皱着眉沉默不语。

    “大人!喜事呀!任何敌人,都经不住咱们莱州军横扫千军的一击。看来,以后浮山湾能安稳一段时间了。!”

    一旁的林思德看罢王瑞传过来的密报后,当即便拍起了马屁。

    “大人,不妥呀!不妥!这龙尽虏擅启战端,还禁锢上官,实在是胆大包天!大人定要严惩不怠!”

    同样也听到了口头汇报,看到了书面密报的方元,却说出了一番和林思德完全相反的意见。

    “哦!”王瑞的眼睛眯了起来。攻击山东巡抚标营的命令,从一定程度讲,其实是他王瑞提前下达了的。

    王瑞意外的是,龙尽虏和李天昊居然还敢对马举釆用措施。保护?什么保护?!王瑞当然明白这个“保护”是什么意思。

    “方先生此言谬矣!龙主官身负守土之责,今遇敌军入侵,自然要果断出击!”

    林思德一见方元跳出来装怪,当即便分辩了起来。

    方元将手中纸扇风骚地一甩,反问道:“这保护马大人一事,林总训导官又作解呢?”

    “此事确实不妥!不过,龙主官和李天昊能将此事据实上报,正可证明两人对大人的一片忠肝赤胆。学生以为,以后由大人择机话语惩戒即可!”林思德不假思索地反驳了回去。

    “哦。”王瑞之前便觉得龙李二人软禁马举的行为有些不妥,可是如何去处理这件事他却一时没有定计。

    现在见方元和林思德两人唇枪舌剑地辨论,王瑞突然有了自己的主意。

    他在给马举的回信,除了表达自己的信任和感谢外,王瑞还问了好几件小事。而给龙尽虏的回信,却只有三个字“知道了!”

    蓟州城内,原镇朔卫指挥使司官署,现在成了新提拔上来的大明总理总兵官马世龙的驻跸之地。

    大堂中一片身穿各种兽报的武将,上首坐了马世龙和监军胡福弘两人。

    现在,孙承宗在山海关内,蓟州这边没有文官领军,马世龙这个总理总兵实际上是相当于武经略的。

    他原本被关在牢里。后金入寇之后,朝廷无将可用,孙承宗跟崇祯皇帝求情,才将马世龙放了出来,使他转眼之间就从一个阶下囚变成了一方大员。

    曾有御史上疏,说勤王军大多是总兵领军,马世龙怕是压不住,建议让梁廷栋领蓟州大军。但崇祯对这个新贵十分器重,让他留在京中听用,只派了个监军过来。

    崇祯皇帝对在大明关内四处游荡的满虏大军十分厌恶,户部更是厌恶不巳,因为各地来勤王军一多,吃的用的全都要户部来拨付。

    所以,户部便连连上疏要求各军尽快开战。夹在中间的“受气包”兵部,也只得不停地催促马世龙和孙承宗二人。

    马世龙接到命令后,便又召集勤王军的各个将领开会。

    此时大堂里面的军官,不但有关宁军的总兵祖大寿和部分参将游击,还有勤王的各镇总兵。

    这些人身后,则是各镇的参游军官。莱州军和白杆兵的一些军官,比如马祥麟徐福陈铭等人也身在其间。

    莱州军和白杆军调到蓟州,受总理总兵官马世龙的指挥,这里已经靠近前线,快马到遵化不过一日路程。

    因为莱州军和白杆兵数败满虏的威名,他们被马世龙视作绝对主力,驻扎在蓟州西门城外。

    这次开会的站位就特别有意思。关宁军自成一体,站在左边,领头之人是总兵祖大寿。其余的各镇总兵则以王瑞秦良玉为首,站立于大堂右边。

    祖大寿身材粗壮,神情威武,和其它的关宁军将领一样,看向王瑞的神情极为不善。

    尼玛,老子们躲在城里和满虏“血战”了十几年,几百个鬼子脑袋都没砍到。你倒好,一来就几千几千的砍了!

    妈的,蠢蛋!让你娘的瞎显摆!关宁军将早已在心中将王瑞的祖宗八代骂了一个遍。

    “呵呵!原来是个小白脸!”,“就他这样一个文弱书生,也能和满虏对阵?”关宁军将自从一见到王瑞,便七嘴八舌地奚落嘲笑了起来,全然没给咱们的王瑞王大人半点好脸色。

    妈的!这古代的军将也爱欺生?就因为老子是新同学?

    “这边的可是关宁军的兄弟?王某不才!请教一下,你们和满虏对阵,砍下了多少蛮虏首级呀!”

    王瑞面带戏谑的微笑,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哼!满虏首级可是那么好砍的?你那什么几千满虏首级,杀良冒功的吧?”

    关宁军中一个黑大汉首先便看王瑞不惯,当即出来反唇相讥。

    “呵呵!是不是杀良冒功,却不是你等说了算的。我莱州军和白杆兵此次斩获的满虏首级,可是经过兵部和司礼监的官员仵作点验查看过的。你等是在置疑这些大人对圣上的忠心吗?”

    王瑞前世就是能说会道的人,岂能在言语上输给一伙粗人?所以他也不紧不慢地反驳了起来。

    “我呸!你这所谓军功首级,是当小白脸儿,吃软饭得来的吧?本将听说白杆兵的秦小将军十分英武,可不是你这样的银样腊枪头消受得了的。”

    黑大汉挑衅地盯着王瑞,言语之间也更为放肆!

    “找死!”王瑞愤怒地卖了一句。同时抽出腰间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这人的眉心。

    俗话说,龙有逆鳞,秦小靖现在便是王瑞的逆鳞。谁触之,谁死!

    “老子看看谁他娘的才是真正在找死!兄弟们,给老子上!”黑大汉吼了一声,关宁军将的十多个军将立即推搡着,往王瑞这边靠来!

    “你给老子说啥子鸡儿哟?给老子顶上!”

    马祥麟听那黑大汉胡说八道后,也早已生气,当即招呼大堂内莱州军和白杆兵的军将上来帮忙。

    一场内斗,眼看就要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