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自食其果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冻坏了吧,蠢货!”,马举笑骂着,从身后柜子里拿出一坛酒道:“拿去喝了,回去捂着被子好好睡一觉!这不要生病了,老子好多事要你操劳呢。”

    “哦!多谢马大人!”龙尽虏愣了一下,随即便转身站正,很是认真地行了一个军礼,这才乐呵呵地抱着这坛酒走了出去。

    经历过这次变故之后,留守的各部主官和管事们,便在马举潘大秋等人的指挥下,更加勒勉地操劳了起来。

    浮山湾很快便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和安宁。各个工厂作坊,依然热火朝天地运转着。海边的港湾内,仍然是风帆蔽日,船来船往的。

    前不久因为莱州军调动警戒引发的紧张和不安,几日后便烟消云散。

    负责押送山东巡抚标营几十人回去的这个莱州军百总部,也在接近青州边界时退了回来。

    一切,风平浪靜。

    不过,山东巡抚衙门内,却是另一番模样。

    在听了两个被割去了耳朵的百总汇报了战事经过后,沈珣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十呆!半晌他才不甘心地问道:“其它人都回不来了?当教匪杀了抓了?”

    “是呀!大人!被杀死的兄弟都有五六百人。张游击和其它军官们的首级,小的都带回来了!”一个百总苦着脸说道。

    “福贵,你出去看看!”沈珣犹自不信,吩咐管家沈福贵去门外查看。

    “老爷!确实是张虎他们。”不一会儿,沈福贵便脸色苍白地回来了。

    “啊!”沈珣一下子站了起来,把桌子上的茶盏全都带翻,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你们,都出去吧!”沈福贵一见自家老爷惊恐失态,急忙将两个百总赶了出去。

    “啊。”沈珣大大地喝了口茶,胸中一口闷气总算长长地吁了出来。

    “叫颖儿来,给老爷我磨墨!本官要将这伙莱州贼子的叛乱情形禀报给朝廷。”

    沈珣定了定心神吩咐道。不管咋说,这大明朝还是文官作主的,岂能容他一个小小参将做下属猖狂!

    再派军队去打?沈珣可是既无兵又无银了!

    这之前,为了让这帮丘八顺利开拔,沈珣可是从自己辛辛苦苦搜刮的银子里拿出五千两了。

    现在,你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愿意再出了。这损失掉的,还没有找补回来呢。

    效那“袁嘟嘟”斩杀武将之事?沈珣还真没想过。巡抚标营都被人家一锅端了,他一时还真的再也找不到人去送命了。

    哦,那还是用上咱们读书人的强项吧。弹阂,上奏章,打嘴仗!大明朝多少骄兵悍将,不就是这样栽在他们手上的吗?

    “老爷,奴家来了!”不一会儿,丫环颖儿便娇滴滴地走了进来。

    自从那晚被沈珣破了身子后,她便食髓知味,总想着老爷召唤。奈何这沈大人还有几房小妾要满足,好几亩“肥田”都耕不完,那还能想到她呢。

    所以,这一耽搁便又隔了七八天,今天总算是机会来了。

    望着漂亮丫环颖儿风吹杨柳般地摆着圆臀磨墨,沈大人不由得老怀大快,一篇精美绝仑的文章很快便在脑海中构思了出来!

    刷刷刷,待丫环磨好墨后,沈大人笔走蛇行、一气呵成。片刻工夫,便将莱州军横行乡间、鱼肉百姓、灭门夺财的所谓“暴行”写了出来。

    “嘘、嘘、嘘”,丫环颖儿将沈珣写完的奏章小心翼翼地收到了一边,还轻启檀口吹了起来。

    “颖儿,过来!到老爷身边来!”沈珣看着丫环粉红的樱桃小口,下面不由一颤,瞬间硬了起来。

    “嗯、嗯、嗯,老爷……”,很快丫环颖儿便在沈大人的抚弄之下,成了一滩烂泥,污水泛滥。

    “老爷!有京师的邸报来了!”管家沈福贵在外声音急促地禀报道。

    “狗东西!有甚么事?不能待会儿再报?本官的奏报才刚写好呢。”沈珣被管家的乱叫吓得一软,心情烦燥地骂了起来。

    “老爷!大事呀,大事呀!”沈福贵急切切地叫喊道。

    “去吧!叫管家进来!”沈珣抚摸了一下颖儿红扑朴的小脸,将胯下的“死蛇”收进了裤间。

    “大人!这是新到的邸报!”沈福贵毕恭毕敬地将新收到的邸报递了上来。

    “什么?莱州军固安大捷?斩得满虏首级数千级?”沈珣象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下子跳了起来。

    “是的,大人!这次是两份邸报一起来的。”沈福贵低声提醒道。

    “哦!”沈珣重又坐下,开始一目十行地翻阅手上的另一份邸报。

    “擢升莱州参将王瑞为登州镇总兵,挂征东将军印!”沈珣神情复杂地低声嘀咕着,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妈的!老子刚要收拾你,你便立下了泼天般大的军功,要从此简在帝心、飞黄腾达了?

    一想到这一点后,沈珣脸上便露出吃了屎一样的神情,怎么也不愿意轻易相信。

    不过,他不相信也没有用!这可是朝廷的正式邸报,而且还一来就来了两份。无论如何,是断无虚假的!

    “老爷!咱们怎么办?”沈福贵有点着急,几千巡抚标营的士兵和军就这样被下属的军队打杀扣押了,可不是一件小事。

    “去招些流民,咱们在组建一支抚标营!”沈珣最后打定了主意。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在这流民遍地的大明北方,找些流民来当兵吃饭,还能有啥问题?

    不管沈珣现在如何恨莱州军恨王瑞,暂时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自食其果!

    感谢朋友们的每日追看,感谢你们每天的票票推荐。请让我们一路相伴!共创昭昭大明!

    突破60万字啦!谢谢大家!也请向您的朋友们推介推介吧!

    感谢朋友们的每日追看,感谢你们每天的票票推荐。请让我们一路相伴!共创昭昭大明!

    突破60万字啦!谢谢大家!也请向您的朋友们推介推介吧!

    感谢朋友们的每日追看,感谢你们每天的票票推荐。请让我们一路相伴!共创昭昭大明!

    突破60万字啦!谢谢大家!也请向您的朋友们推介推介吧!

    感谢朋友们的每日追看,感谢你们每天的票票推荐。请让我们一路相伴!共创昭昭大明!

    突破60万字啦!谢谢大家!也请向您的朋友们推介推介吧!

    感谢朋友们的每日追看,感谢你们每天的票票推荐。请让我们一路相伴!共创昭昭大明!

    突破60万字啦!谢谢大家!也请向您的朋友们推介推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