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清剿乱匪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清河村,王家大院后宅内。

    山东巡抚标营游击张虎张大人,此时正搂着王老财王见林的女儿和儿媳酣然大睡。

    这王见林仗着岳父曾为即墨县丞,巧壤夺了十多年后,终于将清河村方圆两里之内的土地房屋都占为了己有。趋炎附势之徒送了他一个美名,号为“清河首富”。

    然并卵。张虎带了山东抚标营过来后,清河村因为房屋较多,位置不错,直接便被张虎占为了扎营地。

    不过,张虎看在王见林岳父的面子上,并不敢肆意打劫抢夺。王见林这些年来,因为巧壤夺,也和官府打了很多交道,对官场中人的德行也是非常了解的。

    所以,他很是殷勤地备下了酒肉,盛情招待张虎等几个抚标营的主要将官。张虎等人见这老王颇为知情识趣,也就压制着手下这帮胡作非为的丘八,在清河村不要做得太过分。

    当然,他们是济南过来的客军,想要什么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什么在老百姓屋檐下入睡,却是万万做不到的。当晚,清河村好些人家的妻子闺女,着实被这帮抚标营的军官祸害了不少。

    就说咱们王员外的女儿豆波儿、儿媳雪丽。因为从大堂外经过时,被张虎看见,当晚便被这张游击强要了去,来了个大被同眠“三人行”。

    好在王员外和他那纨绔儿子“黄死虫”,也一贯做些欺男霸女之事。这件事发生后,他们不但不感到愤怒,还得意洋洋地认为可以就此巴结上山东巡抚衙门。所以,也就由得他们去!

    咱们的张大游击,几碗甜酒下肚,吃饱喝足后,身上顿时一阵燥热。急色急火地便进了内堂,搂着这豆波儿和雪丽几轮翻云覆雨,大战了三百回合。

    结果嘛,大家可想而知,饶是他这样一头蛮牛,要耕耘好两块肥地,也是大汗淋漓地累得半死。

    他手下的什么把总百总们,也来了个上行下效。和他一样,强抢了庄户人家的妻女,在床上折腾得要死要活的。

    至于行军打仗时必须安排的警戒防卫,早就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更不要提布置什么明哨暗哨了。

    在他们看来,自己是山东巡抚衙门的官军,本身又有近两千多人,还有谁敢来撩自己的虎须?

    “龙主官,监视的兄弟们回报,这什么抚标营的两千来人,现在全部住进了清河村内。村口白天还布置有巡逻的士兵。不知为何,晚上不但巡逻的士兵不见了,连哨卡也撤掉了。”

    前进到距离清河村一里的位置时,李天昊派来监视抚标营动向的两个特工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详细地向龙尽虏报告这边的情形。

    “哦。本官知道了。现在,我纠正一下,谁都没有见到什么山东巡抚标营。咱们只是发现了聚众作乱的闻香教匪。”龙尽虏正色纠正道。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属下等没有见到巡抚标营,这里只有聚众作乱的闻香教匪。”两个特工向着龙尽虏行了一个汉式军礼,压低了声音重复着龙尽虏的说法。

    “传令给各路把总,点亮火把,立即按照作战预案行动!甲乙丙丁三个把总部,分头从左右包抄,其余人随本官从正面突击。格杀一切敢于拿起武器反抗的乱匪!”

    两个特工刚走,龙尽虏便对传令兵下达了作战的命令。片刻工夫之后,莱州军队伍中亮起一片密密麻麻的火把,将大地照得如同白昼。

    莱州军很快一分为三,成三叉阵形,杀气腾腾地向着清河村冲了过去。

    “砰、砰、砰”,正面突击的莱州军士兵,首先便和宿营在民房内的抚标营士兵交上了火。这些在混乱中,没头苍蝇似的乱跑的标营士兵,很多人就这些稀里糊涂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吹号!分头行动!给老子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清剿这些乱匪!”龙尽虏见战事进展顺利,十分兴奋地吩咐着号兵。

    “嘟、嘟、嘟……”冲锋的号令在寂静的夜空中刺耳地响起,响彻四野。

    “冲呀”,“杀呀!”清河村四周开始响起莱州军冲锋的喊杀声。左右包抄的四个把总部也从各个方向冲入到清河村内。

    “砰、砰、砰”,莱州军士兵们手中的“二八式”步枪声响得更加密集。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更多的巡抚标营士兵和军官从睡梦中惊醒。许多人拿了身边的刀枪,晕头转向地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然并卵。没有任何人组织,平时又训练不足的巡抚标营士兵,在面对莱州军有组织的突袭面前,没有任何的反抗力。

    拿了刀枪冲出来的士兵,很快便被犀利的火枪全部打成了血肉模糊的马蜂窝。

    当然,躲在民房的士兵和军官还是更多。外面惨叫声,火枪的射击声络绎不绝,他们也不是傻的,知道肯定是有大军前来攻击。管它是哪来的军队,先躲一时算一时吧。

    “莱州军奉命剿匪!不想死的,打开房间,举着双手出来投降!”每个房间外都传来莱州军士兵的喊叫声。

    伴随着莱州军士兵的喊叫声、时时还传来的火枪齐射声,以及抚标营士兵被击中后的惨叫声,整个清河村都成为了莱州军打靶清剿的血火战场。

    “张大人!张将军!快醒醒!有山贼来踏营!”莱州军刚冲入清村内,便有机灵的亲兵冲到了张虎的房间外,拼命叫起了门。

    “什么?有山贼来踏营?”张虎一把推开象一支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的豆波儿和雪丽,铮地一下坐了起来。

    “是呀,大人!来了好多人!”门外的亲兵着急地叫喊道。

    “啊!”张虎顺手抓起床头的棉衣,也顾不得点灯,摸着黑便冲到了门边。一通手忙脚乱的摸索之后,总算将门闩打开。

    “砰、砰、砰”,“砰、砰、砰……”,清河村的夜空,现在早已被莱州军的火把和点放的火堆照得通红。清脆而又激烈的火枪声,在四面八方响得更加的欢实。

    “不对,不是山贼!山贼哪里会有这么多的火枪?”张虎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大人,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呢?”报信的亲兵很是着急地问道。我的爷呢,人家都在四下杀人了,你还管他是不是山贼?!

    “哈哈,没事!肯定是莱州军的人。快,给老子点个灯!老子穿好衣服出去,见到他们当官的,啥子都能说明白了。”张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对于自己这高明的分析力,不由得赞叹不已。

    “啊!”亲兵闻言后,当即便成了个丈二和尚,有点摸不到头脑。这是个什么状况?

    “快拿火折子!”张虎见亲兵还傻乎乎地呆如木鸡,没好气地吼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