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临高启明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福贵,给我去叫张虎和文先生来。老爷我有要事和他们相商。”沉吟半晌之后,沈珣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些时日满虏横行,京师周边无数城镇村落破败糜烂,可怜的大明百姓只得向南逃遁,各路勤王大军一败再败的消息也跟着纷至沓来。

    沈珣觉得,象王瑞这样一个年少张扬、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要是遇到了满虏大军,既便不会全军覆灭,那也得惨败而回。

    他王瑞要是打了败仗回来,那自己可是想要如何拿捏他,便可以如何拿捏了。

    咱一个从二品领右佥都御史衔的文官,难道还对付不了他一个小小的参将级别的武官不成?

    笑话嘛!毛文龙还是正一品的挂印总兵呢,手持尚方宝剑的,还不是照样被袁督说杀便杀。

    只要把这武夫踩在脚下,他的那些家财产业、金银珠宝,那还不都得跟着老爷我姓沈。

    沈珣微闭双眼,心中越想越美,突然觉得心中有一股豪气要发泄。他一把将旁边服侍的娇美小丫环颖儿拉了过来,将一双魔爪伸进她的胸衣里就是一通胡乱揉捏。

    “啊,嗯,啊!”娇美的小丫环痛苦地娇呼着,却并不敢挣开。

    沈珣很喜欢这种操控人命运生死的快感。他此时玩得兴起,一边含住小丫环颖儿的樱桃小口,一边又将右手滑到她的裤子里面。

    “老爷,张游击来了!”沈珣沈大人正在扣着水淋淋的鲍鱼,爽得欲生欲死时,管家沈福贵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啊!”沈珣长长出了一口气,将手从小丫环颖儿的裤子中抽了出来,又在她的衣服上擦了擦,这才低声吩咐道:“下去吧!晚上到老爷的房中来。”

    “嗯”,颖儿红着脸匆匆退到后面的房间后。沈福贵才和张虎畏畏缩缩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小的张虎,参见抚台大人!”张虎小心翼翼地磕头禀报道。他是巡抚标营的营官,领游击衔,沈殉正是他的直领上司。

    “起来吧!福贵,给张游击看座。”许是因为今日心情好,沈珣的口气颇为客气。

    “东翁!学生来晚了。”张虎刚刚坐下,沈珣的幕僚参随文启贤便提着长袍匆匆赶了进来。

    沈珣先是将王瑞和浮山湾的情况简略地说了一遍,最后才道:“本抚想这王参将忠勇为国,实为可赞。不过,现今满虏凶残,王参将此去勤王,也定是凶多吉少。他如有不测,其属下产业恐为奸人所据呀!张虎,启贤,你们可有何妙计为他保全?”

    沈珣手捋着花白的山羊胡子,笑吟吟地望着张虎和文启贤二人,将一个巧壤夺、谋人产业家财的恶心阴谋,说得无比的清新脱俗。

    “大人,这还不好办吗?小的这就带了抚标营去,直接占将下来便是。”

    张虎粗豪地建言着,凶恶的刀疤脸上带着温柔如小猫般的谄媚笑容,让人看了分外别扭。

    “哦!”沈珣不置可否地淡淡哦了一声,又将脸转向文启贤这个幕僚参随,“启贤,汝有何高见?”

    文启贤闻听沈珣最后还是问计于己,心中不免得意。武夫嘛,打打杀杀还可以。这运筹帷幄,还得咱们这些读书人!

    所谓“秀才不出门,却知天下事”,正是此理。

    “属下想着,不如令人以大人亲信身份,前去浮山湾中造访。只要寻得那王瑞留下的主事之人,由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想必这主事之人还是会知道怎么做的。”

    文启贤向沈珣拱拱手说道,很为自己这个妙计得意不已。

    “哦!”沈珣点点头,又问道:“如若这主事之人愚昧不化,又将何为?”

    “回禀抚台大人,可令张将军亲率抚标营同去。不过,抚标营须得先行停留在二十里外。如若这人不知好歹,张将军再提兵前去也不为迟。到时将其一举拿下后,方可定他一个勾连闻香教之罪。”

    “哈哈!启贤妙计,可安一方矣!”沈珣轻抚椅环称赞道,顺便将残留着小丫环鲍鱼汁的手指在椅环上又擦了一擦。

    “不过,依学生看来,这王瑞留下的主事之人,只要闻得大人名号,便会依大人的吩咐行事。这样一个粗鄙之人,实在不足为大人挂虑。”

    文启贤一边继续分析,一边给沈珣送上了一个马屁。

    “哈哈!此计甚妙!”沈珣听完后,忍不作掌大笑,“启贤,此事不若便劳烦先生,三日后会同张游击,前去那莱州府浮山湾走上一遭?”

    “学生自当遵命!”文启贤站起来拱身一礼,心中开始算计着此行去浮山湾后,如何为自己捞上一笔好处。

    定下吞并浮山湾王瑞家财产业的决定后,三人又将此行前去的行事方案细细讨论商谈了一番,张虎和文启贤才开始下去做着出发的准备。

    十多天后,一路欺男霸女、祸害百姓的济南巡抚标营,在张虎等人的率领下,终于到达离浮山湾二十里外的清河村。

    当然,早已控制了即墨周边数县的浮山军,也很快得了济南巡抚标营前来的消息。

    “诸位,这济南抚标营到来的情况,刚才军情司的李天昊已经介绍了。大家都讲讲自己的看法吧。”

    莱州军留守坐镇浮山湾的负责人马举在收到消息后,当即便召集“临高委”(临时最高军政委员会的简称)的成员开会商议对策。后世称这次会议为:临高启明。

    “马大人,属下得报,这济南抚标营一路祸害我莱州百姓,连我们莱州军的几个屯堡都被他们洗劫抢夺一空,既便报出王大人的名号也不管用。还是得早作定计才是呀!”

    民事主官潘长秋最近很是烦燥不安,好不容易把山东流民和辽东难民安顿好,这什么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济南巡抚标营又跑来祸害了!

    其实,这抚标营刚到胶县时,关于这支外来军队的消息,就分头送到了每个“临高委”成员的案台之上。

    只是,现在莱州军还由济南巡抚衙门代管着,好象有巡抚标营的军队过来也并无不妥。

    而且,一时也不知晓这支军队突然前来所为何事,所以暂时只得听之任之,先观察着。

    “马大人,依属下看来,这什么抚标营此时前来,肯定是没安好心。它这大军不北上勤王,却到我莱州军的地界来游荡,究竟是何意?”

    留守的营官龙尽虏生气地敲着桌子,继续道,“这帮狗东西,满虏鬼子不敢去打,祸害自家人还挺在行。现在居然还跑到咱们眼皮底下来了。依老子的主意,干脆就来个夜袭,一举端掉他丫的!”

    “嗯嗯,嗯!”马举清了嗓子,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啥。

    这巡抚标营过来祸害生事的事情,他也是极为了解的,而且他也很生气。

    不过,他又觉得不能象龙尽虏说的那样,简单粗暴地立刻反击。毕竟这抚标营也是大明的官军,而且还是上级衙门的。

    “马大人!门外有人求见,说是济南巡抚衙门的巡抚大人参随。”

    几个人会议开得有点冷场时,一个守门的士兵跑了进来,有点慌张地向马举报告。

    “哦!”马举有点吃惊,随即便迎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