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血腥礼物
    “大人!属下回来了!”

    尹大弟和周云台放下三个大布包,里面装着的正是两个主事和几个护兵的首级。

    ”哦,是大弟和云台回来了?快吃饭吧!“王瑞放下手中的毛笔,抬头看着二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里面装的,就是那个傻比?“陈松一边张罗着几个亲卫给两人拿饭来,一边踹了刚抬进来的一个大布包一脚。

    ”是的,陈主官!俺专门带回来让咱们大人发落的!“尹大弟得意地笑着道。

    ”好,打开吧!“陈松吩咐道。

    ”好臭!“大布包一打开,尹大弟就叫了起来。

    妈的,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周云台也闻到了一股屎尿味。

    ”哈哈,这些东林党的狗屁文官,全部是这副德行?“王瑞笑着道。

    不用说,这个昨晚还在自己面前活灵活现装逼的兵部郎中,早已被尹大弟的凶残手段吓得屁滚尿流了!

    ”王大人,将军大人,饶小人一命吧!“刘阳平从布包里一放出来,适应了房间的光线后,立即便认出了王瑞。

    他虽然不知天高地厚,还自以为是。但是,他也是个极为聪明的人,还在布包里时,他就想明白了。

    人家这是要对他们痛下杀手,而且还是不管不顾的。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先保住性命要紧。至于什么读书人的气节德操,我呸,去他娘的!

    ”什么?求我饶你一命!刘大人此言是何道理?可不要消遣下官才是。我一个次一品、挂征东将军印的总兵,怎么能决定你这个六品文官的生死呢?“王瑞脸上带着优雅的微笑,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道。

    ”大人!饶小人一命吧。小的实在不该冒犯将军大人。“刘阳平跪在地上磕头不已。

    ”你不是冒犯我王瑞。你是冒犯我大明的铮铮长城!张二,给我好好地招待刘大人!”王瑞恨恨地骂道。

    莱州军雄视天下,王瑞王大人也升为了挂印的大镇总兵,是时候向这些祸害我汉家江山的败类汉奸们,露出自己狰狞的牙齿了!

    “是,大人!属下保证让他生不如死,不会轻易咽了气。”张二幽灵一般地从角落里转了出来,阴森森地笑着答应道。

    看着张二这笑容,周云台禁不住身体微微一抖,没出息地避开了他的眼睛。哎,今天这吃的什么饭!

    两刻钟之后,张二提着一个滴血的布包回来了。打开布包后,里面露出刘阳平扭曲到极致的狰狞面容。

    “大人,属下没招待好这刘郎中刘大人。”张二低着头平静地报告道。

    “哦。怎么没招待好?”王瑞淡淡地问道。

    周云台、尹大弟等人都望向张二。大家都很好奇,这张二到底是如何“招待”的呢?

    “属下让人堵住他的嘴巴,拿了锯子从脚往头锯。只锯了七轮,便死了。哎,怎么说也得多锯一轮。至少要八轮吧,这数字吉利。”

    张二不紧不慢地回答着,仿佛在讲一个极为轻松寻常的小事。

    我靠!又是锯杀。这张二太没有创意了吧。尹大弟一边收拾着刚吃完饭的碗筷,一边在心中腹诽道。

    “哦。是没招待好。这’满汉全席’,可是老子为了促进民族融合专门研发的,以后绝对不允许对我汉家儿女使用。对,那怕是这种祸国殃民的文官也不行。咱们得有底线。”

    王瑞装逼地训斥道。这段讲话,多年后传之民间,便成其为王大人仁慈善良的佐证,引得一些“五毛”学者写了无数文章来支援和证明。

    “是,大人!”张二有点惶恐。这腐儒文官虽然可恶,但好歹是个汉人,对汉人使用锯杀的酷刑,就超过了王瑞的底线。

    “大弟,云台,把这三个狗官的首级带上,咱们现在就给秦姑娘送礼去!再不去,人家还真以为老子是缩头乌龟。”王瑞自嘲地笑着道。

    “好嘞!大人!”尹大弟和周云台叫过一队亲卫,屁颠颠地跟着王大人往固安县衙后院而去。

    其实,按现时大明朝的规矩,订了婚的男女,也不是象王瑞和秦小靖两人这样,想见就能随便见的。

    别的不说,首先这男女双方的父母长辈就不会允许。

    这本就订了婚的青年男女,郎情妾意、**的,一不小心弄出点有伤风的事,大家可都丢不起这人。

    不过,咱们的王瑞王大人,现今是次一品的挂印总兵,身份毕竟不同于普通人。而且大家又都是军中儿女,所以也就没有了哪些小门效的俗套讲究。

    “嘿!女兵,快去报告秦姑娘,我家大人来了。”尹大弟红着脸,憨憨地对守门的两个女兵说道。

    “哦。原来是姑爷大人来了!大人您稍等,小女子这就去通报。”其中一个口音伶俐的女兵欢快地答应着,快步跑进了屋去。

    “小姐,大少奶奶!姑爷大人来了。”女兵兴奋地报告道。

    “哦,王哥来了?快叫他进来呀!”秦小靖一下子跳了起来,开始收拾起房间里摆放凌乱的盔甲衣裳。

    “别忙!你就跟他说,小姐身体不舒服,心情不好,今天不想见他。让他回去吧。”张凤仪突然叫住了守门的女兵,笑着对她吩咐了几句。

    “啊!”女兵一下子愣在了屋里。这小姐和大少奶奶说的,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意思嘛。到底听谁的呢?

    “小姐……?”女兵为难地望向秦小靖。

    “嫂子?”秦小靖听了女兵的话后,却并不回答,只是将疑惑的目光转向张凤仪。

    “哼,真的是’女生外向’。你这傻妮子,没过门之前,你都不矜持一点,以后有得你气受的。”

    张凤仪嗔怪地翻了翻白眼,很是认真地教导着秦小靖。

    “哦!”女兵在秦小靖的示意下,失望地走了出去。

    “大人,小姐身体不舒服,今天就不见你了。回去吧!”这个女兵明显不会说谎,吐着舌头对王瑞回复道。

    “哦,那就卒苦姑娘了!大弟,那就请两位姑娘将礼物转交给小靖吧!”王瑞知道秦小靖还在闹脾气,当即便留下礼物,带着一干亲卫匆匆走了。

    “哼!你是猪呀!别人叫你走,你就走了!?”秦小靖在窗户后看着王瑞远去的背影,没来由地发起了脾气。

    “小姐,姑爷大人还给小姐带了礼物来呢。”

    刚才出去的那个伶俐女兵,又高高兴兴地提着两个布包进来了。

    “哈哈,这还差不多。快,快!先打开看看!”一听还有礼物,秦小靖和张凤仪都激动了起来。

    嗯,这古今中外,女人们的喜好都是一样的。谁收到心上人的礼物,都会感到开心!

    “啊!”第一个布包打开后,两个兵部主事血淋淋的脑袋露了出来。

    “啊!”张凤仪和秦小靖都吓了一大跳。

    不过,她们毕竟是在战场上拼杀过的人,所以很快便定下了心神来。

    “另外一个也打开吧!”秦小靖吩咐道。

    “好吧!”女兵也定了定心神,小心翼翼地将另一个布包也打开了。

    “啊,是他!”刘郎中刘阳平丑陋的脑袋露出来时,张凤仪和秦小靖都认了出来。

    “他可朝廷兵部的文官哦,王哥说杀就杀了?”秦小靖皱着眉道。

    只是这王瑞王大人,用来陪罪的礼物,也太血腥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