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举两得
    “哎!要不是囿于王事,本官还真不愿到这固安来喝风吃土。”

    刘阳平一边小口地嚼着一块煮熟的羊肉,一边感叹着。

    “是极!是极!大人忠心王事,实在是我辈官员之楷模。”一个一同到固安办差的主事奉承道。

    “现今这京师郊外,满虏刚刚退走,逃兵还在四下抢掠。若不是有大人亲出,属下可是不敢来的。”另一个主事也谄媚地说道。

    “哒、哒、哒!”几人正说话间,突然北面传来了一阵不紧不慢的马蹄声。来者正是周云台率领的戚家伍士兵。

    “起来!快起来!”护送几个文官的兵士在领队小旗的带领下,纷纷站了起来,就要往栓马的地方跑去。

    “嘿!几位兄弟,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带队的周云台很是亲切地问道。

    “啊,是莱州军的兄弟啊。你们怎么也在这里?”领队的小旗一见是莱州军的人,顿时就放松了警惕。

    “哦,是你们呀。”其它的士兵都认得莱州军的衣着装备,纷纷收起刚才拿出来的刀枪。

    “我们过来送送几位大老爷!”周云台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

    “过来喝一口吧!这酒,还是你们家将军打发的呢。”小旗扬着一个酒袋道。

    “好!”周云台一鞭打在战马身上,马儿突然加速,猛地向着小旗冲了过去。他身后的几个戚家伍士兵也同样一催战马,向着其它几个护卫的士兵冲了过去。

    “啊!”小旗看着冲过来的周云台吃了一惊,装酒的牛皮袋子也吓得掉在了地上。

    “兄弟们,你们……”小旗话未说完,周云台锋利的马刀已经劈了过来。马刀瞬间劈开了他的脖颈,鲜血洒满了他脚下的草地。

    “杀!”,“杀呀!”其它的几个戚家伍士兵也毫不犹豫地动了手,将另外几个措不及防的护兵劈倒在地。

    “啊!”,“杀人了!”刘阳平和几个主事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畏畏缩缩地不知该往哪里去。

    “走,将他们围起来!”周云台下令道。

    “好嘞!”戚家伍的几个老兄弟闻令后,立即便打马围了上去,将三个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兵部大老爷围在了中间。

    “哒、哒、哒!”,“哒、哒、哒……”,顺着更多的马蹄声传来,尹大弟率领的亲卫队五十人分成两队,分别从南北两面围了上来。

    他们手执雪亮的马刀,形成一个更大的包围圈,将周云台和戚家伍都围了起来。

    “去,你带人去,给那几个护兵每个人补一刀,把首级割下来。”尹大弟道。

    “尹队长!那五个兄弟也是可怜人,就不要让他们身首分离了吧。”

    周云台有点于心不忍,便出言劝告道。刚才那小旗还和周云台打招呼,要请他喝酒呢,不曾想自己却是去取他性命的。

    “是!你说得对!他们都是可怜的人,都是被这三个狗文官害的。所以才要把他们的首级带回去给陈主官查验嘛!”尹大弟笑着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刘阳平等人经过短暂的惊恐之后,终于回过了神来。

    他们见到这些人穿着大明官军的衣服,想当然地以为来的是流散在京师周边的乱兵。

    啊,只要不是满虏兵就好。乱兵嘛,刘阳平自信,以自己这兵部郎中的身份还是可以压制得了的。

    “呵呵,老子们当然是大明的官军。你这腐儒,你是何人?还不给老子报上名来!”尹大弟脸上带着戏耍的笑容问道。

    不过,刘阳平三人被周云台的戚家伍围在了中间,并不能看到尹大弟的脸。按理说,他是能认得尹大弟的。作来亲卫队长的尹大弟,时时刻刻跟在王大人身边嘛。

    大明的官军?刘阳平一听尹大弟说是大明的官军,一下子就放了心。

    他正了正刚才慌乱时弄歪的帽子,装腔作势地道:“哦,本官刘阳平,乃是朝廷兵部职方司郎中。这两位大人也是兵部的主事。各位有什么事,只管和本官禀报便是!”

    “哦,刘大人,兵部职方司郎中,是个正六品的小官嘛!老子这次至少都不止升到这个品级。对了,咱们大人说了,给我报的是正五品。哈哈,快快过来给老子见礼!”尹大弟大笑着道。

    听到尹大弟这么说后,周云台几人让开了一条路来,刘阳平等人总算看到,来围攻自己的人乃是莱州军总兵的家丁。嗯,在他们眼中,王瑞的亲卫队就如同其它将官的家丁。

    “啊,是,是你们!”刘阳平等三人都很吃惊。

    难道这莱州军要造反不成?咱们可是堂堂的兵部文官,他一个武夫能把咱们怎样!

    “呵呵,正是本队长9不快快过来拜见?”尹大弟决定学学这些狗屁的文官,装装逼戏耍他们一番。

    “哼!无知武夫!岂有此礼。”刘阳平身后一个主事抢先怒喝道。

    “哈哈,你这酸丁有脾气!老子今天就教教你们做人!云台,给老子割了这酸丁的舌头,看他娘的还聒不聒臊!”尹大弟不怒反笑,笑骂着吩咐周云台道。

    “尹队长!这……”周云台虽然刚才早就想好了,要不折不扣的执行尹大弟传达的军令。不过,现在让他折磨几个文官,他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云台,这是军令!你必须执行。这可是你向兄弟们证明,你对大人忠心不二的最好机会。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你的提醒。”

    尹大弟盯着周云台的眼睛,平静地劝道。就在说话的同时,他从怀里拿出一支精美的短枪,不紧不慢地装起了弹来。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周云台行了一个标准的莱州汉式军礼,带着两个士兵跳下了马,三人抓着刚才说话的主事,也不顾他的哭喊,直接将他的舌头割了。

    这个被割掉了舌头的倒霉蛋大口大口地吐着血,脸色变得惨白,官服上也全是口中流出来的鲜血,样子十分吓人。

    “你,你们,这是要造反不成?”刘阳平和另一个主事也被眼前的情境吓得语无伦次。这武夫,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胡说八道!再敢胡说,老子把你们的舌头一并割了!老子只是来教教你们做人而已,别给老子扣大帽子。老子要造反,首先便先杀了你这几个王八蛋!”尹大弟怒骂道。

    真是粗痞武夫!刘阳平等人心中腹诽着,却不敢再出声。

    “云台,教这三个酸丁行礼吧!”尹大弟一挥手,周云台带着本伍的五个士兵冲了过去,将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按倒在地,砰砰砰地撞了三下。

    “走吧,将他们带的金银财物全部收缴回去!这可是咱们莱州军用命拼来的_,这些狗官凭啥要拿去?他们也不觉得受之有愧?!”

    随着尹大弟下达了清理财物的命令后,这些人从莱州军手中得来的金银财物又全部被清理了出来,由专人统一打包点数后,带回固安重新入库。

    “尹队长,这三人怎么办?”收拾完后,周云台过来请示道。

    “把这两个主事先杀了,首级带回去就行了。这个什么傻比郎中嘛,先留他一条狗命,先把嘴堵起来,给大人带回去!交由大人处置。”尹大弟想了想后吩咐道。

    昨晚周云台走后,将军大人就说了,杀这几个酸丁事小,主要还是为了一举两得,重点考验考验周云台等人。

    至于这个傻比郎中嘛,敢当众冒犯咱们大人,当然得带回去让大人出口气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