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兄弟同心
    第二日辰时刚过,周云台就带着戚家伍,会同亲卫队的五十人,在队长尹大弟的指挥下出发了。

    刘阳平等人昨晚喝多了酒,睡到辰时末才起床洗漱。一通折腾之后,终于在巳时才收拾利落。

    一行人和王瑞秦良玉等人告辞后,便离开固安,回转京师复命。

    今日早上王瑞的出现,确实很出乎刘阳平的意料。不过他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武夫嘛,在自己这样一个清贵文官、兵部大员面前,是龙他得盘着,是虎他也得卧着。

    王瑞仿佛完全忘记了昨晚的不快,他满脸堆着微笑,很是客气地和刘阳平三人拱手告别。

    这还不算。临行前,王瑞又给了三个兵部的官员几百两银子。就连护卫的五个兵丁,也一人领到了二两银子。

    因为固安保卫战缴获了无数的牛羊,王瑞便吩咐后勤连给刘阳平一行每人都准备了一块几十斤重的牛羊肉,另外还有几十斤杂粮。

    这帮家伙本来就是出来捞好处的,对于莱州军和白杆兵的馈赠,当然是来者不拒。

    所以,每一个人的马匹背上都放满了鼓鼓囊囊的包袱,装满了到固安来后,收到的银两、牛羊肉、粮食等等物品。

    “哎!总算把这帮难对付的文官给送走了!”秦良玉望着刘阳平一行人走远的背影叹道。

    “嗯!走他们上路了就好!”王瑞也微笑着道。

    是的!莱州军绝对是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

    这不,尹大弟和周云台带着五十多个全副武装的亲卫队精锐,正在半路上等着,要送他们上黄泉路呢。

    “哼!”一旁的张凤仪白了王瑞一眼,心中满是怨气。要不是秦良玉还在场,她真会直接怼上王瑞。

    自家未婚妻被人调戏了,你不能惩戒对方也就罢了,至少也不用再和人家套近乎,点头哈腰的吧?

    “母亲大人,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媳妇儿还得去看看小靖妹子。这丫头昨晚被这几个狗官气坏了。”

    张凤仪一边催着秦良玉和马祥麟等人回去,一边顺带数落着王瑞这个见了文官就怕得要死的“缩头乌龟”。

    “大嫂,小弟军务在身,便不陪你们去了。烦请大嫂告诉小靖,某定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半分委屈。午饭之后,定有礼物送去。”

    王瑞也不和张凤仪解释什么,微笑着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这,这王兄弟……”,马祥麟对王瑞在刘阳平借酒放肆这件事上的处置方式,也是觉得十分无语。

    要换成他马祥麟,他肯定是不管不顾,先胖揍一顿这丫的。

    不过,刘阳平等人早已经走远了。

    这趟固安之行,实在是一个美差。光是这刘阳平,就收到莱州军和白杆兵的孝敬银一千三百多两。

    其余各人也是一样。不但收到了白花花的银子,其它的财物也是不少。

    由于马匹上驼的东西颇多,而且刘阳平三人又是禁不住颠簸的文官。一行人慢腾腾地走到午时都快过了,才来到固安往京师路上二十里处的北新庄地界。

    “都歇一歇吧!哎,本官这骨架都要被这马儿抖散了!”刘阳平累得不行,这次才走了十里不到,他就想停下来,吃东西喝酒了。

    “好嘞!大人!”,两个主事和几个兵丁都赶紧停了下来。

    众人寻了两处还算干净的石头坐了,开始吃喝了起来。当然,是分成兵丁们一拨,刘阳平等三个文官一拨的。

    正当他们吃着卤羊肉、啃着面饼、喝着小酒,精神十分惬意时,危险已经悄悄地降临了。

    “队长,骚公羊来了!”负责跟踪刘阳平一行人踪迹的两个队员回来报告。

    这次行动被陈松称作“杀猪宰羊”。所以尹大弟便给刘阳平起了个外号,唤作“骚公羊”。

    “哦!在什么地方?这些猪羊现在在干什么?”尹大弟兴奋地问道。

    “报告队长!就在小山那边。他们现在正在休息吃东西,好象还在喝酒。”担任探马的队员报告道。

    “妈的!这些蠢羊,还挺会享受。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真是蠢到他姥姥家了!”尹大弟翻着白眼骂了起来。

    骂完之后,尹大弟唤过手下的几个伍长,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几人闻令后,当即下去备马安排。

    “尹队长,有啥好事呢?咋不吩咱们戚家伍的兄弟呢?难道咱们戚家伍就不算亲卫队的?”

    亲卫队的几个伍长刚走,戚家伍的伍长周云台便气冲冲地赶了上来。

    “哦,云台呀。这次行动呢,虽然我家主公相信你们,让你们也一起参战。不过……,我本人却是不敢叫你们去办的。”

    尹大弟淡淡地瞟了周云台一眼,不以为然地回答道。

    “哼!今日你若不分派任务给戚家伍,又不说出个来由。老子回去后,定要向陈主官、向将军大人,投诉你这个队长行事不公平。怎么也得让你这混蛋上司喝上一壶。”

    周云台一听他明显的歧视话语,火气更大了。妈的,你尹无敌,不过是仗着将军的宠信而已。凭啥如此看不起人?

    “云台兄熄怒!这次任务你们还是不要参与的为好。本人觉得你们戚家伍的兄弟,到时可能真的下不了手。这可不是去打满虏杀贼寇,而是……”

    尹大弟说了一大半,最后又吱吱唔唔地欲止不止了。

    这一通磨叽,筒直要把周云台气坏了。这尹迪尹大弟,怎么象个娘们一样?说个话都不爽快呢。

    “尹队长,你就直说吧!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周云台盯着尹大弟的眼晴,咄咄逼人地追问道。

    “这次的任务是:干掉兵部的几个文官和他们的随从兵丁。将他们的所有财物和人头,都带回去交给咱们的主公”。

    尹大弟也毫不退让地盯着周云台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着这次行动的目的。同时,他还悄悄地握着了自己怀里手枪的枪柄。

    只要周云台的表情或话语有任何异样,他就会毫不犹豫对着周云台的脑袋来上一枪,让他现在就血溅当场!

    亲卫队只需要绝对忠于将军大人的勇士,将军大人的命令,便是至高无上的圣旨。

    “哈哈!老子当是什么!昨晚宴会的事,老子也有耳闻。这几个蠢货,竟然敢捋咱们王大人的虎须,老子早就恨不得割下他们的狗头了!尹队长,尹兄弟,就给咱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周云台很是诚恳地恳求着尹大弟这个顶头上司,希望可以听到让他满意的答案。

    “好!咱们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从此便再无外人。一起去吧。主攻的任务,我就交给你们伍!”

    尹大弟激动地握住了周云台的双手,眼晴中满是鼓励和期待。只有做下了眼前这完全无视大明法纪之事,才算彻底向大人表下了忠心。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周云台兴奋地行了一个莱州军的标准军礼后,便一溜烟地跑回到自己的伍中去了。

    “哈哈9是咱们主公讲得妙!请将不激将。”

    尹大弟嘴角跷起一弯弧度,有点得意地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