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英豪尽入
    “嘿!城上的莱州军听了!我家大汗有话要对你家将军说。”

    收到黑孩的应对命令后,鳌拜带着十个巴牙喇兵,打马跑到固安北门两百步外,高声地喊起了话来。

    “王总兵请了!我家大汗多谢将军送酒送肉,如此盛事,定会传之天下。来年再来,亦会谢过将军。我大金最重英雄,将军如来辽东,封王封侯亦不在话下。”

    “我家大汗还说了:今日就此别过,须得来年再见了!不知将军可否送我家大汗一程?”

    鳌拜清清喉咙,一口气将黑孩交代他说的话全喊了出来。

    我草z孩这些话里,内容丰富、意味深长啊!既要使诈构陷,又在拉拢招降,最后还**裸地叫板示威!

    “哦!本将的妙计,当然要传之天下。你家大汗所喝的杏花村,乃是本将的毒酒x去后必定会口鼻流血而死。所以,这关内,可不是你等通古斯野人能来的。”

    “不过,你等还是先回去洗干颈脖子吧。本将自会引兵去辽东会猎。叫你家这大汗赶紧滚!再不滚,就得把狗命留在这里了!哈哈!”

    王瑞哈哈大笑着,给黑孩回了话,引得城上众人一片叫好声。

    “卑鄙!”鳌拜恨恨地骂了一声,赶紧打马往满虏大军方向逃去。

    毒酒?!尼玛!据说大汗也喝了呀!赶紧回去禀报吧。

    “哈哈,满虏吓得尿裤子喽!”,“满虏逃喽!”,固安城墙上顿时变成了一片欢腾的海洋。

    “且容你等猖狂片刻,我鳌拜发誓,定要来取你这汉狗小命!”

    鳌拜一边带着十个巴牙喇打马狂奔,一边不甘心地回头斗着嘴。

    “鳌拜!?”王瑞闻听,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有赖于后世那些老包衣奴才、狗屁“砖家”们的吹嘘宣传,鳌拜在后世某些软骨症患者心中,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满虏第一巴图鲁啊。

    “陈松!快!传令,给他狗日的,来上两炮!”王瑞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

    什么后果,老子先不管!先把历史改变了再说。

    “嗵、嗵、嗵!”刘玉书收到命令后,飞快地估算了一下鳌拜等人逃跑的距离,首先便命令三个炮位开了炮。

    两颗炮弹在鳌拜一行人一丈左右落下,另一枚则遗憾的落在了后面两丈之外,爆炸声吓得战马发了疯似的冲了出去。满虏们跑得离固安北门愈发远了。

    “大人9打吗?”陈松问道。他很困惑,王大人为什么听到鳌拜这个名字时,会如此吃惊。

    “哎,算了!早晚有收拾他的时候。”王瑞放下望远镜,有点遗憾地叹息道。

    “王兄弟,要出击吗?”一旁的马祥麟询问道。

    “不!我们的骑兵还是太少。陈松,传令下去,让探马队随时监控满虏的动静。”王瑞下令道。

    看来,还是要千方百计多搞些战马。没有可靠的骑兵力量,那怕打胜了,也无法追歼残敌啊。

    莱州军的几支探马队,远远地吊着满虏大军尾随了几十里,最后才回固安报信。王瑞得报后,终于确定固安保卫战圆满结束了。

    王瑞随即派人前往京师报捷,同时又下令解除固安宵禁,将徐福搜刮来的粮食分出一部分给贫苦百姓,让军民人等一起举城共庆。

    当晚,征东将军王瑞在固安县衙内设宴庆贺胜利,除了莱州军和白杆兵的高层将官外,还有这次固安防卫战中涌现出来的优秀士兵和个人都一起来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思德向王瑞王大人拱手一礼后,便笑吟吟地站了起来。

    “此次固安大捷,我家主公喜得良缘,实在是双喜临门。请让我们全体举杯,为主公为秦小姐贺!”

    言罢,便招呼莱州的军将一起向两人敬酒。

    王瑞首先向秦良玉敬了一杯,然后才端起酒杯,热情洋溢地将所有将士都表扬了一通。莱州军的骄兵悍将个个高兴得眉开笑,纷纷仰头一饮而尽。

    朝廷对王瑞王大人的封赏已经下来了。莱州军将官的升迁报功,王大人也已经报了上去,想来参战的每个军官都能升上几级。故而每个人都满脸带着幸福的笑意。

    特别是徐福这次指挥的固安防守战,打得更是有板有眼,被王瑞王大人认真的表扬了一番。不过徐福为人一贯小心谨慎,他只是面带微笑,将所有的功劳都归于自家主公身上。

    在明代,男女共饮的时间极少,所以大家都不敢去找秦小靖敬酒。不过,我们的秦大小姐可不干了,嚷嚷着要和周云台尹大弟喝上一杯。

    两人扭捏地憨笑着,不知该如何应付,求助地望向王瑞。

    “哈哈!两个臭小子,叫你们喝杯酒,你们就怕啦?喝吧!”王瑞笑着鼓励着他们。

    “谨遵大人令!”两人说完,也不敢去看秦小靖,红着脸仰头一饮而尽。

    “哈哈,我今天请你们喝过酒了哈!”秦小靖得意地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随即也一口干了。

    “啪、啪、啪!”莱州军和白杆兵的将官们,都一起为她鼓起掌来。秦良玉和马祥麟也不是死板的迂腐之人,她们都面带微笑,对秦小靖的表现点头肯定。

    “黄二牛呢,哪个是黄二牛?”王瑞端着酒碗问着。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俺是黄二牛。”何汉军身旁,一个黑大个儿站了起来。

    “好你个黄二牛,竟然敢违抗军令!看老子不惩罚你。”王瑞突然板起脸大声说道。众人见王瑞转眼就变了脸,禁不住都停下了手上的筷子。

    “大人,小的,小的……”黄二牛吓得腿脚发软,吱吱唔唔不知该说什么。

    “大人,是属下管教不力,属下愿意一起受罚!”何汉军站起来道。

    “哈哈,能同生死,共进退,正是我莱州军的军魂之一。黄二牛违背军令不对,不过也愿勇武过人。本官今日就罚你们两杯,你俩可愿意受罚?”王瑞笑着道。

    “属下谨遵将军令!”两人一看居然轻松过关了,当即端起酒碗豪爽地一饮而尽。

    “陈松,不是说还有什么牛什么狗吗?”王瑞转头身边的小跟班。

    “大人,是大牛和毛狗!他们是被满虏掳掠去的百姓,当日满虏驱赶百姓攻城时,他们是带着反抗的。”徐福指着毛狗和大牛介绍道。

    “好,壮士!来,陪本官共饮一杯!”王瑞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走到两人面前举着酒碗道。

    两人以前见过的最大官,不过是村子里的里长。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机会见到总兵这样的大官儿,更别说还会和自己一起喝酒了。

    “大人,小的谢过大人!”毛狗和大牛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都起来,两位壮士请起。陈松,明天带他们去领二十两银子,再领些吃食。让他们返乡吧。”王瑞一边招呼两人起来,一边对陈松吩咐道。

    “大人,小的先去安顿好亲人,便来投军!万望将军应允。”毛狗和大牛早就商量好了,要加入这支天下第一的强军,用自己的勇武和血性去搏个前程。

    “好!本官应了!”王瑞同意后,两人又跪将下来,一通磕头致谢。

    “大人,学生亦要投笔从戎,从此追随将军!”王瑞正要回转自己坐位,徐福身后一个翩翩公子潇洒地站了起来,礼数周全地对着王瑞拱身一礼。正是固安风流才子慕容玉。

    哈哈,老子尚虎躯未震,就有勇士才子相继投奔了?王瑞忍不住有点得意。

    “先生有何德何能,可为某一用?”王瑞眼中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盯着慕容玉道。

    “学生有三寸不烂之舌,善习各方蛮夷之语,可为将军行走四方!”慕容玉自信地笑着道。

    “哈哈,有意思!也允了,不过都得参加新兵集训。”王瑞本来不愿多用明代的传统文人,不过看此人颇为精干,决定还是先接纳下来再说。

    “王兄弟,你这又收得几个好汉啊!”马祥麟羡慕地举着酒碗道。

    “哈哈,天下英豪当尽入吾彀中!”王瑞自信地举杯和马祥麟碰了一下,随即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