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血债血偿
    “大人,俺回来了。满虏端菜的人也来了。”

    刚在满虏近十万大军阵前得瑟了一把的尹大弟,兴冲冲地跑回城楼上复命。

    “好!”王瑞平静地点点头,转向张二道:“开始吧!”

    “遵命!”张二拱身一礼,转向军情处特工和满虏俘虏的位置,用他那地道的辽东汉人口音吼道:“翠花儿,上酸菜!”

    没错,就是这么吼的。这是他从咱们的王大人,现在的王总兵、征东将军囗中听来的口头禅。一贯说得顺溜着呢!

    一个特工闻言后,将手向后一招,十多个青壮便将事先准备好的五个大木架抬了上来。

    另有五人开始点燃五个大柴堆,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半里之外的鳌拜等人,也能远远地看得分明。

    “主子,这些汉狗真的要生火做饭吗?”一个巴牙喇很是困惑,不解地问鳌拜。

    “第一道菜,蜜汁猪脚,现锯现烤,绝对新鲜啰!”

    大嗓门儿的尹大弟大吼了起来,引得四周的莱州军士兵一阵喝彩。

    在喝彩声中,十多个士兵和军情处的特工一起,将五个满虏兵绑在了大木架上。其中一人便是巴岳特。

    “兄弟们,刚才教你们的木工活儿都学会了吧?”张二阴森森地问挑出来行刑的士兵。

    “学会了,老子早就想亲手杀个满虏,给咱爹娘报仇了。”士兵中一个叫二虎的人眼露凶光地恨恨回道。

    “学会了!”,“学会了!”,“锯了满虏给咱兄弟妹子报仇。”其余的几个士兵也七嘴八舌地回道。

    “去吧,去给你们惨死的亲人报仇!敢杀我汉家百姓者,定要叫他们血债血偿。”王瑞冲他们挥了挥手。

    “谢大人成全!”行刑的士兵全部跪了下来,泪流满面地给王瑞磕了一个头。

    二虎和同伴拿着锯子走到第一个满虏兵架子下,其余人纷纷站定,等待张二的命令。

    “行刑!锯猪脚!做烧烤喽!”张二笑着下令,难得地幽默了一回。

    “娘!俺给你报仇了!”二虎闻令,流着泪大喊着,和同伴一起将雪亮的锯子放在巴岳特的小腿肚子上面。

    他首先一锯子向着自己拉了过来。雪亮的锯齿上带着巴岳特小腿上的血肉,向着二虎的方向喷射,鲜血肉泥溅了二虎一身。

    “啊!”巴岳特痛得嚎叫不止。

    不过,二虎和同伴可管不了这些。二虎一推,同伴一拉,锯齿又向同伴的方面滑去,同样带去一道长长的鲜血肉泥。

    “小妹,爹,俺今天给你们报仇了!”同伴也哭喊着,和二虎一来一去,有板有眼地锯了起来。

    “爹,娘!俺给你们报仇了!”,其他的士兵也和二虎两人一样,一边哭喊着,一边笨手笨脚地开始了“锯猪脚”。

    随着五组“木工”新手们的操作,五个满虏兵的小脚都被锯得血肉模糊,他们啊啊地哀嚎着,哭叫声惊天动地!

    “主子:狗正在用锯子锯我们勇士的腿!我认得,有一个是正白旗的巴岳特。”鳌拜身边的一个巴牙喇甲兵说道。

    “主子,主子9有一个是我们正黄旗的,叫德克济克!”另一个巴牙喇也大叫了起来。

    “这些凶残的汉狗!都该去死!”鳌拜恨恨地骂了一句。

    鳌拜在城外骂人时,张二也在骂人,不过他骂的却是这些笨手笨脚的行刑士兵,还有那三个早已快吓瘫了的可怜木工。

    “你们这帮笨蛋!拉个锯子都拉不好!用力要均匀,要均匀,要均匀,重要的事情讲三遍!锯得这样乱七八糟的,你叫将军大人如何招待满虏大汗?”张二在行刑的士兵们身后走来走去,披头盖脑的一通臭骂。

    他一张白净的帅脸涨得通红,如同后世五星级酒店里那种苛刻的大厨师,毫不客气地批评着刚学会切菜的“墩子”。(注:“墩子”是厨房里切菜工人的称呼。)

    “对了,二狗子,你不是总给老子吹嘘自己会烤腊肉吗?这‘蜜汁猪脚’,可要给老子烤得又香又美!”张二骂完后,又对军情处的十多个特工吩咐了起来。

    “嘿嘿,张主官你放心,俺给你多放点盐,烤好了,你一人就能啃两支!”二狗子坏笑着,带着八个军情局的特工,过去捡起这些锯得血肉模糊的人脚,开始在火堆上玩起了烧烤。

    趁着烧烤正在进行,张二又将三个木工叫了过来。三个木工腿脚仿佛都被灌了铅,好不容易才走了过来,站到张二面前时,腿脚都直打着颤。

    “你们,三个蠢蛋!做了多久木工了?锯木头都不会吗?就不能给老子好好教教?!”张二盯着三个木工又骂了起来。

    哥,我叫你哥,好不好?我们是做木工的时间不短,可是咱没有锯过人呀!这锯人的活计,绝对是“高精尖”,早就超过俺们的业务范围了!

    张二装模作样的训完话后,在三个木工师傅的指导之下,五组行刑的士兵又开始了锯手。固安城墙上再次发爆发出满虏兵撕天裂地般的哭喊声:“阿玛,救命呀!”

    “哈哈,马兄!咱莱州军的这个大厨不错吧?做菜,就得讲究个色香味俱全!怎么样?待会儿烤好了,咱们兄弟俩喝一杯?”王瑞转向马祥麟,脸上挂着优雅而又纯静的微笑。

    “王兄弟,你这,你这……”,饶是马祥麟这个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汉子,此时也禁不住腿脚微微发颤,喉咙中酸水上涌,仿佛肚子里的东西立即就会吐了出来。

    “哼!马兄,你闻闻,都有烤得有香味了!”王瑞哼哼鼻子,提示着马祥麟,就象一起去烧烤摊上撸串的“好吃嘴”!

    十支满虏的小脚,被二狗等人翻来覆去地在大火上猛烤,很快便发出哧哧的声音,油水落在柴火上滴起一朵朵小小的火花。

    “嗯!快给老子停下!烤得差不多了,再烤就烤糊了!大人,下一道菜如何做?”张二一边叫停做烧烤的几个兼职厨师,一边向王瑞请示下一道的菜名。

    “哈哈!张二,以后天下大定,你可以去开一个酒楼,招牌菜就是老子今天叫你做的这个菜!嗯,下一道菜,就叫盐卤鸡爪!”王瑞笑着道。

    “好勒!小二,后厨准备,给大人做盐卤鸡爪喽!”张二转向军情处的特工们,欢快地叫喊了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就象酒楼里殷勤的掌柜。

    趁着众人忙着用盐水卤满虏的手臂,二狗子将两只烤得外焦里嫩的满虏人脚送到了王瑞和马祥麟面前,坏笑道:“大人,您请!”

    “哈哈!二狗子,你小子也敢给老子来这一招?”

    王瑞随手抓起一支,转身递给马祥麟,笑着道:“马兄!咱们一起呆了这么久,也没好好请你吃顿饭。这支‘蜜汁猪脚’,你就先来吧!”

    “不了,不了!王兄弟,你可别开玩笑!”马祥麟肚子里一阵反胃,急忙将头转向一边。

    第一次,他对流着油的肉食如此抗拒。

    “哈哈!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看来我们还是比不得岳武穆啊!”王瑞感叹道。

    “尹迪,你带十个兄弟,将这‘蜜汁猪脚’给满虏的大汗送去!对了,还要带上一坛老酒!”王瑞最后转向尹大弟吩咐道。

    “好嘞!”尹大弟兴奋地答应了一声,便屁颠颠地带着十个亲卫队的士兵,扛着十支烤得外焦里嫩的满虏人脚,兴冲冲地往鳌拜等人所在的方向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