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满汉全席
    “大汗!莱州贼的大军过来了!”

    多尔衮和多铎的两白旗刚刚和黑孩的大军会合,便有探马前来报告王瑞大军的军情。

    “老十四,莱州贼来了多少人?”黑孩瞟了多尔衮一眼,不动声色地问道。

    “回大汗话,恐有两万余人。”多尔衮低眉顺眼地回道,心中很是担心黑孩把自己再派出去当枪使。

    “哦!传令下去,让奴才们都小心戒备着。”黑孩叹息一声,总算忍着气没责怪多尔衮。

    这莱州军就是豺狼虎豹,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索尼,派人去通知大贝勒和二贝勒三贝勒,让他们都撤回北门来。”黑孩想了想,又下达了一个军令。

    现在的莱州军,可不同于其他的明军,上万人对上满虏几百人也会望风而溃。他们是真的敢战能战的。

    换言之,任何两旗几万人的兵马,都不具有和莱州军单独一战的实力。

    所以,还是赶紧通知哪几个可怜孩子,来和大军会合吧。别被莱州军各个击破了!

    “汗阿玛,莱州贼不会冲过来吧?”豪格有点不安地问道。

    “我八旗大军俱在此地,莱州贼没有多少骑兵,不会主动前来攻击的。”

    黑孩虽然很不耐烦豪格这傻小子这种消沉的问话,不过也不得不解释一下。

    满虏进攻固安东、南两门的两支大军回撤时,莱州军和白杆兵也同时向固安北门进发了。

    到了固安北门后,王瑞一边命令大军依城扎营,一边让陈松执自己的手令让徐福打开城门。一切进行得井然有序。

    不过,让这徐福打开城门却颇为不易。因为担心满虏攻破城门,那晚夜袭之后,徐福便下令用乱石泥袋将固安四个城门都尽数堵上了。

    所以,现今要重新开门,不得不将这些堵城的杂物,一一让人挪开。

    好一番折腾之后,王瑞才在亲卫营的护卫下,和秦良玉等人一起重新进入固安城内。

    听完徐福的军情简报,又商定好全军防守之事,王瑞见秦良玉颇为疲惫,便提醒张凤仪和秦小靖送她回县衙休息。

    “大人,锯子木工以及和满虏有血海深仇的士兵,全都找好了!”秦良玉等人刚走不久,军情处的张二便有点兴奋地跑来报告。

    “好!再给我找点铁叉,柴火到城墙上来。黑孩这老小子带着十来万满虏鬼子不远千里而来,咱们怎么说,也得好好招待招待!对,老子就给他来一场满汉全席!”王瑞笑着吩咐道。

    “是,大人!”张二激动地应了,兴冲冲地跑下城墙去安排。

    “马兄!小弟今日要请你看一场大戏!一场让满虏鬼子们后悔犯上作乱的大戏。”等张二走后,王瑞又转向马祥麟道。

    “就是你说的什么满汉全席?嗯,王兄弟,你娃不地道撒!有啥子花样儿,怎能不让我母亲大人、你嫂子你未婚妻都来看哈儿呢?”马祥麟一听有稀奇看,便抱怨王瑞将自己家人支开了。

    “呵呵,你说这个呀。马兄勿怪,这事可真不是她们女人能看的。”王瑞微笑着道。

    不一会儿功夫,张二和几个军情处特工带着十个莱州军士兵和三个木匠,扛着五把大锯子来了。后面还跟着莱州军俘虏的十个满虏兵,其中包括刚刚抓获不久的巴岳特。

    “哈哈!命令朱磊徐福等人,全军做好随时作战的准备。刘玉书的炮兵营,也要立即将所有的炮位布置到位。”王瑞对陈松吩咐道。

    咱们的王大人是要通过今日的“满汉全席”,彻底震摄敌军,让所有的满虏以后望“王”大旗就得远远逃开。当然,如果满虏发了疯,要冲上来拼命,那就正好,一通枪炮招呼!

    “是,大人!”陈松简洁干脆地应了一声,便走开去命令亲卫四下传令。

    “尹迪!你带几个八个亲卫队员去,扛着本官的大旗去,跟满虏的头子喊话,就说老子要招待他!”王瑞唤过尹大弟,如此这般地嘱咐了一番。

    “是,大人!”尹大弟听完王瑞的命令后,激动得满脸通红。他当即挑出八个亲卫队员,亲自举着王瑞的总兵大旗,径直往几里外的满虏大阵而去。

    片刻功夫之后,尹大弟的骑兵来到满虏大阵的半里开外。尹大弟将手中大旗交给身边一名亲卫后,单骑打马向满虏大阵正中方向跑去。

    他跑到离满虏一百五十多步的位置,才拉着战马的缰绳,轻轻止住马儿的脚步。

    “嘿!对面的满虏听了:我家大人,征东将军、登州镇总兵王瑞,听闻满虏大汗在此,很是激动!虽说现今是敌我双方,然我汉家乃是礼仪传承之族,大汗远至,我家将军不愿失礼。故而,我家大人特备下‘满汉全席’,要招待大汗及各位头领。不知贵军可有勇士敢随某前去,为你家大汗收取酒菜?”

    尹大弟对着竖着金龙大氅的位置,扯开破锣嗓子大喊了起来。

    “什么,要招待咱们大汗?”所有的满虏闻言后,都大感意外。

    众位贝勒贝子正在疑惑时,却听到尹大弟又在大喊:“满汉全席乃是我满汉两族民族团结之杰作,贵方出肉,我方出酒,万望各位首领切莫错过如此佳宴!”

    “大汗,我等无需理他:人象来奸诈,切莫中了他的奸计。”多尔衮劝告道。

    多尔衮话音刚落,却听到对面的尹大弟又在喊话了:“各位首领毋需担心有诈。贵方可派一个几十人的小队到固安城墙半里外,一起观看我方烹制这满汉全席。我家大人承诺,绝对不会伤这些为大汗取酒菜的勇士分毫。你们要敢,我家大人便和大汗共饮一杯,礼送大军出关。如若不敢,那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什么跟什么嘛?这莱州军主将,难道是三国的戏文听多了,脑子进水了吗?妥妥的是三国演义的套路嘛!满虏的头领们听了后,都忍不住暗暗发笑。

    “哈哈!这莱州军的主将有意思。鳌拜,你带一个十人队去。便说代本汗谢过王总兵,能与将军共饮几杯,实乃三生之幸!”

    黑孩不待众人再劝,哈哈大笑着便应了下来。谈吐间,一代枭雄的豪迈风姿尽显。

    看到鳌拜带着一个十人小队跟来后,尹大弟也带着己方的八个兄弟转回固安城内。

    随着鳌拜带领的满虏巴牙喇兵来到固安城北门的半里开外,一场血腥的“满汉全席”开始在固安城墙上烹饪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