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浙兵英魂
    “对面的满虏听了:休派些无用之辈前来送死!难道你们满虏没有真正的勇士吗?”

    周云台高举大旗,在众人的护卫下径直往满虏大军逼近,声威逼人!

    “汉狗休得猖狂!勇士们,随本贝勒前去杀贼!”多铎闻言后,气不打一处来,当即率领五百甲兵迎着戚家伍冲了过来。

    “哈哈!满狗!你们就是这样打仗的吗?几百人来打老子几个人,你们要一点逼脸不?”周云台轻蔑地笑道。

    后世人受了满虏和东林降虏腐儒的书文影响,总以为满虏战力有多强多强,什么以一打十,什么满万不可敌,好象是宇宙第一。其实,这就是一个地道的谎话。

    至少前期在辽东作战时,真实情况就不是这样。比如浑河血战、萨尔浒战役,其实反而是满虏大军在以多打少。

    有人一定会问,那么多的明军,难道是摆设吗?问得好!明军多是多,不过是由狗屁不通的文官指挥的呀!

    这帮子书呆子,对战阵之事全无了解,还自以为是的瞎指挥,军队调派又都不到位,反而还让满虏汉奸钻了空子,直接被人家各个击破。嗯,真实情况就是这样!

    “战阵之上,以实力为尊!勇士们,给我冲!”多铎麻子脸涨得通红,老羞成怒地吼了起来。

    “汤营官!满虏有大队人马出动了!”多铎大队刚一冲出两白旗大军的队列,便有探马将军情报予了骑兵营的主官汤效先。

    “好!传令:骑兵营全体都有,行军前进!”汤效先拔出长刀,指着多铎大队冲出来的方向下达了军令。

    “哒、哒、哒!”“哒、哒、哒……”,莱州军的一千多骑兵,闻令后,开始催动战马,缓缓向两白旗大军的方向压去。

    他们队列整齐,如墙而进,千骑如同一人,带着辗压一切的气势!

    “主母,随属下这边走!”周云台大旗一转,带领众人往边上让去。

    周云台听陈松讲过,莱州军的骑兵千骑如同一人,一旦发起冲锋,便要辗压眼前的一切。那怕是自己人,也得躲开些。骑阵冲锋过来时,那可是避都没法避的。

    密密麻麻的莱州军骑兵如同破堤的洪流瞬间便蜂拥而至,径直迎着多铎的五百骑满虏而去。

    “妈的!这莱州军也太不要脸了,老子才五百人,他娘的一下子就派出一千多骑!”多铎在心中恨恨地骂着,犹豫着要不要对冲上去。

    “快!鸣金退兵!”多尔衮一见莱州大队骑兵冲来,当即便命号手敲响了退兵的铜锣。

    尼玛!八旗又不只老子这一支军队,老子才不和你丫的血拼。老子先闪人!保存实力要紧。

    不过,如果有广东人看到,一定会说:混蛋!闪什么闪?说好的血拼,说好的血战到底呢!?

    哦,他们讲的是打麻将!

    “撤!老子今日心情好,不跟这帮汉狗计较!”多铎总算松了一口气,死了鸭子嘴壳还硬。

    “嘘!”见满虏骑兵退了,汤效先一声长啸,身边的号兵随即吹起了止步的号令。

    众人闻令,纷纷勒住战马,瞬间便排成一条粗大的黑线,远远地挡在两白旗大军和莱州军之间。

    “嗯!”多尔衮轻轻地哼了一声,心中又是放松又是惊惧。

    他放松的是,这股莱州军的杀神,终于停下来了,不用自己旗的勇士们拿命去拼了。惊惧的则是,这样一支上千人的骑兵部队,居然十息功夫不到,说停便停了,而且还排成了整齐了队列。

    这是骑兵啊,哪有这样说停就停的?久经战阵的多尔衮知道,既便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也一定是日复一日长期训练的成果。

    岂不说多尔衮,闻讯而来的秦良玉和马祥麟都吃了一惊,还有这样的骑兵?强悍如满虏,竟然望莱州军铁蹄而退!

    “母亲大人,靖儿回来了!”秦良玉正要问秦小靖在哪里,张凤仪却出声了,只见一个八人小队正从莱州军骑兵的阵列侧面奔驰而来。

    当先一人身穿红色棉甲,头戴莱州钢盔,身骑一匹银色的高头大马,正是白杆兵中的大小姐秦小靖!

    “姑母大人!靖儿抓了一个满虏的巴牙喇分得拔什库。”秦小靖冲到近前,轻轻一拉马缰绳,指着马屁股后面一个血肉模糊的满虏俘虏报告道。

    “主母威武!”尹大弟这个小跟班突然福至心灵地一声大喊。

    “主母威武!”莱州军士兵纷纷跟着大喊了起来,将秦小靖一张俏脸羞得更加娇红。

    “哈哈c呀!小靖这算是代咱们白杆兵打了一仗!”马祥麟自豪得哈哈大笑。

    “嗯,不过这个满虏官儿,咱要送给莱州军,算是一个见面礼吧!”秦小靖得意地冲王瑞眨了眨了眼睛。

    “好!哈哈!这份礼咱收下了。张二,进了城,去找一把锯子来,再找几个做过木工活的伙计,找个机会把这个满虏巴牙喇当着这些强盗的面锯杀了!老子要让这帮野人知道,敢入侵大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悲惨下场!”

    王瑞哈哈大笑着,转身对张二下达了一个命令。

    “大人9有我们!戚家伍奉命冲阵,除去秦姑娘抓获的这个当官的,以及尹队长打死的一个甲兵。本伍还另外干掉了九名敌兵。本伍兄弟们无一人伤亡。满虏首级就在这里,现特来向将军交命!”

    周云台激动得满脸通红,和几个士兵一起,将十个满虏首级扔了出来。血肉模糊的满虏脑袋骨碌碌地乱滚着,如果粗暴的瓜农扔掉坏了的烂西瓜一般随意。

    “很好!戚家伍不负本将之望!快,云台!过来拜见秦督秦大人!当年就是秦督统兵,和戚家军的浙江兄弟并肩血战!”王瑞抬手指着秦良玉道。

    “是,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

    周云台等人翻身下马,激动万分地向王瑞王大人行了一个军礼。这才整齐地在秦良玉面前跪下。

    “大人,属下等原是戚家军老兵,都曾参加浑河血战。现蒙王大人眷顾,特编为戚家伍,以为浙兵永远的荣耀!”周云台讲完自己的情况后,流着泪带着自己的五个老兄弟跪在秦良玉面前。

    “都起来说话!”秦良玉一听,眼中顿时闪出了亮光。她想不到,莱州军中还有一个戚家伍,禁不住又是惊喜,又是伤悲。

    待六人站起来后,秦良玉眼中带着热泪,一一端祥着每一个人,仿佛要从他们身上找到所有并肩血战的浙兵。半晌之后,她终于哽咽着道:“好汉子!都是好汉子!”

    浙兵英魂不散,昭昭大明永存!

    “哥!啥子叫锯杀呢?还要找个做过木工活的人来?”

    众人正沉浸在悲壮的往事中时,秦小靖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哈哈,秦督说得好,浙兵和白杆兵都是好汉子!都不要伤心了,今日我们就锯杀几个满虏,以祭浑河的先烈之魂!”王瑞突然笑了起来。

    “至于什么叫锯杀嘛,过一会儿,你就看到啦!”王瑞得意地冲秦小靖眨了眨眼睛。

    话说,这么残忍的事,这王大人也真好意思在这么一个娇小姐面前进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