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请你喝酒
    “驾!”尹大弟猛打了身下的战马一鞭,被打疼的战马立即飞也似的追了上去。

    “主母,让戚家伍的兄弟先冲一轮吧!你没有火枪,恐怕会影响他们杀敌呢。”尹大弟拉着秦小靖的马缰绳劝告道。

    得嘞!姑奶奶,咱还是不要去添乱了。

    “没有火枪,便不能杀敌了?本姑娘手中的宝刀可不是吃素的。”秦小靖又犯起了中二少女的傲娇毛病。

    “秦姑娘!刀枪无眼,你若有闪失,小的定要获罪。只可怜小的新婚妻子,要孤苦终生了!”

    尹大弟苦丧着脸,打起了感情牌。孟鸽儿表示,关老娘鸟事!

    “砰、砰!、砰!”两人说话之间,前方戚家伍的火枪已经打响了!

    两方冲阵刚进入七十步内,戚家伍的五支火枪便利用自己射程的优势,直接瞄准冲在最前面的四个满虏先来上了一轮。

    五打三中,两死一伤,还干掉了一匹战马。

    “哈哈,兄弟们!干得不错!”,趁着倒地的死尸和战马短暂地阻挡了一下后面满虏甲兵的冲锋,周云台一拨马头,高举着大旗,带着戚家伍径直往与满虏平行的斜刺冲去。

    “啊!先不管倒地的,继续追!”巴岳特熟练地操控着战马,和余下的六人一起,继续往前冲去。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几个狡猾的明军竟然很快就转向了。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跟着转向时,“砰、砰!、砰!”,戚家伍的又一轮射击再一次闪电般地打响了。

    这次敌我两方的距离离得更近,只有短短的五十步距离,五发子弹再次将三个满虏兵撂倒在地。

    “死汉狗!老子和你们拼了!”巴岳特再次目睹自己的同伴倒地,愤怒得心胆欲裂,也跟着招呼同伴转向跟在戚家伍身后追击。

    不过,他自己却忽略了一个事情,经过戚家伍刚才的这一轮射击之后,他身边只余下了三个人。从人数上,已经比戚家伍少了。

    但是,也怪不得巴岳特会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谁叫这一轮死的人中,有他的表弟阿楚珲呢。他除了和阿楚珲关系极好外,还和阿楚珲的妈,也就是巴岳特自己的姑姑有一腿呢。

    这要是将自己这姘头的儿子折在了大明关内,回去可再也上了他那骚劲十足的姑姑的床了!

    我靠!这都什么呀。不过,满虏确实是没有伦理纲常的。此间事,实在是非我等文明社会中的汉人所能理解的。

    “装弹!装弹!快装弹!”周云台一边高举着大旗往前冲,一边高声招呼着同伴装弹。

    “好了”,“好了!”戚家伍的老兵们一边操控着战马,一边急急忙忙地再一次装好了子弹。

    “再打一轮!打完就往回撤!”周云台抽空回头瞄了一眼,见四个满虏己追到最后一个同伴二十步远了,赶紧命令同伴开枪射击。

    “砰、砰!、砰!”随着周云台一声令下,五个同伴的火枪又一次打响了。不过,他们这一次的战果却不理想,除了将一个满虏兵的战马打倒外,仅只打死了一个满虏兵。

    “杀呀!杀!”巴岳特一见明军又将自己手下的勇士干掉了两人,顿时愤怒得无以复加。他猛地用马刺一踢战马,疼痛的战马一声长嘶,闪电般地便冲了上去。

    二十步的距离,战马冲锋起来根本要不了多少时间。眼看离跑在最后面的戚家伍士兵只有一个马身的距离时,巴岳特猛地将手中的弯刀挥了出去。

    巴岳特相信,下一瞬间,这个可恶的明军士兵就得人头落地。而跑在最后的戚家伍士兵也被吓傻了,因为他回头一瞟时,刚好看到了巴岳特明晃晃的弯刀。

    这弯刀如同一条毒蛇,明晃晃的刀刃便是毒蛇的信子,下一秒便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我命休矣!他脑海中突然冒出这样一句戏文。戚大帅,王大人,让小人下一世再随你们杀满虏吧!

    “嗵!”一声钢铁撞击的声音突然很是突兀地传了过来,矮小雄壮的巴岳特仿佛一个肥球,一下子被一把大刀劈飞了出去。

    在几人惊喜的眼光之中,一个红色的身影骑着一匹淡银色的高头大马一冲而过,如果一道绝美的闪电!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莱州军士兵们最近每天议论的“女神”,他们的未来主母,白杆兵中的大小姐秦小靖!

    “满虏去死!”秦小靖长刀指天,显得英姿万千,心中也是得意得不要不要的。她拨转马头,便要去和周云台等人会合。

    不过生活总是会乐极生悲,就在她刚转过马头要走时,和巴岳特一起的另一个满虏兵却偷偷地从侧面向她冲了过来。

    眼看就要冲到秦小靖身后时,“砰!”的一声枪响突然传了过来。冲力巨大的子弹直接在他的后背上打开了一个血洞,他身子一歪,直刺刺地便倒了下去,只留下战马一声长鸣!

    “主母小心!”放枪的人正是紧跟在秦小靖身后的尹大弟。

    因为他的马比“美姬”慢,所以便被落在了后面。这不,刚好让他看到了这个满虏巴牙喇兵要偷袭。因此他便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搞了个偷袭,将这个恶毒的满虏送上了西天。

    “哈哈!是尹大弟!你救了本姑娘一命。进了固安,本姑娘请你喝酒!”秦小靖回头一看,原来是尹大弟跟了上来,很是高兴地喝道。

    “秦姑娘,我们呢,就不请我们吗?”另外几个戚家伍的士兵也和秦小靖开起了玩笑。

    “请,一起请!少不了你们的酒!”秦小靖豪爽地应道。她从小在军中长大,性格就象个男子,行事颇有几分男儿气概。

    “你们几个小子添什么乱?!”尹大弟对这几个戚家伍的士兵可是一点都不客气。妈的,一来就得大人重视!你丫的谁呀!

    “你吼啥子吼?什么叫添乱?喝一顿酒而已嘛!”秦小靖白了尹大弟一眼。

    “姑娘说请就请。”尹大弟可不敢惹这个未来的主母。这不,大人都让着她呢。

    至于酒嘛,你们谁爱去谁去,反正老子是打酱油的!老子是不会去滴。话说,这些愣头小子也不敢去吧?和自家主母去喝酒?就是大人大度,不怪罪,自己的顶头上司也得收拾你丫的吧。

    “好了,将那两个倒地的也砍了,再将这几个满虏的脑袋割了回去给大人!”周云台勒住战马,终止了这场关于喝酒的争论。

    “好勒!”五个戚家伍的士兵兴奋地打马冲了出去,追着刚才因为战马倒地摔下来的两个满虏又是一轮射击。

    将最后两个满虏兵解决掉后,由周云台、秦小靖和尹大弟三人警戒,其余五个戚家伍的士兵兴高彩烈地开始割起了首级。首战得胜,也算是不负戚家军的威名!

    “伍长!这里还有一个晕过去的。就是秦姑娘劈倒的那个满虏当官的。”一个士兵突然喊了起来。

    “给我绑起来,算是本姑娘送给你们莱州军的一份薄礼!”秦小靖高兴地吩咐道。

    就在戚家伍的士兵们在兴奋地砍满虏首级时,远远望着这边战斗情形的多铎已经气得脸色铁青。啥时候,明军杀我大金的勇士,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了?

    “十四哥!绝对不能让这几个汉狗在大军面前猖狂。我带几百人去,我就不信杀不了他们!”多铎恶狠狠地说道。

    多尔衮左右看了看身边的甲兵们几眼,见人人都面带愤怒之色,便点点头道:“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