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汉即中华
    “陈松,叫那个谁,周云台过来!”

    “大人,有何吩咐?”

    不一会儿,已经被任命为“戚家伍”伍长的周云台一脸激动地跑了过来。

    经过军情处细致的扒根问底之后,王瑞确定周云台等人的经历真实可信。于是,他便将几人悉数调入亲卫队,带在自己身边亲自调教,以为日后大用。

    而且,王瑞还给了他们一个特别的编制,称为“莱州军戚家伍”。戚家军的种子,再次在大明生根发芽!

    “云台,今天,我要给你们一个任务,作为戚家伍的第一战!你们要给我打出咱们戚家伍的气势来!”

    “具体如何作战,陈松陈长官会给你们交代。现在,我们要给戚家伍举行一个简单的成编授旗仪式。”王瑞压抑着心中的激动,面色平静地说道。

    片刻工夫不到,陈松便命人将朱磊和陈铭等人也传了过来。他们做为莱州军的高级将领,有幸前来观礼。

    “大人!属下……”周云台等六人回来后,立即便扑通一声跪在王瑞面前,激动得泪流满面。

    回去和几个戚家军的老兄弟讲了之后,每个人都激动不已。戚家军,戚家军终于重建了!

    而且这还不是简单的重建,而是非常隆重的重建。就说“莱州军戚家伍”这个编制名,便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小队或是小伍拥有过,更不要说还要专门授旗了。

    虽说是借了戚家军的光,但这些日子呆在莱州军中,周云台等人也私下将莱州军和戚家军作了一番比较。虽然他们作为戚家军的老兵,从感情上更倾向于戚家军一些,但他们仍然不得不承认,既便是最颠峰期的戚家军,也无法和这支莱州军对阵。

    所以,他们相信,王瑞王大人并不是要借重戚家军的练兵经验或是战斗经验。唯一能够解释这一切的便是,王瑞王大人对戚家军有着一份特别珍视的感情。这从他们平时和王瑞的接触中,就能感受到。

    “都起来!我汉家男儿,膝下都有黄金,珍贵不比!不许随便下跪。再说,军中无跪礼,都起来!”王瑞避向一边,斩钉截铁地喝道。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周云台带着其他五人迅速地站起,手臂向前斜举,一脸崇拜地望着王瑞。

    “起!”王瑞拔出长刀,雪亮的刀光四散。

    “冉冉双幡度海涯,晓烟低护野人家。

    谁将春色来残堞,独有天风送短笳。

    水落尚存秦代石,潮来不见汉时楂。

    遥知百国微茫外,未敢忘危负岁华。”

    王瑞一边吟诵戚少保的过文登营,一边舞起刀来。

    只见他刀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挥刀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真是一道银光耀大地,万里已吞蛮虏血!

    伴随着他浑厚的吟诵声,天地之间仿佛只有王瑞一人,今日他便是主角。

    “好!”,“大人威武!”秦小靖和朱磊等人首先叫起好来。旁边的亲卫队员们,也纷纷送上热烈的掌声。

    “戚少保千古!”王瑞舞毕,带着众人单膝跪下,望东南戚帅家乡遥遥一拜。

    “礼成!请大人为莱州军戚家伍授旗。”陈松高声呼道。

    尹大弟将一杆大旗捧到王瑞手中,王瑞庄重地接过,两眼凝视着周云台等六人,眼中一片雾水。

    “我等皆需铭记: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我汉家之土。昔蓝玉逐寇瀚海,浙兵川军浑河血战,俱为卫我汉家之土。汉即中华!”王瑞一字一顿地说道。

    “汉即中华!”所有人都振臂高呼起来。

    “接着!荣光只属于戚帅,只属于所有为国捐躯的浙兵!今后,你们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这份荣誉!戚家军威武!”王瑞将旗帜双手举起,缓缓地放入周云台手中。

    “谨遵大人令!”周云台庄重地将大旗接过,然后猛地一挥,随着北风呼呼吹过,一个“戚”字大旗飘扬在天地之间。

    陈松叫过周云台等人,细细交代一番,将冲击两白旗退兵的想法和周云台说了一番。周云台当即带着五人整装出发。

    “大人!我等去了!今日定叫满虏再见我戚家军的威风!”周云台在马上对着王瑞拱手一礼,便要拨马离去。

    “且慢!冲击虏阵,怎能少了我白杆兵?哥,请让小妹前去助戚家军的兄弟一臂之力!”王瑞身旁的秦小靖突然冒了出来。

    “大人!这……”众人都迟疑了起来。

    “嫂嫂!有我等男儿在,岂有让嫂嫂去冲阵的道理!小弟愿为嫂嫂走上这一趟!”陈铭抢先出来劝道。

    “主母!属下亦愿去走上一遭!”陈松和朱磊等人都纷纷出来劝阻。

    “你等这是看不起我这小女子?”秦小靖粉脸涨得通红。作为一个中二少女,她很想在自己心仪的男人面前表现一番。却不想,竟然有这么多人跳出来劝谏。

    “好!我王瑞的女人,就该这样!尹大弟,你护卫小靖去。小靖,你骑我的美姬去!这马跑得快!”王瑞想想,在如今这种军情之下,这冲阵其实还真没多大危险,所以最后便也同意了。

    “哥,我们去了!”秦小靖骑在高大威猛的美姬身上,小脸红扑扑的,显得分外英姿飒爽。

    “去吧!平安回来!”王瑞平静地笑笑,眼睛中满是浓浓的关爱和鼓励。

    待七人出发后,王瑞唤过汤效先命令道:“骑兵营全员预备,距戚家伍一里压阵!随时准备接应!”

    “大汉至上!属下那怕将全军打光了,也要接应主母平安归来!”汤效先立正行了一个军礼,便匆匆地打马而去。

    半刻钟后,两个满虏探马飞马冲到多尔衮多铎面前报告:“主子!莱州军的骑兵追来了!”

    “骑兵追来了?有多少人?”多尔衮皱着眉问道。

    “只有八个人,打着一个戚字大旗,还有一个红袍女将。”探马报告道。

    “女将?十四哥,待小弟去将此女擒来给你暖床!”多铎一听莱州军冲来的骑兵不多,便想去占个便宜。

    “慌张!这等事何需你去?派十个巴牙喇去就行了。”多尔衮喝止道,当即令一个叫巴岳特的分得拨什库带着十个巴牙喇兵去拦阻。

    多尔衮等人说话之间,高举着戚家伍旗帜的周云台等八人已经越来越近。周云台将手中大旗一挥,身后众人随即便停了下来。

    “对面的满虏听了!某乃莱州军戚家伍,今日前来寻你家主子多尔衮,要报那浑河之仇!快快让你家主子出来受死!”周云台高声喝骂道。

    立马在他身后的戚家伍士兵和尹大弟等人闻言后,都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哄笑声。

    “我呸:狗,敢侮我主子!待某前来取你性命。”巴岳特一声厉喝,猛打身下战马,带着手下的十个巴牙喇兵便要来拼命。

    “来得好!”周云台也不畏惧,当即率领众人迎头冲去!

    “好!给本姑娘留下一个!”秦小靖一声娇喝,也打马冲了上去。

    美姬这匹汗血宝马果然名不虚传,它的冲刺速度极快。尹大弟还没来得及阻拦,秦小靖已冲到了一丈开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