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是莱州军!
    其实前面攻城的情形,黑孩是非常了解的。探马在不停的回报嘛!

    经过这么多次和莱州军的战斗后,奸诈的黑孩黄台吉对莱州军火枪火炮的射程和射速,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

    这个认识无疑让野心勃勃的黑孩沮丧无比。武器的代差摆在那里呢,不是用个人的勇武凶残和弓马娴熟就可以轻易克服的。

    但黑孩仍然决定拼尽全力再打一仗。这个决定,毫无疑问地证明了黑孩远超其它满虏贝勒头领的高瞻远瞩。

    在他看来,那怕让莱州军受到一次小小的挫败,也能起到巨大的提升士气的作用。至少,莱州军不可战胜的光环便可以就此打破了。

    到时,他再四下安排人散布一下莱州军惨败的消息,再胡编乱造地中伤一番,大明朝廷中那帮满囗忠孝节义的贪婪无耻的文官们,便会寻着由头,自毁长城地将王瑞这个杀虏的悍将收拾了。

    正当黑孩小眼晴乱转着思考对策时,一个正白旗的牛录章京在四个巴牙喇甲兵的护卫下飞马冲了过来。

    “大汗,汉狗的莱州贼冲开我们两白旗的军阵,往北门来了。十四贝勒恐大汗腹背受敌,急令奴才前来禀报大汗。”

    这个牛录章京刚一翻身下马,便跌跌撞撞地扑到黑孩跟前,焦急地将西门外发生的事情报告给黑孩。

    当然,他报告的也只是多尔衮让他讲的事,和西门外刚刚发生的真实情形却是大相径庭的。

    “什么?莱州贼的大军回援了?”一旁的豪格闻言大惊,一把抓住这个正白旗牛录章京的衣甲喝问起来。

    “放开他!有什么惊惧的?传本汗命令,让前面攻城的勇士都撤下来吧!”

    黑孩制止桌格这个冒失的傻孩子,无可奈何地下达了撤兵的命令。

    “去!告诉索尼和鳌拜那两个奴才,大汗在下一局很大的棋,让他们先行退回来!等到大汗布好局,定要将这伙莱州贼一网打尽!”

    豪格一转身,便将黑孩的撤兵命令用另一种方式传达了下去。

    “主子!什么棋?大汗没下棋啊。”负责传令的巴牙喇一头雾水。

    “哈哈!听不明白?听不明白就对了。大汗布的局,可不是你一个奴才能弄明白的。去吧!”

    豪格见自己用似是而非的高大上理论,一下子就唬住了这些蠢奴才,心里爽得不要不要的。

    “嗯!”看着两个巴牙喇甲兵飞马前去传令,黑孩心中的沮丧总算减少了几分。总算是保住了自己面子不失。

    咱不是怕他们!咱这是在下很大的一局棋!

    且说多尔衮多铎这两个难兄难弟,正在固安西门外导演假装攻城的大戏呢,突然两个探马远远冲了回来。

    “主子,咱们侧面来了一只大军!应该是来支援这固安城的。”两个探马单膝跪下,打一个千报告道。

    “来了多少人?”多铎插话问道。

    “回主子的话,大约有一万四千多人。”一个探马赶紧回话。

    “哈哈,十四哥,这汉狗给咱们送功劳来了!这固安城里的莱州贼咱们奈何不得,其它那些兔子胆的明军,咱们可是能手到擒来的。怎么样?我领三千马兵去整他娘的一票吧!”

    多铎一听有其它的明军来援,不但不觉得害怕,反而还兴奋了起来。这些年来,满虏对明军多是胜绩,来再多的明军都不过是他们眼中的功绩而已。

    “打的什么旗帜?”多尔衮抬手制止住自已这个有些冒失的弟弟,皱着眉头仔细询问道。

    这大明京师周边的各路明军,早已被满虏打得闻风丧胆了。这个时节,满虏的十万大军齐至,哪还会有不长眼的明军上赶子的跑来送死的?不可能啊!

    “旗帜上写的是什么登州镇总兵,征东将军。军容很是威武!”一个探马想了想后回答道。

    “狗奴才!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这花花架子的明军,主子我见得多了,没见过几个能打仗的。”多铎愤怒地喝骂道。

    “登州镇,征东将军!就这些了?还有其他什么旗帜没有?”多尔衮眉毛皱得更紧,口气急促地追问道。

    “还有什么王、秦字大旗。”两个探马对视一眼,然后补充道。

    “快!传令攻城的军队立即后撤,向大军靠拢。咱们要避开这股明军。向北门去,和大汗的大军会合。”

    多尔衮一听有什么“王”字大旗,立即联想到了莱州军的王瑞,很是着急地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十四哥!咱们这里也有近两万大军,难道还怕了一万多明军不成?”多铎一听居然要退兵,心中很是困惑不已。啥时候遇到比自己少得多的明军,还要主动后撤了?

    “快去!狗奴才!”多尔衮冲负责传令的巴牙喇吼了一声。

    看着几个奴才连滚带爬地跑去传命之后,多尔衮这才转向多铎,脸色苍白地说道:“是莱州军!”

    “打的旗号不是登州镇吗?”多铎不解地问道。

    “一定是明国朝廷给这王瑞升官了。你也不想想,除了这莱州贼的王瑞,哪里还有这样胆大包天的明军!只有这莱州贼,只有这王瑞,才会这样视我大金勇士于无物,前来野地浪战。快,你去后阵,组织奴才们小心应对!这莱州贼可不是好惹的。”多尔衮耐心地解释道。

    “啊!”一听多尔衮说来的明军是莱州军,多铎也吓了一大跳。

    莱州军他是没有直接面对过,但莱州军的火枪火炮,他可是见识到了。多少生龙活虎的旗中勇士,就那样在眨眼之间,便被莱州贼用火枪火炮打死了,甚至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看着多铎带人打马往后阵赶去,多尔衮的心情总算平静了不少。他这才叫过一个牛录章京,吩咐他前去给黑孩报信。

    满虏的军纪残忍,多尔衮也不想自己落一个擅自逃跑的罪名。要知道,黑孩可是很善于抓人小辫子。而且他一旦抓住别人的小辫子,那就会把那人往死里整。多尔衮可不敢去惹自己这个极端奸诈腹黑的四阿哥。

    “大人,属下带骑兵营去冲一冲吧!”汤效先见到在两白旗的满虏正在后撤,便兴奋地跑过来向王瑞请命。

    “不!咱们的骑兵人数还是太少。要是被满虏回头咬上就麻烦了。”王瑞摇着头道。

    “嗯,大人说得有理。如果和满虏混战在了一起,咱们炮兵营都没法支援你了。大人,还是让咱们炮兵营来打这个头阵吧!”炮兵营的营官刘玉书也跳出来请战。

    “哦。”王瑞举起望远镜向两白旗大军布阵的方面望去,只见近两万的两白旗甲兵正在有条不紊地往固安北门方向撤去。

    他们两翼各有两个千人队的精锐骑兵戒备着,没有露出任何让人觉得有机可趁的破绽。

    “看不出,这两白旗的军容还真的不错。算了,玉书!等你架好炮,他们都撤远了。以后有得你打的。”王瑞微笑着道。

    “哥,那现在哪门办呢?”秦小靖歪着脑袋,用一副迷妹的表情望着王瑞。

    “哪门办?哈哈,凉拌!走,咱们也往北门去!老子今天就在北门扎营,看他狗日的还敢不敢再来攻城!”王瑞豪气干云地挥着大手道。

    静止的大军象一条沉睡的巨龙,瞬间又被王瑞唤醒,再次轰隆隆地直往固安北门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