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枪打“兔子”
    “阿玛!探马回报,其它各门已经开打了!”豪格提醒黑孩道。

    “好吧!我们也开始。”黑孩黄台吉眺望着固安北门城楼,神情坚定地吩咐道。

    六个牛录,总计三千余人,在索尼鳌拜这两个悍将的率领之下,推着简易的盾车,扛着粗糙的云梯,开始浩浩荡荡地向着固安北门进发。

    不得不说,处于上升期的满虏强盗武装集团很善于研究学习对手,并且能很快地针对对手的状况作出战术上的调整和改变。

    他们前进到离固安城墙大约两里路时,便远远地散开队形,采用类似后世“散兵线”的战术前来攻城。

    “我操满虏的妈!真他娘的狡猾,都知道散开躲咱们的火炮了!”徐福身边一个队长很是愤恨地骂道。

    “哈哈,没办法了?有句话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有对策,老子更有对策!老子现在就怕他们不来。”

    徐福轻蔑地看着阵形散得极开,仿佛有上万人的两白旗攻城部队,不屑地评价着自己的敌人。

    “王大人一贯教育我们,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都过来,听老子安排。”

    徐福调侃完满虏后,开始叫过协助守北门的几个军官,很是细致地一一叮嘱安排。

    在莱州军做着战斗准备时,两白旗的三千余满虏甲兵也越走越近。只见固安北门外旌旗蔽野,尘土遮天,擂鼓呐喊的声音一直传到十里开外。

    黑孩远远地看着自家军队的雄壮声威,痴肥的胖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心中十分满意。

    “还是汗阿玛英明!咱们散开了队形,莱州贼果然无法放炮了。”豪格谄媚地笑着,给黑孩送上了一个大大的马屁。

    “冲呀,冲!”,“散开了冲!莱州贼打不了炮。”索尼和鳌拜大喊大叫着,为胆战心惊的满虏兵打着气。

    自从对上莱州军这些时日以来,满虏的各个旗各个牛录都有死人,当然两黄旗也不例外。

    而且这死的人,不再是以前不熟悉的某某某,而是昨天还在和你吹噓他杀了多少汉人的傻二愣子。

    因此,现在的满虏兵,已经在心里对莱州军产生了深深的恐惧,几乎达到“闻莱色变”的地步。

    “哦,真的没有打炮也。”战战兢兢向着固安北门前进的满虏兵们,开始感觉“小确幸”,仿佛又回到了对阵其它明军的好日子里。

    “砰!”七零八落散得极开的满虏兵刚进入八十步内,城墙上莱州军中枪法好的士兵便开始了“打兔子”。

    对!咱们的固安守将徐福徐主官就将这个战术称之为“打兔子”。

    就是挑出枪法好的士兵来,利用“二八式”火枪远超弓箭射程和居高临下的优势,以小组模式对冲过来的零散满虏进行狙击。

    具体做法就是,三人一组,一人射击,两人装弹。让枪法好的那个射击手,可以随时随地拿起枪来,快速而又轻松地打“兔子”。

    “砰、砰!”,“砰、砰、砰……”固安北门城墙上清脆的枪声连绵不断地响起。虽说不能百发百中,但也是十不漏八,给了攻城的满虏兵们不小的杀伤。

    基本上只要进入八十步内,城墙上莱州军的狙击就开始了。

    徐福的这个“神枪打兔子”的战术,让冲过的满虏兵们绝望无比。

    因为以弓箭的射程,在这个距离根本射不到城墙上,但是莱州军的火枪却可以给城下的人致命的杀伤。

    “砰!”勇娃一边一枪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巴牙喇撂倒,一边头也不回地随手拿起一把装好弹的枪。

    “大刚,我打中几个了?”勇娃问后面装弹的同伴。

    “又问!十一个了!”这个叫大刚的同伴不耐烦地回话道。

    “狗剩儿!老子打中十一个了!你要欠老子一顿酒了!什么时候还上?”

    勇娃闻言后,兴奋地冲着不远处的另一个射击手大喊大叫。仿佛他已经赢定了。

    “十四!”狗剩儿大喊一声,猛地扣动了扳机,子弹砰的一下便钻进了城下一个披甲兵的额头里。

    这个满虏连叫喊都来不及叫一声,就直挺挺地倒了下,把自己丑恶的贱命扔到了黄土里。

    “憨勇娃!别给老子分神,专心打!都比人家少好几个了!”大刚不客气地翻着白眼大声吼道。

    这一幕并非只出现在勇娃和狗剩儿这里。好几组争强好胜的莱州军狙击小队,都私下打了赌,要赢对方一顿酒肉。

    “索尼!怎么办?勇士们冲不过去哦!总不能这样光挨打,不还手吧?”

    看着己方的甲兵象可怜的兔子一样被莱州军一一点名,饶是鳌拜这样神精大条的人,也一样快要崩溃了!被动挨打,实在太让人觉得憋屈了。

    “吹冲锋号!冲过七十步距离,就马上放箭!”索尼总算想出了一个应对之策。

    “哞、哞、哞!”满虏低沉苍凉的牛角号猛地吹起,散布在固安北门外的攻城甲兵开始疯狂地往城墙方向冲去。

    “妈的,这两黄旗的满虏兵还真是顽强呢。”徐福骂骂咧咧地放下了望远镜。

    “全体预备!准备齐射!”徐福果断地下达了准备齐射的命令。

    “嘟!”顺着一声哨音,城墙上所有的莱州军士兵都拿起了手中的“二八式”步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城下冲锋的满虏兵。

    “放!”徐福将手中的顺刀猛地劈下了下去,首轮齐射轰的一下打响了!

    “射!”几乎就在同时,鳌拜也发现了城墙上密密麻麻探出头来的莱州军士兵。

    “轰!”,仿佛没有一点时间间隔,一千多支火枪便野蛮地轰了下去。

    “啊!”,“呀!”,顺着一片痛苦的尖叫声,冲在最前面的五百多个满虏甲兵几乎在瞬间被一扫而空。只留下遍地的残肢断臂,以及哀求救命的叫喊声。

    “该死的莱州贼!”亲眼目睹了己方勇士的惨死后,鳌拜气得心胆裂,恶狠狠地骂了一声。

    只能挨打不能还击的战斗,实在是让他十分憋屈。汉人!你们就不能拿了刀枪,来面对面地刀枪见血吗?

    我呸!如果我们的王瑞王大人知道鳌拜此时的心情,他一定会笑着说:“白刃相拼嘛,老子当然不会怕你们!不过,为了杀你们这些猪狗有点效率,老子还是觉得火枪火炮来得干脆一些!”

    不过,满虏也不是全无还手之力。在冲进八十步距离后,也还是有两百多支羽箭向着固安北门城墙拋射了出去。

    “嗖、嗖、嗖”虽然绝大多数箭支由于离得太远,还没摸到城墙就软软地飘落了下去,但还是有几十支羽箭划着完美的拋物线射到了莱州军火枪兵的队列里。

    不过,这些强弩之末的轻箭,对于人人披甲做莱州军士兵而言,就是一个“然并卵”。除了四个运气实在不好的倒霉蛋被射中了手臂外,其余人等却没有受到半点损伤。

    还攻不攻?正当鳌拜和索尼不知所措时,后面中军大阵的退兵号令却意外地吹响了。

    神马情况?鳌拜和索尼都有点疑惑不解:这完全不是大汗的作战风格嘛!怎么这么快就要退兵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