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奇葩的战事
    固安其它几个城门的战事,就比南门更为奇葩一些。

    嗯,你没有看错。满虏把这攻城掠地,以死相搏的战争,活脱脱地弄成了一衬唐的儿戏。

    先说东门这边吧,固安东门是由何汉军担任的守卫指挥官。而攻城的,则是两蓝旗的阿敏和莽古尔泰。

    虽然东门城墙上守城的人数不少,但作为中坚砥柱的莱州军士兵人数还是太少。如果满虏真要不管不顾地往死了攻城,可能还真会让何汉军喝上一壶!

    不过,因为来的是各怀心思、相互看不惯的莽古尔泰和阿敏,事情就变得十分吊诡。

    何汉军担心的一拥而上,拿人数血拼的攻城战并没有出现。相反,这两个大贝勒讨价还价之后,最后说定:每个旗各派一个牛录,合计一千余人,先行试探攻城。

    谨慎的何汉军在两蓝旗刚进入八十步内,就直接来了三轮不间断的齐射。

    无数威力巨大的钢弹钻进了这些满虏甲兵的身体里,不停地翻滚撕裂着,堪堪将固安东门城墙外八十步的距离,变成了一个铺满尸体和残肢断臂的修罗地狱。

    首发攻城的一千余人,在扔下四百多具尸体和一百多个伤兵后,直接灰头土脑地撤了回去。

    “这固安明军的火器太厉害了!”莽古尔泰铁青着脸说道。

    “是呀,这城还怎么攻?”阿敏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人,和莱州军打了几次交道之后,终于知道莱州军是如何恐怖的一个存在。此时面对又一次巨大的惨败,已经没有了一丝攻城的心气。

    阿敏看向莽古尔泰。莽古尔泰面露痛苦地摇了摇头,半晌才翻着白眼道:“还不是你们要打!我和大贝勒早劝过老八了,这伙莱州军惹不得,惹不得!你们偏不听。”

    “哎!轮流上吧。队形散开些,别离城墙太近。这莱州军人数不多,想来还是不会出城来攻击的。”

    阿敏取下头盔,抓了抓长出很多短发的头皮,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妈的!光一轮进攻就损失了五百来人,不打个屁呀!谁真打谁他娘的是傻瓜。

    “哦!”莽古尔泰不露声色地瞄了阿敏一眼,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假打嘛,做样子嘛!谁不会?互通了声气的两人脸上终于又有了一丝笑意,当即叫过几个心腹牛录章京,附耳对他们低声交代了一番。

    镶蓝旗的阿拉克塔正要带着两个牛录的满虏兵出发时,固安东门城墙上突然远远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喊话的正是想出“吼退敌寇”这个所谓妙计的何汉军。

    “正蓝旗的勇士们!你们的主子莽古尔泰,是你们老汗最心爱的儿子。你们这大汗之位,黑孩坐得,你们莽古尔泰主子也坐得。你们快退回去,不要来攻固安城!咱们莱州军的战力,你们都看到了,不死人,你们是打不了的。”

    “你们正蓝旗的人打没了,莽古尔泰的死期也就到了!你们实在不愿意退,那就来做做样子就行!只许喊,不许走近城墙五百步!咱莱州军的火炮可不是吃素的!”

    何汉军话音一落,正蓝旗甲兵中,顿时发出一片嗡嗡的低语声。莽古尔泰闻言后,脸色也由红转白,神情复杂不已。

    阿敏还正在想莽古尔泰该如何应对呢,何汉军针对他的喊话又开始了!

    “二贝勒阿敏,你的阿玛,你的兄弟,都是被老野猪皮所杀!你不要再给老野猪皮的子孙卖命了!如果你手下的旗丁打没了,等待你的,一定是被圈禁被杀的下场!”

    “你要不愿意配合咱莱州军做样子,你就来打!老子看你有多少人命来填!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吧!镶蓝旗的勇士们,不要再给黑孩这个王八蛋卖命了!”

    “二牛,给老子一碗水!渴死老子了。”何汉军总算一口气把话喊完,接过黄二牛递过来的水便咕噜噜地灌了下去。

    “何百总!你这喊话有用吗?”黄二牛一副看不明白的表情。啥时候穷凶极恶的满虏这样吼就能吼退了?

    “老子怎么知道?反正老子都喊完了。”何汉军大大咧咧地道。

    很快,出乎黄二牛意料的闹剧出现了。

    两蓝旗轮流派出两个旗,人员散得极广,杀声震天地冲来攻城了。不过,每一支队伍冲到离固安东门一里多远时,就莫名其妙地停下来了!

    然后,喊打喊杀地吼上一会儿,就退回本阵。接着,又换另一个旗的人来。如此周而复始。

    两蓝旗开初两轮“假攻城”时,莱州军还很紧张,何汉军也下令士兵列队戒备。鬼晓得这些满虏是真打还假打呢。

    不过,经过这样两轮闹剧之后,何汉军终于弄明白了:咱们喊话起了作用啊!

    “哈哈哈!有趣。传令!放下枪,都给老子用嘴巴骂!骂他娘的满虏鬼子!”

    何汉军很配合地下达了骂人的命令,和两蓝旗的满虏一起演出这衬唐的奇葩大戏。

    此战之后,何汉军每次和人喝酒时,都忍不住要把自己的这个壮举拿出来吹上一番。

    不过,让他沮丧的是,这样一个真实的战事,竟然没有一个人肯相信。

    什么嘛!你个何大棒!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满虏又不是你的乖儿子,会这么听话吗?

    如果说何汉军等人在固安东门经历的这场战事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那么李仁军在西门对阵两白旗的经过,则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因为前来进攻固安城西门的两白旗军队,压根儿就没有进入可以发起进攻的距离内。

    他们除了派出几十个骑兵装模作样地在几百步外叫骂了一番外,便再也没有其他实质性的行动了。

    而且这几十个骑兵散开的范围还特别的宽,方圆好几丈内才有一骑人,就是用迫击炮打,都打不了!因为炮击的精度根本不可能那么高。

    再说你一开炮,他人马又少又散得远,打马就跑了。你还怎么打?!

    “妈的,多尔衮和多铎这两个狗娘养的,真是狡猾得很!”李仁军被多尔衮的小把戏弄得很伤脑筋,恨恨地骂了起来。

    他倒是很希望满虏兵象蚂蚁似的蜂涌而来。先用迫击炮轰,再用火枪齐射,最后一通手榴弹招呼!

    可是,除了打不着的零零星星几十个骑兵外,两白旗派出来攻城的一千多人,就那么小心翼翼地停在了两里之外。

    不过,他们也不是什么都不做,他们直接用嘴巴和西门的莱州军展开了一场骂战!

    “莱州贼!胆小鬼,出城来!”,“汉狗,出来!跟你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一些粗鲁的满虏兵乱哄哄地叫骂着,就是不肯再往前一步。

    “妈的,这打的什么仗?嘴仗吗?命令,全军开骂!”李仁军被多尔衮弄得简直哭笑不得,他也下了个奇葩的军令。

    不过,黑孩和豪格亲领的两黄旗则表现出了一定的战斗力。几千名满虏兵,前后分成三拨,向固安城北门发起了绝死的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