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吼退敌寇
    “阿玛,这股明军实在太妖孽了!”

    岳托一脸失魂落魄的神色,跳下马便跌跌撞撞地扑了过来。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从发起进攻到撤退,仅仅两刻钟的工夫,自己手下的四个牛录便被一下子干掉了七百多人。

    七百多人!相当于他四个牛录所有甲兵的三成。巨大的损失,仿佛一刀割掉了岳托一大块心头肉。

    “哦!现在知道了!?”代善表情淡漠地扫了岳托一眼,心里道:知道厉害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阿玛!那还打不打?”岳托着急地追问道。他是真的被打破胆了,很是担心自己又被当成炮灰.派了上去。

    “打!怎么不打?不但要打,还要大打猛打,打出我两红旗的声势来。”代善脸上露出老奸巨滑的微笑。

    “啊!”岳托听他这么说,本已被吓掉了一半的魂,差点就要下没了。该不要又叫我去吧?

    “没出息的东西!不用你去。硕托、萨哈璘,你们过来,阿玛我有事情向你们交代。”

    代善厌恶地白了岳托一眼,叫过另外两个儿子,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

    很快,硕托、萨哈璘便各自带着三个牛录,总计人数近三千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杀呀!”,“冲呀!”,“杀汉狗呀!”硕托两兄弟带着这帮两红旗的满虏甲兵,一边向着固安南门冲去,一边老远就大喊大叫着自壮声威。

    尼玛,你是这是去打仗吗?还隔着四里多路呢。这大老远的就大喊大叫,能起个毛的作用呀。

    岳托心中一阵腹诽,偷眼望向自己的阿玛大贝勒代善,却见代善正捋须微笑,似乎对这两个傻弟弟的指挥十分满意。

    岳托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把自己的疑问压在心底。就这样,在岳托的困惑之中,硕托和萨哈璘两人带领的满虏大军,就这样张牙舞爪地冲到了离固安城两里的距离。

    “杀呀!”,“攻占固安城呀!”,“杀汉狗呀!”近三千人的军队乱哄哄地叫喊着,声势造得极大,在固安这种平原地带,哪怕是五六里之外,也能听到这边的动静。

    “二哥!离固安南门只有两里远了,还往前吗?”萨哈璘转头问同父异母的哥哥硕托。

    硕托是代善的嫡福晋李佳氏所生的次子,不过他却和哥哥岳托很不对付。原因嘛,完全是因为争风吃醋。因为他也和岳托一样,很是喜欢自己阿玛的侧福晋哈达纳喇氏。

    不过,哈达纳喇氏却更喜欢高大威猛的岳托。自从有日发现岳托从哈达纳喇氏房间里衣服凌乱地匆匆而出后,硕托便对自己这大哥恨之入骨。

    萨哈璘就不同,他一贯便爱跟在硕托的屁股后,说是唯硕托马首是瞻也不为过。

    “再往前走半里。咱们还是把样子做足。不过,你跟在二哥身后,别到前面去,这莱州贼的火炮可没有长眼睛。”硕托耐心地叮嘱着这个弟弟。

    是该叫弟弟吗?硕托在心里有时又把萨哈璘当成自己的儿子。

    自从在代善的侧福晋哈达纳喇氏那里碰了壁后,硕托便把目标转向了继福晋叶赫纳喇氏,而且还顺利地将她勾到了手。

    这叶赫纳喇氏老虽然老点,不过那股子骚劲,却给硕托带来了很大的快乐。

    而萨哈璘,正是叶赫纳喇氏所生的儿子。所以,硕托对他便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

    哇塞,满虏这家庭关系真是混乱无比!

    就这样,这股进攻固安南门的满虏大军,又这样声势浩大地往固安南门冲了小半里。

    “停!全军戒备!防止明军出城。”硕托看这距离到城墙只有一里半了,当即下令全军停止前进。

    “杀呀!”,“杀汉狗呀”两红旗的三千来人,就这样吊诡的停留在固安南门的一里半外,大喊大叫着,要攻克城池。

    “李营官,这帮狗娘养的满虏,怎么都停下来不走了呢?要不要打它两炮?”炮兵营的张扬见此情景后,抓着脑袋困惑不已。

    你丫的要攻城,你就过来攻啊!你停在一里开外算怎么事?

    光凭吼,就能吼垮城墙吗?只听说过盂姜女哭倒长城,没听说过吼倒长城的啊。

    “好!打他娘的两炮!一炮打这股满虏的前阵,一炮打后阵。打准点!”李正浩下令道。

    “好!让这什么两红旗的满虏也知道知道咱们炮兵的厉害!”张扬兴奋地领命而去。

    “啾、啾!”,半刻功夫之后,两枚迫击炮弹冲天而起,带着极为瘆人的呼啸声,一前一后分别扎入两红旗攻城队伍的阵列里。

    “轰、轰!”两声炮响之后,十多个满虏甲兵就这样无助地丢掉了狗命,连固安城墙的毛都没摸到一根!

    “二哥,怎么办?”萨哈璘有点紧张地靠到硕托身边,仿佛这样可以给自己带来一点安全感。

    “别怕!叫奴才们都散开些。”硕托定了定心神,吩咐身边的巴牙喇甲兵赶快去四下传令。

    就在满虏散开应对时,李正浩也正在城墙上得意地安排:“大嘴!拿那个喇叭给老子吼!能不能把这股满虏吼回去,就看你小子的了!”

    “李营官,这么吼能有作用吗?”这个有着“大嘴”称号的伍长很是疑惑:老子又不是燕人张飞,一吼就可以吼退一万曹兵。

    “有用!老子说有用就有用!叫你说的,都记住了吧?”李正浩又叮嘱道。

    “报告李营官,记住了。”大嘴行了一个军礼,吃力地拿起一个粗糙的铁皮喇叭架在城垛上。

    “嗯、哼!”他清了清嗓子,对着喇叭囗开始大喊了起来:“两红旗的勇士们!你们的主子,代善大贝勒!是你们老汗的长子,最有资格继承汗位!你们不要来给黑孩博列卖命!快快退回去!”

    “如果不能退回去,那就来做做样子!都不许挽弓搭箭,只许慢慢往前走,走到离城墙一里远就退回去!然后再回来。谁也不许超过一里!超过了一里,我们就要开炮了!”大嘴咂了咂,终于将所有的话一口气喊完。

    “这些汉狗说什么?”,“对呀,大贝勒最该继承汗位。”攻城的两红旗甲兵交头接耳地发出一片嗡嗡声。

    “不用搭箭!射不了这么远。冲,给老子往前冲!”硕托很快打定了主意,决定还是继续做做样子。

    嗯,这可不是守城明军喊话所起的作用,实在是因为代善这个老狐狸,在硕托和萨哈璘出发时就早作了安排。

    于是,两红旗和莱州军这形同“过家家”似的攻防大战,就这样轰轰烈烈地在固安南门上演了!

    “哈哈!这仗打得,太他娘的狗血了!”固安南门上的莱州军士兵如同看了一筹戏,眉开眼笑地开心不已。

    “李营官,这些满虏还真听话啊!不知其他几个城门咋样了?”张扬笑着说道。

    “谁知道呢。”李正浩摇摇头说道。他也觉得今日的事甚为好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