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败军之将
    “传令!往预定距离开炮!来攻城者,就是敌人!”

    徐福狠狠心,还是下达了命令。他不是万能的神,能救得城墙下的一万多人,已是莫大功德了。

    在咱们王大人的手下做军官,可不允许作圣母婊。在王瑞这个穿越者看来,这大明所有的人都是要死的。既然是要死,那就去为民族崛起做贡献吧。

    “啾、啾、啾!”,“啾、啾、啾……”几十枚迫击炮冲天而出,首先重点关照的便是跟在大明百姓身后的镶蓝旗满虏兵。

    “轰、轰、轰……”一枚枚的迫击炮弹在满虏甲兵的队列中次第炸开,钢铁弹雨四下飞溅,纷纷钻进这些满虏的身体里。

    只一轮炮击,镶蓝旗满虏甲兵便被炸死了超过一百多人。妈蛋,这还是明军打的那种大铁蛋吗?

    “冲!”,“快冲!”,“汉狗的火炮打得慢,冲过去就赢了。”一些战阵经验丰富的巴牙喇甲兵们,大呼小叫着鼓舞着士气,同时又用重箭对着前面的大明炮灰百姓一通招呼,逼着他们冲在最前面去挡子弹。

    可是出乎满虏意外的事再一次发生了,这些满虏兵刚踩着同伴的尸体往前冲了几丈远,莱州军的第二轮炮击便又再次打响了!

    “嗵、嗵、嗵……”的炮弹爆炸声仿佛是死神吹响的号角,不断地收割着满虏罪恶卑劣的生命。又是一百多满虏倒在血泊之中。

    不过,凶悍的阿敏并没有让镶蓝旗的甲兵停下来,他和其他的满虏头子一样,不死上上千人,是体会不到莱州军恐怖的射程和射速的。

    事实证明,阿敏这个位列二贝勒的悍将,也并没有比多尔衮豪格等其他人厉害多少。在他的督促之下,镶蓝旗的甲兵们象其他旗死掉的人一样,飞蛾扑火般地往固安城门方向冲来。

    “嗵、嗵、嗵”,“嗵、嗵、嗵……”,莱州军的迫击炮仿佛没有停顿一样,下雨般地泼洒到镶蓝旗甲兵的冲锋队列之中。

    炮弹的爆炸碎片撕裂着满虏兵的身体,冲击波炸起一片血雨,残肢断臂被抛到灰蒙蒙的天空中,整个镶蓝旗的冲锋阵地如同一个修罗地狱。

    “主子!咱镶蓝旗的勇士战死八百多人了!撤下来吧!”都克塔理冲到阿敏马前报告道。

    “什么?八百人!死了这么多吗?”阿敏闻报后大吃了一惊,两只牛眼瞪着溜圆。

    都克塔理正要回话,另一个心腹阿拉克塔又从前面打马飞奔了回来:“主子,不能再打啦!再打,咱镶蓝旗的勇士都要死光啦!”

    “这股明军的火炮为什么不停?”阿敏紧皱着眉头问道。

    “是呀,主子,这莱州军的火炮不会停,打得比射箭还快。快撤下来吧!再冲,勇士们都会死光的!”都克塔理哭丧着脸叫喊道。

    “主子,这莱州军的火炮不会停,打得快,其他各旗肯定是知道的。咱们还是先撤下来吧!”阿拉克塔也觉得这里面有古怪。

    “好吧!让勇士们先撤下来吧!”阿敏终于无奈的答应了。

    阿敏本来是心高气傲的以为其它各旗打仗不行,所以才会在这股莱州军面前吃亏。他还想着好好教训一下这股可恶的莱州军,好在其它各旗面前装装逼呢。

    可是,人算不是如天算,他还是一样的被打败了!而且由于其它各旗和莱州军打过仗的人,比如多尔衮豪格等人,没有向自己说明这股明军的情况,还害得自己吃了一个大亏!

    他娘的,这帮奸滑的小东西!没有一个好鸟!

    “主子!那些汉人百姓呢?怎么办?”都克塔理又问道。

    “给老子杀!杀不了的,就不管了!”阿敏不耐烦地回答。他现在蛋疼得不得了,那里还有心思去管这些作为炮灰的汉人百姓。

    不得不说,阿敏这个仓促的命令,客观上饶了前面很多汉人百姓一命。

    见识到莱州军恐怖的火炮威力,又亲眼目睹了同伴的惨死之后,得到后撤命令的满虏兵完全没有任何心思去管前面的这些可怜的大明百姓。

    跑吧!再不跑莱州军的炮弹可又要落下了!

    这些炮弹爆炸后,可不比以前见到的实心弹,它们的威力实在太大了。不管你穿几层甲,照样把你炸成肉块碎片,就是要做成肉丸都不用再切碎!

    镶蓝旗的满虏在莱州军疯狂的炮火打击下,开始惊慌失措地如潮水般退去,留下一地的断胳膊断腿。

    不过逃跑的路途并不安生,莱州军的火炮仿佛象长了眼睛,追着逃跑的镶蓝旗甲兵的退路而去。又在满虏撤退的一里多路上,狠狠地干掉了好几百人。

    “停止炮击!指引逃过来的百姓往左边去!”徐福看着炮击的战果已经很小了,当即下令停止炮,同时开始接应最后一拔逃过来的大明百姓。

    为了避免满虏鞑子混在百姓中过来赚城,也为了减少百姓自相踩踏造成混乱,徐福下令,让这拨百姓往城门左边引去。

    又一轮甄别清查,开始在固安北门左边城墙下上演。和前一拔百姓一样,这些百姓中没有一个满虏奸细。

    这个情况让徐福很是不解,不是说满虏很善于用间吗?怎么就不派点奸细夹杂其间呢?

    这个事说来,还是因为我们的王瑞王大人太将满虏高看了。不管王大人同不同意,他还是受到了后世那些满虏奴才专家学者的胡说影响。

    我去!满虏那些粗鄙的招数,对付大明那帮又蠢又贪婪的明军将领还行。对付莱州军嘛,那就呵呵!他们压根儿就不敢用。

    真当满虏用间象后世电视上演的谍战啊?拉倒吧,不过就是送金银,拉拢腐蚀,假扮明军而已。

    当然,满虏这样一个还处于野蛮的奴隶制状态下的强盗集团,能做到这些,也是相当不错的了。咱得客观不是!

    “老八!这股明军的火炮实在是太厉害了!”阿敏得悉镶蓝旗伤亡上千人之后,心头如同被人挖去了一块肉,很是失落地向黑孩报告道,脸上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骄横。

    “嗯!这莱州军才是我大金的心头大患呀!收兵回营吧,咱们议议该如何打这固安!”黑孩点点头,深以为然地说道。

    其他的各旗旗主贝勒见到阿敏灰头土脸地回来,虽然表面上显得很是伤感,其实内心深处都乐开了怀!

    让你丫的装逼!你真当莱州军是其它的明军?是那么好打的?

    这些各怀心思的满虏头子们,莫名地开始庆幸起阿敏打了败仗吃了大亏的事来。现在大家终于拉平了,都他娘的是败军之将!

    “回营!中军大帐议事!”黑孩没好气地扫了一眼这些没出息的兄弟子侄,径直拨转马头往营内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