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血性男儿
    “杀!”毛狗一声暴喝,从侧面将手中的大刀拼命向络腮胡子满虏劈了过去。

    “去死吧!”络腮胡子满虏兵狰狞地一笑,猛地将身前的女子向着毛狗大刀的方向推了过去。同时,他举起手中的顺刀,就要杀掉眼前这个敢来偷袭自己的汉人青壮。

    “啊!”顺着女子一声惨烈的大叫,毛狗用尽全身力气的大刀劈开了她的脖子和胸膛,立时死得不能再死了。

    女子迸射而出的鲜血溅到毛狗的手上脸上,还带着一丝温热,毛狗目瞪口呆地愣住了!

    我杀人了9是杀的汉人女子!自责的念头冲进毛狗的脑海。

    “杀!”络腮胡子满虏转过身,飞快地一刀向发愣的毛狗砍来。

    “去死!狗鞑子!”就在络腮胡子满虏挥起大刀的瞬间,大牛的长茅象毒蛇一样从斜刺里钻了过来,“扑哧”一声扎进了他的肚子里。

    络腮胡子满虏手一软,大刀软软地掉在了地上,他本人也倒了下去。

    “死鞑子!”大牛将络腮胡子满虏抵在地上,手腕大力一扭,将敌人的肠子心胃撕得稀烂。

    “妹子,妹子!”毛狗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泪流满面地抱起倒在地上的女子,伤心地叫喊了起来,仿佛这样可以将死去的女子唤醒。

    “人死不能复生!毛狗,走!”大牛冲过来在毛狗身上拍了一肩。

    “我杀错了人!”毛狗抬起满是泪水的一张黑脸,脸上满是自责的神情。

    “那就去杀鞑子给她报仇!走!”大牛一下子把毛狗拉了起来。

    “杀满虏报仇!”毛狗心神终于坚定了下来,提起手中的大刀,和大牛一起,又向另一个满虏鞑子冲了过去。

    无数的汉子拿起莱州军扔下的刀枪,不管不顾地和满虏鞑子撕打在一起。虽然他们没有学过武艺,没有过战阵厮杀的经历,但手中的刀枪仍然给了他们勇气和自信。

    他们笨拙地挥着手中的刀,却没有劈中眼前的满虏鞑子,甚至还被满虏杀死杀伤。但还是有更多的汉人男子拾起同伴掉下的刀枪,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惨死的亲人面容浮现在很多人的眼前,血仇之怒让他们满脸通红。手持钢刀勇向前,不信鞑子比钢坚!

    虽然这些满虏兵战力强悍,但仍然架不住这蚁多咬死象的节奏,这些疯狂的汉子用刀劈用枪刺,不断将落单在百姓中的满虏鞑子一一杀死。

    当然,这些没有经历过战斗训练,只凭着一股血气之勇作战的百姓也在这种混乱的拼杀中死掉了不少。

    “好汉子!”,“血性男儿!”城墙上的莱州军和协防的青壮都给城下的人叫起好来。

    “砰、砰、砰!”随着莱州军神枪队员不断的射击,加之城下青壮们的血勇反抗,场面很快被控制了下来,除了一小半百姓往满虏大营方面逃去外,有超过一万多人涌到了固安城墙之下。

    反抗,让他们活命了!

    后一时空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总是拿昆明惨事、西域七五惨事来证明汉人没有血性。但真正没有血性的,恐怕是信奉西方犹太人主义的某邪恶组织吧。

    我大汉民族,挺立千秋,何时少了慷慨赴死之人?

    “好!给我一起喊,让城下的人保持秩序,不要乱走动!”徐福马上作出了应对的安排。

    一队队的莱州军士兵开始在军官们的带领之下缒下城去,将混乱的百姓编成一排一排。同时通过让人摘帽子,问话等方式,对所有人进行初步的甄别。

    如果百姓没有救到,却把满虏奸细接应进了固安城里,那可就悲催了!

    因为王瑞从后世的文史资料中了解到,满虏和明军作战时,一贯很爱用奸细二鬼子趁乱赚城。所以离开固安时,他便将满虏可能用的攻城诡计都和徐福讲了一遍。

    所以细心的徐福并没有立即将城下的百姓接进城,怎么说,也得先甄别清查一番才行!

    “这守城的明将不简单!”黑孩看着逃跑回来的百姓以及夹在其中的满虏甲兵们,眉头皱得更加紧密。

    “二贝勒,你的镶蓝旗昨晚打得不错,等下就由镶蓝旗的勇士们驱赶这些汉狗去攻城吧!”黑孩转头对一脸骄横的阿敏吩咐道。

    尼玛!其它各旗都吃了不小的亏,死伤了不少的人,怎么说也该你镶蓝旗上了吧?

    “对、对、对9是先让镶蓝旗的勇士们先去给这股莱州蛮子一点教训!”多尔衮也咐同道。

    “好!咱就教教老十四如何打仗!哈哈!不过,等下打开了这固安城,可要让咱镶蓝旗的人先进城。”阿敏知道这场硬仗免不了,轻蔑地哈哈大笑着提了个条件。

    “好!打开城门后,本汗给镶蓝旗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封刀!”黑孩毫不客气地开出了空头支票。

    没有人不明白封刀的意思吧?就是定下随意烧杀抢掠奸银的时间,到某个时间结束的意思。

    如果有被蚂蛚猪义蒙蔽的****团结婊们不明白,那您把他们扔去满虏大屠杀的扬州,他们无论如何也会懂了。

    “好!我听老八的。咱镶蓝旗先上!”阿敏在众人幸灾乐祸的眼神中,大大咧咧地答应了下来。

    满虏八旗内斗残忍,各旗实力一直维持着一个恐怖的平衡。不过这次入关后,多尔衮的正白旗、以及黑孩直领的两黄旗损失都很大,如果不拿阿敏的镶蓝旗去拼一把,满虏的力量格局就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了。

    “冲!”,“不冲的就去死!”镶蓝旗的甲兵和弓箭手恶狠狠地喝骂着,驱赶着逃回去的大明百姓往固安北门而去。

    “啊!”一个女子饿得浑身无力,刚停下脚步,想要喘口气,便被一个白甲兵一箭钉在了地上。

    “妈呀!”,”救命呀!”这些可怜的百姓哭喊着,艰难而又麻木地向着固安北门走。

    “老徐!这些没人性的满蛮又驱赶百姓过来做炮灰了!”李正浩恨恨地咬着牙道。

    “哎!这是他们的命!传令大家一起喊!让他们和满虏拼命!血性男儿,要死也要站着死!”徐福在辽东见多了惨事,心变得有些硬。

    他已经想法设法救下一万多人了,对于这些刚才逃回去的百姓,他也无能为力!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乡亲们!转过头去!跟这些满虏拼了!”,“杀光满虏!”城上的莱州军大声呼喝着,鼓舞着这些被满虏逼迫的百姓去拼命。

    这倒不是徐福没有人性,在如此生与死的战场上,可容不得白莲花的圣母婊!

    “死满虏,老子和你们拼了!”一个绝望的声音大叫了起来,一个精瘦的年轻男子义无反顾地转身向着后面押阵的镶蓝旗甲兵冲了过去。

    “嗖、嗖、嗖!”五支弓箭同时射中了他的胸膛和肚子,他口中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缓缓地倒了下去。

    “好汉子!血性男儿!”徐福握紧拳头,挥着手赞叹道。

    不过,随着十多个转身拼命的百姓被满虏射杀后,作为炮灰的百姓队伍在经历短暂的停顿,又再次慢慢向着城墙之下走来。

    徐福和李正浩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都摇起了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