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蚁附攻城
    寅时未过,炮轰敌营的第二支夜袭队就平安归城了。

    在听了李仁军和张扬的战况简报后,徐福和李正浩都高兴得两眼放光:“好c呀!这顿大餐满虏鞑子一定爽死了!”

    “大人,学生这下算是合格了吧?这样,打退满虏进攻后,小弟作东,顺发楼,不醉不休。嗯,还要去怡红院叫上五六个红牌,与各位兄弟玉床大战一晚!”

    慕容玉刚刚亲身参与了莱州军一次痛快淋漓的夜袭,此时心中满是投笔从戎的豪情,一门心思地想要加入莱州军。

    “哈哈!这个主意不错。不过这能不能加入我军,还得我家主公说了算!但是,本官可以给你引见的。”

    徐福哈哈大笑着,甚觉此人有趣。至于青楼嘛,他可是早就想去见识见识了!

    一旁的李正浩、张扬和李仁军等人闻言后,也是满脸喜色,简直比今晚夜袭成功还要爽上三分。糖果炮弹嘛,慕容公子,来多三打!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还得等打退城外的近十万满虏大军才成。

    此时的满虏大营,已是一片混乱。乱跑的战马,仓皇逃命的士兵,燃烧的帐篷,充斥在满虏大营面对固安方向的大半个兵营。

    好在听到炮声的黑孩(黄台吉)及时强力介入,作出了各旗固守本位,并派出四支千人队的骑兵手持火把四面警戒的正确决定。

    经过精锐巴牙喇营的强力弹压,外加各旗旗主贝勒的大力稳定和组织,一个时辰之后,满虏大营总算重新归于平静。

    不过,损失的人马直接就让黑孩心痛得吐了血。

    辰时中分,吐血后极度虚弱的黑孩还是强打精神起了床,召集各旗旗主贝勒商议攻打固安城之事。

    黑孩的中军大帐,密密麻麻坐了好几十人,全是旗主贝勒贝子之类的满虏亲贵,为数不多的几个汉人则是范文程李永芳等铁杆汉奸。

    如果说昨晚的火枪兵偷袭,算是满虏对莱州军的首胜,给“闻莱色变”的满虏各旗带来了一丝信心。

    嗯,故且说是满虏的一个首胜吧,毕竟他们从阿敏和当时在营门口的奴才嘴里得到的消息是这样的。其他各旗和莱州军作战都是一死就是上千人,这镶蓝旗好歹只死了一百来人,还把莱州军一举击溃了。

    但悲催的是,莱州军立马就反手又给满虏来了一通炮击。

    一千枚迫击炮弹,就象下饺子一样,在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内,就毫无征兆地扔进了满虏的大营里。谁也说不清楚这些炮弹是从哪里打来的,也不确定它会落在哪里。凡是它落地爆炸的地方,就必定会有人毙命。

    那一刻,无论主子还是奴才,在莱州军的钢铁炮弹面前,都虚弱得如同草芥。这一通炮击,彻底打掉了所有满虏的傲气和信心。

    或者是因为昨晚睡眠不足,担心害怕了好几个时辰,大帐中的每个满虏头子全部精神不振,黑着一张张大饼子脸沉默不语。

    “昨晚的事,大伙儿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多说了。大伙儿都说说吧,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黑孩正了正身,努力打起精神,故作平静地询问众人。

    “老八!这伙莱州军确实火器犀利,如若没有红夷大炮助阵,恐怕是很难攻下。不若早点撤军为妙。”

    代善昨晚被折腾得不轻,没想到轮到自己领班值夜时,会发生莱州军火炮突袭之事。所以,他当即便站出来说话,先将自己的责任撇清。

    “哼,我看是大贝勒指挥有误吧!这莱州军的四五百人的火枪队,还不是一样被我镶蓝旗的勇士打退了吗?”阿敏不喜欢代善这种老奸巨滑的所谓稳妥之人,不客气地出言相讥。

    “我看大汗昨晚的指挥就很英明!这莱州军没有骑兵,只要咱们的勇士一出,还不是一样吓得屁滚尿流的!今日咱们便将营地再后撤几里,多派些骑队在营外来回巡逻便是。只要这莱州军一出城,咱们的骑队便立即扑上去攻击!”

    多尔衮一下子就想出了应对的主意,言语之间还顺带拍了一下黑孩(黄台吉)的马屁。

    “老十四所说有理!不愧为我大金的墨尔根代青!今日再扎营时,便依你的主意行事。现在可不是说撤军的时候。不给这伙明军一点厉害瞧瞧,以后这莱州军还不知会猖狂成什么样呢。”

    黑孩对代善这个懦弱奸滑的老家伙很是看不起,为了防止莽古尔泰又和他一起联合起来给自己唱反调,当即出言给昨晚的事定下一个基调。

    作为满虏这个野人强盗集团的首领,黑孩无疑是所有强盗头子中最睿智最有眼光的。和莱州军所有的战事和接触告诉他:如果不将这股战力凶悍的明军现在就扼杀在摇篮里,以后必定会成为满虏的心腹大患,甚至会给大金带来灭顶之灾!

    “也是啊。我们都听大汗的。”阿济格一开口,便将其他人都一下子代表了。

    “将抓来的几万个汉狗都赶到阵地去,一人拿个布包装土,扔到固安城下后,便可以回来领吃的。不服从的,一律全杀了!”黑孩恶狠狠地吩咐道。

    “大汗妙计!这些明军最是迂腐最是爱讲所谓的仁义,咱们就看看这些明国百姓去扔土攻城,他们怎么办!大汗,咱们还可以再派些勇士夹在这些百姓中去攻城,一来可以弹压那些出工不出力的百姓,二来还可以寻机发起攻击!”范文程又献上了一条毒计。

    “好!范先生此计甚妙,不输诸葛张良!都下去安排吧。”黑孩最后确定了今日的攻城细节。

    两刻钟之后,几万个衣衫破烂的大明百姓,便在满虏甲兵的刀枪弓箭逼迫之下,步履蹒跚地向着固安北门出发了。

    他们被逼迫着脱下衣服,包起一包包泥土,在满虏和二鬼子蒙鞑的喝骂和鞭打之下,哀泣悲嚎着,麻木地向着城门走,黑压压地漫延成一片……

    “老徐,满虏还是来攻城了!”李正浩叹息道。

    “是啊!这些满虏不吃够苦头,他们是绝不对不会认输的。来吧,来吧!大人说得好,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徐福激动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不对,不对!这不是满虏。”李正浩用望远镜看了一会儿,突然吃惊的叫了起来。

    “让我看看!”徐福接过李正浩之中的望远镜,细细地对着满虏进攻的方向观察起来。

    果然如同李正浩所说的,来的这些人还真不是满虏。光从衣服样式来看,便能确定是大明的百姓。

    “满虏这是要用大明的百姓来扔土,然后逼着这些百姓来蚁附攻城!”徐福一眼便看出这是满虏的一条毒计。

    不得不说,黑孩的这招没人性的招术,确实是很管用。

    不打吧,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百姓扔土,最后堆得和城墙一样高,最后满虏就趁机攻进来了。打吧,这可是大明的百姓!

    明知道这是满虏的一条毒计,徐福仍然拿不定应对的主意。

    怎么办?怎么办?徐福和李正浩都皱起了眉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