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炮轰敌营
    在慕容玉这个本地人的带路下,夜袭队在漆黑的荒山野林间穿插前进,艰难地向着满虏营地东北两里处的一个山坳赶去。

    因为携带了五十门迫击炮,一千枚炮弹,加之还要侍弄驮运这些钢铁疙瘩的五十匹杂马,所以整个队伍走得极慢。

    由于黑灯瞎火,路又难走,虽然现在是寒冷的深夜,在前面带队的慕容玉仍然走得一头大汗。

    “他娘的!这走夜路真是比睡红牌还累!”慕容玉一边用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打趣着自己。

    “慕容公子!顶不住了?我就说你这小身板不行吧。”李仁军不屑地顶了他一句。

    “啥,我不行?等打完这一仗,小弟作东,咱兄弟几个去怡红院里大战三百回合!”慕容玉不服气地说道。

    “好!你先说说,到底还要走多久?这从城里出来,已经走了半个多时辰了。”一旁的张扬不客气地打断道。

    “差不多了!再走两刻钟就能到了。”慕容玉望了望固安和满虏大营的方向,确定了一下现在所处的位置。

    “好吧!传令队伍停下进餐休息,注意隐蔽,任何人不许高声喧哗。”李仁军也感觉有点累,当即命令士兵们停下来休整。

    经过一刻钟的短暂休息后,莱州军由炮兵和火枪兵组成的联合夜袭队再一次踏上了征程。又经过两刻多钟的跋涉,军队终于到达慕容玉所说的山坳。

    李仁军和张扬四处查看了一番地形后,最后决定由火枪布防在面向北面的山坳前,而炮兵阵地,则布置在山坳的后面。

    定下阵地的布防方案后,士兵们便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下,开始了紧张的阵地构筑。

    一刻钟后,炮兵们终于完成了五十门迫击炮的架设。在微弱的火光照耀下,五十门迫击炮昂起了它们狰狞的炮口,等待着报仇命令的到来。

    “李总指挥!炮兵部已经完成所有迫击炮的架设。现请示下一步行动!”张扬斜举手臂,庄重地向李仁军行了一个军礼。

    “按原定方案行动!立即执行!”李仁军回了一个军礼。虽然他和张扬一样,都是担任的百总职务,但是李仁军作为此次行动的临时执行总指挥,却有着指挥全队的权力。

    “是!”张扬再次行了一个军礼,然后便飞快地跑回了炮兵阵地。

    “一号炮位准备!预备试射。”张扬对一号位的三个炮兵命令道。

    几息之后,一号炮的炮长回复:“报告张百总,一号炮准备完毕!”

    “一号炮试射!观察兵注意观察炮弹落点!”张扬兴奋地下达了命令。他相信,这一炮将载入莱州军炮兵营的史册里。

    “预备,放!”一号炮的炮长大吼了一声道。

    “啾!”随着一号炮口闪出的一丝火光,一枚炮弹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呼啸着往满虏大营的方向而去。

    一嗅儿后,远远地传来“砰”的一声爆炸声。这枚炮弹在满虏营地外两丈远的地方落下,炸起一片泥土和石子。

    “射程过近,需要调远至少一百米!”观察后报告道。

    “全体都有,调远射距至少一百米!”张扬也通过望远镜看到了炮弹并没有落入满虏的营地之内,当即下达了修正的命令。

    “一号炮完毕!”,“二号炮完毕!”,“三号炮完毕!”

    半刻钟后,所有的炮位都根据第一枚试射炮弹的射击效果,调整了自己炮位的射击参数。

    “全体都有!预备,放!”张扬声嘶力竭地下达了第一轮炮弹齐射的命令。

    “啾、啾、啾!”五十门迫击炮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了第一轮的射击,密集的炮弹飞快地划过天际,一头往扎进了满虏大营里。

    “轰、轰、轰!”五十颗炮弹全部射入到满虏大营的前半部里。随着爆炸声次第响起,许多满虏士兵就这样在睡梦之中稀里糊涂地丢掉了性命。

    “好,打得好!”张扬透过望远镜观察到炮弹全部射入到满虏营地里后,兴奋得叫起了好来。

    “第二轮准备,可以适当再调远一些。满虏营地大,这样可以最大可能地消灭敌人。”张扬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道。

    张扬话一说完,各个炮位上的炮兵们便又开始了紧张的调整。

    “啾、啾、啾!”又一轮密集的炮弹再次尖啸着,轰隆隆地扎进了满虏的营地里。

    “轰、轰、轰!”许多炮弹幸运地落在了满虏兵的帐篷上,而另一些则碰巧落在了空地里。

    饶是这样,这轮火炮齐射的表现仍然十分喜人,又有二十多个帐篷悲催地被炮弹击中,不但收割了六十多个满虏甲兵的性命,还将好几个人直接炸得抛了出来。

    “那股可恶的莱州军又来偷袭了!快、快快!跟老子去报告给大贝勒!”一个牛录章京很快反应了过来。

    就在这个牛录章京去报告代善时,又有两轮一百发炮弹带着恐怖的破空声,呼啸着射入满虏营地里,跟着便是一阵爆炸声。

    “跑呀!”,“快跑呀!”满虏营地前半部的士兵在经历过四五轮爆炸后,终于有人醒悟了过来,开始呼朋引伴地往大营后面乱跑乱窜。

    不过,满虏的营地里并没有完善的夜间照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黑暗中乱窜,场面开始变得愈发混乱。

    “大贝勒!代善主子!明军又用火炮来偷袭了。”报信的牛录章京惊恐地向代善报告道。

    “传令下去,紧守营地,不许擅离帐篷!违令者斩!”代善果断地下达了一个脑残的命令。

    在代善看来,离得这么远,这莱州军还能打几炮?这红夷大炮可是射速极慢的,打上几炮便不能再打了。老子就躲在乌龟壳里,任你如何炸,老子就不出来,看你丫的咋办!

    可是,他这次却是真的估计错了。莱州军的火炮仿佛没有停息一般,一刻钟不到,便将带出来的一千枚炮弹全部打完了。

    这些从天而降的炮弹,在满虏营地里炸开了复仇的火焰。直接死于炮弹轰炸的满虏鬼子就不下于一千五百多人。

    再加上逃跑中被执行代善军令砍杀掉的,以及自相残杀相互干掉的,这一晚满虏的损失达到了惊人的两千余人!

    次日清晨,黑孩在得到准确的伤亡数字后,急火攻心之下,顿时口中一甜,一口鲜血便喷涌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