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日龙日虎
    “哈哈!俺二牛有闺女了!来呀,死满虏!”

    黄二牛哈哈大笑着回转身,一瘸一拐地迎着满虏骑兵的方向站立。

    固安城下的熊熊篝火照亮了他高大的身形,此时的黄二牛挺如青松!无数次民族危亡之际,我汉家儿郎便如这般傲视鞑虏,不死不休!

    “呦呵呵!呀哈哈!”冲在最前面的满虏兵狰狞地怪叫着,斜举着雪亮的马刀,就待战马冲到黄二牛身边时,一刀削去他的脑袋。

    黄二牛紧紧地抓住手中的手榴弹,就等满虏骑兵再冲近七八步,他就会扔出第一颗手榴弹。然后,会是第二颗,第三颗。而最后的那一颗,他留给了自己。

    “啾、啾、啾!”熟悉的迫击炮声突然压过了满虏的马蹄声,三枚迫击炮弹破空而来,一头扎向黄二牛面前的四个满虏骑兵。

    “嗵、嗵、嗵!”三枚威力巨大的迫击炮弹,瞬息之间便先后爆炸了。而就在迫击炮弹爆炸前,黄黄二牛也扔出了手中的手榴弹。

    三枚炮弹一枚手榴弹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爆炸,钢铁弹片如同肆虐的夜雨,四下飞溅,将四个满虏骑兵炸得七仰八翻。

    “好!炸得好!”黄二牛大喊大叫着。眼前的爆炸鼓舞了黄二牛,他麻木地拖着一条伤腿蹒跚着向前面冲去。

    “来呀,满虏狗!”黄二牛一边往前冲,一边对着后面冲来的满虏骑兵又扔出了一枚手榴弹。

    这枚手榴弹扔得角度极好,很碰巧地扔在了冲过来的这个满虏骑兵的怀里。这个满虏还没来得反应,只听见“砰”的一声,手榴弹便在人腰和马头之间爆炸了。

    迸射而出的弹片和冲击波瞬间击穿了这个满虏的腰身,同时也撕裂了战马的脖子。“希溜溜!”,战马发出最后一声哀鸣,一头扎倒在地。它和满虏一样,全身很快便流血而死。

    “啾、啾、啾!”,“啾、啾、啾!”,随着一阵连绵不断的迫击炮弹破空声响起,无数的炮弹扎进了满虏追兵的队列里。爆炸的弹片,如果死神的镰刀,收割着这些满虏鬼子罪恶的生命!

    “不好:狗埋伏了火炮偷袭。快转身!”带队的阿拉克塔马上发现了不对劲。明军的火炮都已经能打到自己前面的队列中了,要赶紧后撤才来得及。

    但是,在这黑不溜秋的夜里,命令传达得很是迟钝。同时,由于骑兵冲刺的惯性,还是让不少满虏骑兵继续直愣愣地朝前冲去。

    “来得好!吃你牛爷爷一弹!”黄二牛大叫着,又扔出一枚手榴弹。

    然后,只听到“砰”的一声爆炸,黄二牛便看到又有一个满虏兵被他炸倒在地。不过,他身下受了伤的战马却痛得拼命一跃,侧着身子将黄二牛撞翻在地。

    黄二牛只觉得脑袋被重重一击,头一晕,便抱着最后一颗手榴弹倒了下去……

    “走s撤!”阿拉克塔大声地吼叫着。他身边的满虏号手兵随即吹响了退兵的号角。亲眼看见同伴被莱州军迫击炮弹炸得血肉横飞的满虏骑兵们,立即如获大赦,纷纷拨转马头逃了回去。

    “徐主官!满虏退了!”李正浩高兴地说道。

    “嗯!这道开胃小菜总算上圆满了。不过不要放松警惕,先接应城下的兄弟们上来。”徐福也很高兴,得意地打了一个响指,帅得不要不要的!

    “放下吊绳,接应城下的兄弟们上来!”李正浩激动地左右奔跑,指挥着城上的军官和士兵接应何汉军的夜袭队上城。

    一刻钟之后,一百多夜袭队的士兵陆陆续续登上了城墙,开始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下排队等候徐福训话。

    “嗯,干得不错!”,“哈哈,你小子是摔跤了吧!”徐福一一走到这些勇敢的士兵面前,敲着他们的肩膀,轻松地开着玩笑。

    “徐营官,俺叫王孝!俺现在有资格和你去睡那满虏娘们了吧?”一个满服青春痘的小子大大咧咧地问徐福,引得周围的人一通哄笑。

    “王孝,老子记住你了!你是好样的。对头,就是要敢想。咱王大人不是讲吗?胆子小的人象老鼠,胆子大的日龙日虎!哈哈!”

    徐福不知从哪里听来了王瑞王大人的所谓名言,断章取义地就引用了起来,逗得大家都乐开了怀。

    “嗯,徐营官,依俺说,俺们何百总就是那种日龙日虎的汉子!”一个队长插着话。

    “哦,何百总呢?何汉军,给老子滚出来!”徐福四处张望着,又是一通笑骂。

    “报告徐主官n百总他没上来。”一个伍长红着脸小声回话道。

    “啊!出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不上来?”李正浩和徐福都吃了一惊。可别把自己的一个百总给伏击没了。

    “何百总说让兄弟们先上来,他还要去找黄二牛f二牛崴了脚,落在了后面,拿了四颗手榴弹找满虏拼命去了。”这个伍长报告道。

    “我靠!这个何大棒!他娘的,再下去几个人,打着火把去找。把这两个浑小子给老子找回来!看老子不骂得他们狗血淋头。”徐福恶狠狠地骂道。

    这个伍长当即带着五个士兵,又坠城而下,打着火把,喊叫着黄二牛和何汉军的名字,往刚才的来路上去找人。

    “快过来!老子在这里。”何汉军的声音从黑暗之中传了过来。

    “何百总!可找到你了。”伍长带着几个士兵快步跑了过去,满脸都是惊喜。

    “过来,过来!跟老子一起去找人!老子无论如何,也要把黄二牛这小子翻出来。”何汉军一见这个伍长过来很是高兴。有了火把,找人可是方便了许多。

    “黄二牛!”,“黄二牛!”,五六个人开始扯开嗓门一通大喊。城墙上的莱州兵们,一听下面在叫喊找人,马上也齐声开始大喊了起来。一时间,到底都是呼叫黄二牛的声音。

    “百总,前面死了很多人!”一个士兵终于看到了黄二牛用手榴弹炸死的几个人,便打着火把走了过去。

    “哦!”何汉军心中一阵激动,马上和众人一起转身凑了上去。

    “黄二牛!”,“黄二牛!”,众人在一堆死尸死马中东翻西翻,终于把一身是血,晕厥了过去的黄二牛找了出来。

    “二牛!,二牛兄弟!你怎么就这样死了呀!你不许死,你违反了军令,你要回去受罚!给老子起来!”何汉军抱着一身淋满血的黄二牛嚎啕大哭。

    众人一见这个情形,都忍不住鼻子酸酸的。壮士何惧沙场死,青山处处埋忠骨!

    “满虏!老子和你们拼了!”“死去的”黄二牛突然一声大喊,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闪电般地拉开安全环,将手中的手榴弹扔了出去。

    “啊!”何汉军等人吓了一大跳。何汉军急忙条件反射地一把将黄二牛压倒,同时大喊道:“卧倒!”

    “轰!”这枚手榴弹很快便在不远处爆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