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叫你干爹!
    “额娘!救命呀!”,“跑呀!”

    同伴的惨叫声让后面的很多满虏兵都清醒了过来:中了埋伏呀!

    哦,咱们不是来打明军伏击的吗?怎么就被别人伏击了呢?

    “起立,边走边射!”首战告捷后,何汉军总算找到了感觉,赶紧命令士兵起立,还走边射。

    “砰!”,“砰!”莱州军的齐射仿佛连绵不绝,追着逃跑的满虏屁股而去。

    “齐步走!一二一,左右左,射!”何汉军身边的十多个士兵和他一起,齐声喊着口号,指挥着军队的行进射击。

    这声音顿时给了所有的士兵指示和胆气,他们纷纷跟着喊了起来,同时在行进中完成装弹射击等全套动作。

    “跑呀,快跑呀!”被突出其来的伏击打得晕头转向的满虏兵,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作战的勇气,纷纷惊慌失措地乱喊着,跌跌撞撞地向着营地逃去。

    你还别说,他们还真的逃得很快。虽然脚下还是黑古隆冬的,但好歹可以看到营门口的火光,这火光给他们指亮逃命的方向。

    既然都在夺路逃命了,什么响动,什么踪迹,谁也顾不了了!撒开脚丫子跑吧!

    他们这不管不顾的逃跑,可就比莱州军的边走边射快得多了。片刻功夫之后,莱州军的齐射就成了放空枪。

    “停!停止射击!”何汉军也发觉自己这边的战果很少了,当即下达了停止射击的命令。

    “清点人数!”何汉军见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便开始了回撤的准备。因为徐福给他的命令是,如果遇到满虏伏击,打一仗后无论输赢都要马上后撤。

    现在打了,赢了,顺利后撤便就成了至关重要的大事。

    “一,二,三,四……”,“十,十一,十二……”,报数很快完毕,无一人遗漏掉队。

    “手拉手后撤!不要放下同伴的手!快!”一片漆黑之中,莱州军夜袭队的士兵们手拉着手,迅速向固安城的方向快步跑去。

    “一,一二一,一起低声喊!”何汉军终于又找到了一个在黑暗之中协调部队步伐的方法,当即命令士兵们边跑边喊。

    刚才伏击的枪声一响之后,莱州军夜袭队的踪迹便早已暴露。现在为了迅速撤离,更加不用管这些了!

    “主子!我们中了汉狗的埋伏。他们的火枪很密集,可能有好几百人。”都克塔理运气较好,他在满虏军队的后面压阵,所以侥幸没被枪弹击中。

    不过,在惊慌失措的逃跑过程中,他还是被摔了两次“狗吃屎”。此时的都克塔理浑身是土,脸上也摔出了很多血迹,显得十分狼狈。

    不是奴才我不力,实在是这明军兵力太多,太狡猾。都克塔理一脸痛苦万分的表情。

    “哦!”阿敏不耐烦地瞟了他一眼,皱着眉思考了起来。

    “阿拉克塔!你带五百人骑马去追!打着火把去!追上了,就给老子全部干掉他们z古隆冬的,汉狗的火枪不可能重新装填。”阿敏对另一个心腹阿拉克塔吩咐道。

    “嗻!奴才这就去!不打垮这股明军,奴才绝不回来!”阿拉克塔跪着行了一礼,便匆匆去召集人马出发。

    片刻工夫之后,五百名满虏镶蓝旗骑兵在阿拉克塔的率领之下,气势汹汹地出营而去。

    一时间,马如龙,人如虎,弄得声势极大。就连代善、黑孩和莽古尔泰等人,都派了亲信奴才过来观察询问。

    阿敏在紧张地调兵遣将,固安城墙上的徐福和李正浩也将自己的心提到嗓子眼了。

    “枪声停止多久了?”徐福有点担心地问身边的李正浩。

    “有小半刻钟了。可以点起火把了!”李正浩估计了一下枪声停止的时间,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传令!立即点燃城上城下的篝火,为咱们夜袭的兄弟们照亮归途!”

    随着徐福一声令下,二十多支火把首先被扔到了城下,点燃了早就设在城墙边上的柴堆。与此同时,城墙上的四个大柴堆也被瞬间点燃,火借风势,冲天而起!

    隐隐约约中,只见一排人影正急匆匆地向固安城北门位置跑来,正是何汉军率领的莱州军夜袭队。

    “老徐,是我们的人!”李正浩兴奋地叫道。

    “干得好!让炮兵连、火枪队的人做好准备,随时为城下的兄弟打掉追兵。”徐福按照早已制定好的作战方案下达了命令。

    徐福命令一下后,炮兵连的二十多门迫击炮便嗖嗖嗖地揭开了盖在其上的红色炮衣,两百多人的火枪队,也开始齐刷地举起了手中的“二八式”后装枪。

    “哈哈,何汉军给满虏的这道夜宵不错!再晚点老子再给他来顿大餐。”徐福安排好一切后,便要寻个地方坐下。

    “老徐!满虏追出来了!”李正浩突然指着满虏大营的方向叫道。

    徐福定睛望去,只一条火龙已经从满虏营门口冲了出来,飞快地向莱州军夜袭队的方向追来。火龙越来越大,很快漫延成一片。

    “预料之中的事!快,大家一起喊:夜袭队,加油!”徐福铮的一下站了起来,冲着城外奔跑的莱州军夜袭队大喊了起来。

    “夜袭队,加油!”,“夜袭队,加油!”城墙上的所有的值守士兵都异口同声地叫喊出了起来,为城外的袍泽加油打气。

    “哒、哒、哒!”,“哒、哒,哒……”,打着火把的满虏骑兵跑得极快,很快便冲到了夜袭队身后六七百步之外。

    “二牛!你怎么了?”何汉军突然发觉不远处一个叫黄二牛的同伴,一个踉跄后,便歪歪地倒了下去。

    “哎哟n百总,我崴到脚了。”黄二牛回答道。

    “来,我背你!”何汉军二话不说,便冲了过去,两手猛地向后一兜,便将黄二牛背上了后背。

    “快跑!城上有兄弟接应!”何汉军一边背着黄二牛气喘吁吁地奔跑,一边鼓舞着前面的士兵。

    黑暗之中,固安北门城下城上的火光,如果夜空中一颗颗最亮的星,照亮了勇士们的归程。

    “快!跑出迫击炮和火枪的射程内就安全了!不要回头,给我不要的命跑!”队长伍长等各级军官纷纷大声叫喊,鼓励着拼命奔跑的同伴。

    “啊!”在何汉军身上的黄二牛忍不棕了一下头,终于吃惊地发现追在最前面的满虏骑兵离自己和何百总只有一百多步远了。

    “何百总,快跑,不要管我!”黄二牛一边大喊,一边猛地一用力,一下子便从何汉军的背上滑了下来。

    “你干什么?二牛,快跟我一起走!我莱州军绝对不会抛弃同伴!”何汉军愤怒地吼道。

    “何百总,我是辽东逃民,全家八口全部死在满虏鬼子手下。今天老子就要为家里人报仇!”黄二牛一边流着泪大喊,一边从怀里掏出两颗手榴弹。

    “二牛,听老子的话,一起跑!”何汉军瞪着一双牛眼大喊。

    “不!老子今天就违背一次军令n百总,把你的手榴弹也给我!你和王大人说,俺二牛不是一个好兵!我下辈子还要跟着大人去杀满虏。快给我!”

    黄二牛一边说着,一边踉踉跄跄地冲了过来,要掏何汉军身上的手榴弹。

    “好!老子给你!”何汉军热泪一涌,将手榴弹往黄二牛手中一塞。

    “多谢百总!把我的怃恤银给二妮买些汉家果。让她记住叔!哈哈!”黄二牛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让她叫你干爹!”何汉军一边拼命的往城墙方向跑去,一边大声地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