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迎头撞上
    阿敏没有估计错,莱州军的这支夜袭的小队,还真就是从正北的大路来的。

    带队的百总也是浮山湾的老兵,就是那个吃鸡蛋的二妮他爹。这家伙对火枪的运用也是很有天份的,他曾经创造出一分闭着眼打出二十枪的超级快速度。

    由于他自己在射击上特别有天份和心得,所以也带动了自己这个百总的射击速度和战斗力。在他的变态要求下,这个百总的每个士兵都可以做到闭着眼睛装填射击,而且速度还不低。

    这次夜袭,刚好便把他们派了上去!

    要说徐福头脑简单地以为满虏不会防备,那无疑是小瞧了我们的徐大官人。所以,出发前,徐福便要求他们做了突然遭遇时的战斗训练。

    虽说这是临时抱佛脚,但这预先有一个训练,到了真的和敌人迎头撞上时,无疑还是可以占得更多的先机。

    “快,一个接一个!一手摸着枪,一手搭着前面同伴的肩膀!不许掉队。”队长伍长们压低着声音,不断地提醒着身边的士兵。

    寒冷呼呼地吹着漆黑的大地,莱州军的这支小队紧张地缓缓向满虏营地摸去。除了军官们偶尔低低的叮嘱声,便只有队伍行进时沙沙的脚步声。

    “百总,已经过了中点位置了!”一个队长提醒何汉军道。

    “好!传令兵,去命令各小队各伍,成一字型面向满虏营地排列。每个人检查自己身边的人,看看有没有人掉队!注意,不许弄出声音!”何汉军马上按预案作出了安排。

    “报告何百总!应到一百零八人,实到一百零八人,没有一个人掉队。现在请示下一步作战方案。”片刻功夫之后,传令兵回来报告。

    “很好!传令:所有人左手扶着同伴的肩膀,右手摸枪,缓步前行!随时做好射击准备!如遇敌人伏兵,各小队长可自由下达射击命令。”何汉军收到报告后,马上下达了新的作战命令。

    何汉军带领的莱州军夜袭队在向满虏营地进发时,都克塔理也正带着精挑细选出来的一支两百人的满虏兵往营外而去。

    不过,因为这些满虏弓箭手和披甲兵也是很多人有夜盲症,所以行进得极不顺利。莱州军都已经越过了满虏营地和固安城北门的中线位置,这帮人才慢腾腾地刚出营地。

    “百总,再走两里,就要到满虏的营地了!”负责向导测距的一个队长报告道。

    “差不多了!命令全军中蹲下,先看看满虏有啥反应。”何汉军下令道。他不相信满虏不会设防,不会在固安城外,特别是北门外设下暗哨。

    其实满虏不是没有伏兵,只是大批的伏兵还没到,他们正在摸黑往这边赶路呢。

    “哎哟!”一个眼前只有一片黑暗的满虏兵,突然磕着一块石头,不小心摔了一跤。

    “狗奴才!不许出声!谁再出声,老子就杀谁!”一个分得拔什库恶狠狠地骂道。

    不过,这些满虏兵因为没有过夜间行军训练,又多有夜盲症,所以时不时地还是会发出这样那样的声音。

    两百多个镶蓝旗的满虏鬼子兵,就这样在都克塔理的带领上,艰难地向着营地和固安的中线摸去。

    “主子!再走小半里,就到中线位置了!要不要就在这里停下?”一个巴牙喇低声问着都克塔理。

    “越过中线去!主子我白天发觉那里有一片矮树林,那个位置才是最好的设伏地。”都克塔理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这些满虏的战士和头子,因为以前就是在山林的野地里打猎为生的,所以对地型对貌特别的敏感。白天黑孩带人出来观阵时,都克塔理也在,他便注意到了这个夹在固安和满虏营地间的小树林。

    所以得到阿敏的伏击任务后,他便把设伏的地点确定在了这里。

    不过,他不曾想到的是,何汉军带着的莱州军早已经捷足先登。正等着他自投罗网呢。

    “踏,踏!”满虏杂乱的脚步声越走越近,时光仿佛都在此时静止。

    “再近点,再近点!”何汉军压抑着自己砰砰乱跳着的心,不断地告诫着自己。他给满虏鬼子最出其不意的致命一击!

    “都克塔理出去多久了?阿敏来到大营的南门口,问一个守在营门观察的巴牙喇甲兵。

    “回主子的话!出去快两刻钟了!”这个巴牙喇回答道。

    “哦!给老子去叫阿拉克塔,让他带六百人做好接应的准备!老子今天要全歼这股胆大包天的明军!”阿敏恶狠狠地说道。

    这就不得不夸一下阿敏了,他虽然贪婪好色,不过却是有自己的主意。比如都克塔理走后,他马上便意识到不能让他这样两百人去孤立作战,还得再派上一支接应的部队。

    既然这明军只有一百多人,就算他们象老十四等人说的战力强横,咱再派六百人去接应,总行了吧?

    “快,快!再走一百多步就到了!都他娘的小心点,谁摔倒了活该!谁再乱叫就杀谁!”都克塔理对手下士兵时不时的乱叫弄得十分心烦。如果再一而再,再而三地弄出响动来,还伏击个屁呀!

    伏击嘛,就是要打对方一个出其不意。都克塔理早就打定了主意。

    “举枪!”何汉军压低着声音,轻轻地拍了拍左右的士兵。收到信号的士兵也迅速地向左右拍去,一切进行得鸦雀无声。

    “踏,踏,踏!”满虏杂乱的脚步声越走越近。经过两刻多钟的夜间摸索后,这些满虏确实适应了许多,再也没有发出刚出营门时那么多的响动声。

    场面变得可怕的安静。除了脚步声,便只有呼呼的寒风声。

    那只出来偷袭的明军呢?怎么没有那支明军的动静?都克塔理突然有点心悬悬的。他的第六感告诉他,好象有哪里不对劲!

    正在迟疑间,突然见到对面火光一闪,何汉军手中的“二八式”火枪率先打响了。一个被击中的满虏兵,啊的一声便倒了下去。

    “射击!”何汉军在扣动扳机的同时,猛地大吼了一声。

    两只相互准备伏击对方的军队,就这样在黑暗之中迎头撞上了。

    “砰!”莱州军的一百多支后装枪,几乎就在同时打响。呼啸而至的钢铁弹头,击穿了满虏们的铁甲,重重地将他们击倒在地。走在最前列的五六十个满虏兵就这样被莱州军的第一轮齐射一扫而空。

    “装填!”一击而中的莱州军夜袭队开始了手忙脚乱的装填。满虏甲兵们也开始了条件反射式的射箭。

    “嗖,嗖,嗖!”几十支轻箭破空而来,极为准确地射向莱州军所在的位置。

    不得不承认,这些满虏甲兵的反应相当不错。长期的打猎生涯,让他们在射箭方面有着极为娴熟的手感。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他们还是能很自然的将羽箭射到莱州军所在的方位上来。

    “啊!”除了四五个倒霉蛋被射中了手臂和腿脚外,轻飘飘的轻箭对戴着头盔、穿着板甲的莱州兵没有造任何的伤亡。

    “射击!”就在满虏再次摸出羽箭要射箭时,莱州军的又一轮齐射打响了。

    “砰!”这一次齐射虽然声音小了很多,不过取得的战果依然不错,又有三四十个满虏甲兵被打倒在地。

    许多受伤未死的满虏后,开始在黑暗中撕心裂肺般地哀嚎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