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半路伏击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况我辈读书人乎?请将军准我投笔从戎,前去诛杀满虏!”

    慕容玉俊俏的白脸胀得通红,双手比划着,慷慨陈词。

    “哦,那你且说说,从固安城到满虏营地的地形如何?”徐福眯起眼睛,对慕容玉这个富家公子的兴趣更浓。

    “学生领命!”慕容玉学着莱州军士兵的样子,向前斜举右臂,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从咱们北门这里往满虏营地,是往北的官道。这一路一马平川、无遮无掩的。当然,路也最近。”慕容玉介绍道。

    “那其它方向的路咋样呢?”徐福皱着眉追问道。

    “回将军的话,从西面往满虏营地要经过一条杏和一片低矮的树林。从东面呢,则要经过几个小山,也还有几块树林。”慕容玉详细地解说道。

    “哦。是这样呀!”徐福听完后,微微眯起眼来。随即便叫上李正浩,两人在城门楼里嘀咕了起来。

    一会儿功夫之后,两人神情坚定地走了出来:“给老子叫那个打炮的张扬过来!今晚给老子去端骚鞑子的老窝。”

    一番吩咐之后,张扬和担任助攻警戒的火枪兵百总李仁军,马上便赶回营里去挑选士兵,同时开始做着今夜突袭的准备。

    而慕容玉,徐福则把他带回到固安县衙里,名曰小饮几杯,其实是防止他和外人接触,以免走漏消息。

    谨慎的李正浩还暗地里吩咐军情处人员,再次详查了一遍慕容玉的底细。

    也不知这些军情处特工用了些什么手段,反正最后连他偷看城南张寡妇洗澡的事都一股脑儿查了出来。

    亥时中分,固安北城墙上,突然多了一些灯火。一支百人多的精悍小部队吊着粗绳索,动作迅速地鱼贯而下。

    先下城的人很快便三两一群,组成战斗队型警戒防备,同时分出人手接应城上的同伴下城。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

    短短的半刻钟不到,一百多人的队伍便顺利地下了城。不过,这一切都没能逃过埋伏在固安北门外半里处的满虏暗探的眼晴。

    “大汗,发现有固安的明军下城。不过人数并不多,大约有一百多人。”回去报信的暗探打了一个千,跪下报告道。

    “哈哈哈!一百多汉狗就敢出城?难道是来夜袭的吗?”刚和满虏大军会合的二贝勒阿敏大笑不止,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阿敏,你可别笑!这股莱州军还真敢来夜袭,以前乌纳格、老十四、豪格等一众人等,都曾给吃过这股明军的亏。万万轻视不得!”

    代善转动着左手食指上的一个绿玉扳指,不紧不慢地揭了众人打败仗的老底。

    “大贝勒所言极是,还是要小心应对才是。这样,二贝勒初来,也需要对这莱州军有所了解。这股偷袭的明军,便交给二贝勒来处理吧。切切不可让这些蛮子接近我大军营地。”

    黑孩(黄台吉)小眼珠一转,便把防备明军偷袭的重任交给了不知天高地厚的阿敏。

    “好!就让我镶蓝旗的勇士们去会会这股可恶的明军,给老十四和豪格贝勒报仇雪恨。”阿敏一贯嚣张猖狂,闻听后故意瞟了多尔衮和豪格等人一眼,得意洋洋地接下了任务。

    “傻x!你去打了就知道了!”多尔衮忍不住在心中暗骂。

    豪格听了也是怒目圆瞪,正要出言反驳,却看到黑孩不动声色的张开了放在腿上的右手五指。豪格明白,他老子是不让他出言乱说,当即恨恨地沉默不语。

    安排妥当后,以多尔衮多铎为首的贝勒们率先告辞而去。这两兄弟的营帐里都还藏着一个娇小人儿呢,谁他娘的和这帮粗鲁汉子置气?还是回去爽快要紧!

    只是可怜那穿越而来的杨亮杜雯两个小夫妻,又要吃香蕉,唱菊花台和莲花落了!

    “父汗!怎么让这二贝勒去出这风头?一百多个明军有什么怕的?只要伏下一队弓箭手,遇到明军过来偷袭便射箭就是。”豪格不解地问自己的老子。

    “哎,为父子一贯叫你要多读书,多动脑子!你就是不听。这黑灯瞎火的,我大军营地这么大,你知道偷袭的明军从哪边来?你要是点起火堆,这明军肯定是不来了。如果只是埋伏在路上,你射箭,明军打枪,还不是两方都会有伤亡。这夜仗真是那么好打的?”

    黑孩(黄台吉)循循善诱地教导着自己这个不中用的儿子,心中一阵叹息。这豪格勇猛有余,智谋不足,实在不能继承自己的大位,黑孩甚至担心自己如果哪天驾崩了,这小子立马会被其它的贝勒们欺负得半死!

    “父汗!这镶蓝旗可以出动骑兵啊!明军坠城而出,肯定是没有马的。我军有马,还不是轻易而举就能把他们打败了?”豪格又提出了一个主意。

    “豪格贝勒多虑了!现在是下旬,伸手不见五指的。莫说镶蓝旗的勇士夜晚都看不见,就是战马在深夜也是睁眼瞎啊!骑了马出去,就成了盲人骑盲马,不用这莱州军打,自己就混乱了!”

    范文程这个大汉奸,是黑孩身边的“智多星”,一贯以诸葛孔明自居。他听到豪格如此问话后,当即便出来替黑孩做了回答。

    “范先生所言有理,你下去吧!让两黄旗的都多加小心,火堆火把设多些,多安排些哨位,小心应对着便是。”黑孩挥挥手,将自己这蠢儿子赶了出去。

    “去!叫都克塔理来!”阿敏回到自己营帐后,也开始了布置。他猖狂归猖狂,不过也是打老了仗的人,对于应付这些来偷袭的明军,自然还是有自己的主意。

    不一会儿,阿敏手下最亲信的甲喇额真都克塔理匆匆忙忙赶了过来:“主子,有什么吩咐?奴才从遵化给你抢了个汉人女子,正好送过来给主子暖床!”

    “又抢了汉人女子?长得漂不漂亮?”阿敏这个色鬼听说又抢到了女子,马上就来了兴趣。

    “漂亮!低眉顺眼的。奴才问了,还是一个秀才家的千金!”都克塔理媚笑着回答道。

    “哦!那不错!等下叫奴才给主子我送来!”阿敏听了很是高兴。作为一个野蛮部落的人,能睡一下高贵文明的汉人秀才家女子,阿敏可是分外的兴奋。

    “那奴才这就去让人送来!”都克塔理一看讨得了自家主子欢心,转身就要去给阿敏送美女。

    “回来,主子我还有安排!你给我选两百精锐的甲兵,最好是能夜视的,射箭射得好的,出营去防备明军夜袭!今晚老子便教教其它旗的草包们如何打仗。哼,这些没用的东西。你就在固安北门到我大军营地的位置中间设伏便是。估计明军要来,也只有走这条道路来。”

    阿敏放下心中燃烧的欲火,详细地给都克塔理布置着任务。

    “嗻!奴才这就带人去!”都克塔理回答很是果断。

    他领命后,当即挑选了两百个弓箭手,一同去半路设伏。

    末了,他还没忘记将掠来的汉人美女送去给阿敏蹂躏。

    夜袭的莱州军,会不会一头撞在满虏的刀口上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