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六章 胡扯一气
    徐福和两个满虏甲兵斗嘴之时,年轻军官和三个炮兵已经手脚迅速地调整好了炮位。

    “嗨,城下的建奴!哦,不!是信使。我问你,是不是我投过去,你家大汗就什么都会答应了呢?”徐福嘻皮笑脸地问着话。

    “那是自然!将军如降,以后高位得坐,金银美女自然不在话下。如能立下大功,还可能象那永平额附,娶我老汗贝勒之女呢。”

    城下黑孩派来劝降的人,也是巧舌如簧之辈。他见徐福搭了话,以为劝降有了成效,当即继续花言巧语地引诱。

    “哦9有这等好事!敢问你们老汗的阿巴亥大妃可安好?”徐福诡笑着问道。

    “阿巴亥大妃已经仙去了。”这个满虏白甲兵不知道这城楼上的汉人军将为何突然问起死了好些年的大妃,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起来。

    “这样呀!那海兰珠和布木布泰可好?”徐福继续色迷迷地问道。

    “你这南蛮子!我们大汗的爱妃可不是你这尼堪能随便问的。”这个满虏甲兵翻着白眼斥责道。

    “哦!既然阿巴亥死了,那你回去叫海兰珠和布木布泰这对姑侄天天洗好澡、化好妆,老子早晚要打到沈阳去,玩一下这两朵狗尾巴花!哈哈!”

    徐福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着,脑海中意淫着如何将那满虏大汗的两个蛮夷美女弄来“双飞”。

    说起来这可是出于王瑞王大人的恶趣味。他结合以前看猪尾巴戏时看到的二人形象,添油加醋地一通神吹,将两人描绘得极为性感妩媚,引得一众色鬼都垂涎三尺!

    就连平时文雅洒脱的潘学忠,也不顾形象地表示:如有机会,定要“床战术布木布泰”!不知道布木布泰是何人?就是后清奴才们一贯称呼的“孝庄太后”。

    看多了斯琴高娃这个瑞士人演的满虏所谓太后,你可能以为我们的潘少爷有多么重的口味。其实这个时间的布木布泰,也只才三十岁。嗯,还是可以玩玩的!

    徐福话一出口,周围的莱州军士兵和守城青壮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有些胆大的还乱哄哄地叫喊:“徐营官,我陪你去!咱们一人一个!”

    “哈哈,你小子想得美!你得先跟老子打到沈阳后再说!”徐福哈哈笑骂着。城头响起一片污言垢语。

    “死汉狗!你就等着我满州勇士将你们千刀万剐吧_!”城下的两个满州兵觉得受到了戏耍,恨恨地咒骂着徐福等人。

    “千刀万剐?来呀!哈哈!你打我还打不着呢。你敢再往前面走一步吗?”徐福一边得意地继续戏耍着城下的两只满虏狗,一边瞟向年轻炮兵军官和一个正在测距的炮兵。

    “狡猾的汉狗!老子才不上你的当。你打我呀,打呀!”满虏的两个白甲兵也很得意。哼!你这火枪的射程,我大金早已知晓,老子才懒得理你。

    “哈哈,你这满虏也狡猾。老子的火枪是打不到你。不过,火炮就不一定了!”徐福得意地笑着回道。他已经看到年轻军官将迫击炮弹放进了弹筒里。

    “啾!”迫击炮弹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瞬间便落在两个还在叫骂的满虏边上。

    只听得“嗵”的一声,炮弹准确地在两人的身边爆破。弹片四下飞溅,刚才还在和徐福斗嘴的白甲兵立即变成了刺猬。他今天很倒霉,不但被徐福一番戏耍,还挡下了几乎所有的弹片。当然,他也悲催地在莱州军士兵和青壮们的哄笑中丢掉了狗命。

    不过,他的死也不是全无价值。他和战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同伴挡下了几乎所有的钢铁弹片。这个幸运的同伴虽然肩上、腿上各中了一块,鲜血浸湿了里面的棉衣,但总算留下一块小命。

    “驾!”侥幸捡得一条小命的这个白甲兵立即打马逃了回去。

    “哈哈,满虏逃跑了!”固安城墙上一片欢腾。骂,咱们骂赢了!打,咱们也打赢了!

    “什么?这固安的明军竟然如此无耻?”黑孩(黄台吉)身边的范文程气得翘起了山羊胡子。

    “范先生不必置气!如此无赖孝脾气的明军将领,不足为虑。”黑孩脸上波澜不惊,口气平静地评价道。

    “回营!明日卯时造饭,辰时攻城。给我一举拿下固安!攻进城后,杀光所有的汉狗!”黑孩恶狠狠地说道。

    虽然徐福想睡阿巴亥他不介意,但想睡海兰珠和布木布泰他却万万不愿答应。妈的,居然想睡老子的女人!老子明天就让你碎!

    “徐营官!你今日真是太帅了!又骂了满虏,还杀了他的信使!厉害,厉害!学生佩服万分。”跟在徐福身边的慕容玉发自内心深处地送上了一个马屁。

    “哈哈!一般一般,大明第三!”徐福一点都不客气。

    “你们猜,这满虏的狗屁大汗,如果听到老子刚才说的那些话、打的这一炮,他会怎么想?”徐福诡诈地笑着问李正浩。

    “哈哈,那还用说嘛,肯定佩服得五体投地啊!可能马上就叫人传令给他的两个爱妃呢。”李正浩也是哈哈大笑。

    这徐营官,虽然厚颜无耻,行事狠辣,但指挥作战还是很靠谱的。不然,王大人也不会称他为莱州军的“智将”。

    “老子才不要他佩服。不过,他也真的不会佩服。他会认为老子没有城府,很容易轻松对付。不骂老子是无赖、无知武夫就算是好的了。”徐福满脸堆起了奸笑。

    “哦。”边上的李正浩和慕容玉等人都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你们肯定想问,老子为何要陪这两个甲兵胡扯一气吧。老子告诉你们,老子这招叫做‘示敌以弱’,只是为了让这些满虏放松警惕。只要他们松懈了,老子们的机会就来了!”

    徐福诡笑着冲李正浩眨了眨了眼。

    “机会?你该不会今晚想去偷袭吧!”李正浩瞪大了眼睛。

    “哈哈,知我者,李正浩也!咱们莱州军的优势除了火枪火炮,还有一点,就是能夜战。老子今晚就安排一支敢死队,从城墙上吊下去,远远的用迫击炮轰他丫的!让他们今晚不得安宁”徐福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这个主意不错!徐营官,你负责坐镇城楼组织防卫,老子亲自去带队。”李正浩听了徐福的想法后,心情十分激动,当即便主动请缨。

    “不!老李,主意是老子想出来的。这敢死队,肯定是由老子带队去!”徐福不客气地拒绝了李正浩。

    “老徐,你要这么说,老子便以固安守军的副将身份正式提个建议:谁都可以去,就你老徐不能去!他要去可以,老子到时可是一定要如实报告给王大人!老子就看看,王大人会不会把你丫的连降三级!”李正浩威胁道。

    一个守城主将,带了敢死队去夜袭,这他娘的实在有些扯!完全违背了莱州军的作战条例。

    “别别,别呀!老子不去,你老李也别想去。咱们另外组织敢死队去。”徐福一见李正浩瀚要来真格儿的,马上收起了自己的玩心。

    “两人大人!学生虽不才,却是对这固安城周边的地形极为熟悉,可否由学生来给贵军的敢死队做个向导呢?”慕容玉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也想去?”两人望着慕容玉都大感意外。真当这打仗是“过家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