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干它一炮!
    “男儿自当效慧琛,直挂云帆济沧海9望将军成全。”

    慕容玉看徐福犹豫,很是圆滑站了起来,拱身又是一礼。

    这人有点意思!这种圆滑和口才便很难得。徐福在心中赞道,打定主意绝不错失过此人,决定先稳下他,留待自家大人到时发落。

    “公子报国之心可赞!本官一定将你这事报告给我家大人知晓,到时大人定会有所安排。”徐福决定先稳住他。

    管他呢,这么多的钱粮,白要白不要,先收下再说。

    在慕容家的带领下,后面的几日,便不断有城中大户前来捐献。这些人都是消息灵通的聪明人,那顾家是什么情况?还是象一只蚂蚁一样的,被人一脚辗死了。

    所以,与其被这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客军破家杀人,倒不如自己主动点,先行奉上金银粮食。

    很快,地主士绅们送过来的金银粮食,便将固安县衙堆放得满满的了。看着这些堆积如山的粮食,徐福终于有了信心。

    只要粮食物资充足,徐福相信,自已无论如何,也可以守住固安半月。满虏要想攻下固安,就看他们愿意拿多少人命来填了。

    徐福没有估计错,满虏黑孩(黄台吉)确实是抱着用人命来填的恶毒诡计。从良乡到固安的途中,他便命人四处烧屋抓人。

    老百姓的破屋子,原本还可以等满虏走后,收收捡捡一下再住。现在被满虏直接烧了,真不知在这样的寒春之中,这些以后回到家园的汉人百姓日子如何过。

    不过,满虏抓人的计划,却就进行得并不顺利。因为满虏肆虐京师周边已经快两月了,能跑的、能逃的,早就走得远远的了。留在家里舍不得离开的,不过是过于恋家,不把自己的命当命的老头子老太婆而已。

    所以,一通折腾下来,直到黑孩(黄台吉)作出攻打固安的第二日酉时,满虏大军才抵达固安城外五里开外扎下营寨。

    而早已刺探到消息的徐福和莱州军,也已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大战一触即发!

    由于固安所处的位置是平原地带,所以眼力好的人可以看得很远。徐福在望远镜的帮助下,便就看得更远也更为清晰。

    只见满虏的营寨密密麻麻,一片连着一片,象无数个灰蒙蒙的屎堆一般。让人觉得恶心而又恐惧。

    一面面的各色旗帜飘飞其间,徐福细细看看了,发觉满虏各旗的旗帜都有在。心中暗暗道:妈的,满虏这么看得起老子吗?难道所有的满虏鬼子兵都聚集到了这里?

    正在观看间,只见一大队人马簇拥着几个人缓缓地往固安而来。

    来的正是黑孩和索尼、鳌拜等人。黑孩自从收到莱州军的消息后,就一直在研究这股强悍的明军。今日既然已经过来,就忍不住先要来看个究竟,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不过,他们却不敢走得太近了。大队人马只在两里开外,便已停下。总的说来此时的满虏学习能力,还真的不错。这么快,他们便开始了解到了莱州军火炮的射程。

    “派两个人去!给我招降这股莱州军!”黑孩(黄台吉)肥脸上突然露出狡猾的笑容,转身对索尼吩咐道。

    “喳!”索尼打了一个千,转身便去安排两个白甲兵去固安城下传信。

    “大汗!这股明军能归降我大金天军吗?”此时的鳌拜还很年轻,稍稍有些沉不住气,等索尼一离开,便打了一个“千”发问。

    “不能!”黑孩回答得很是干净利落。

    “哦!”鳌拜和左右的侍卫都疑惑不解。一个个眼巴巴地望着黑孩,等待着他作出解说。

    “据本汗估计,留守这固安的,定不是莱州军的主将王瑞本人。多半是他下面的军官。本汗这个招降的主意虽然多半不能见效,不过却是可以动摇动摇他们的军心,让他们觉得还有另外一条路!”黑孩得意地捋着胡须道。

    黑孩和范文程、宁完我等汉奸交往久了,也学了不少的兵法诡计。今日正好让他派上了用场。

    “哒、哒、哒……,哒、哒、哒……”很快两个趾高气扬的满虏白甲兵便冲到了城下一箭之地。距离正好在莱州军的火枪射击之外。

    “嗨!城上的南蛮听了!我大金汗赞赏贵部兵士战力,准许你们投降!如若不从,大军破城之日,定当杀得全城鸡犬不留。”一个满虏大声吼道。

    “投降!一支被对方杀死了上万人的败军,让一支胜利的军队投降?你们这所谓的‘大汗’脑子坏掉了吧!脑了是个好东西,叫他要会用!”李正浩哈哈大笑着道。

    “哈哈,这些满虏,真象大人说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真是吹牛皮不犯死罪呢。”徐福听了这两个满虏的喊话后,也甚感意外。

    “你说得对!正是因为你们打了胜仗,我家大汗才想要招降你们!我们大金最敬重勇士,象你们这样的勇士,到我大金,定是金钱美女、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这个喊话的满虏按着黑孩的意思,胡咧咧地乱开着“空头支票”,想要忽悠莱州军的守城将士。

    “火枪能打到吗?”徐福问身边的李正浩。

    徐福相信莱州军的士兵一定不会被敌人忽悠。不过,现在这城墙之上,可不只有莱州军的士兵,城中的青壮也是不少。听多了满虏的胡乱承诺,不保某些人不会犯傻,生出不该有的异样心思。

    “打不到!”李正浩比划了几下,失望地摇了摇头。

    “徐主官!让我试试吧!”边上一个军官突然插了一句话。

    “哦!你是哪个营的?我怎么不熟悉。”徐福发觉这人很是面生,便盯着他问道。

    “炮兵营的。我们这个小队留在了固安,奉命协助徐营官守城。属下叫张扬!”这个年轻的炮兵军官报告道。

    “那好!给我想想办法!干他娘的一炮!”徐福指着城下趾高气扬的满虏甲兵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