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四章 有个条件
    “徐主官!北面发现很多满虏探马!兄弟们已经阵亡了四人!”

    留在固安的军情处队长二狗子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着急忙慌地向徐福报告。

    在离开固安时,王瑞便有过命令,平时由徐福和李正浩各领本营,战时由徐福担任主将指挥。所以,发现大量满虏探马的军情首先便报告到了徐福这里。

    “很多探马?”徐福皱起了眉。这探马能有多少人?难道这满虏还没有被咱们打怕?轻易还敢再来撩咱们的虎须?

    “可能超过了五百人!全是十人以上的小队探马在活动,战力十分强横。兄弟们在这些小队面前,很难刺探到更加准确的消息。”二狗子喘匀气后,详细地报告了起来。

    “将我们的探马先撤回来!不允许探马再出去血拼。”徐福当即作出了决定。

    “超过了五百人!超过了五百人!”徐福轻轻地敲击着桌面,陷入了沉思之中。

    根据之前和满虏作战的情形分析,能出动超过五百名探马的满虏大军,至少得有数万人。想到这一点后,徐福不禁身体微微一抖,看来满虏的那什么“贼酋大汗”,是下了大本钱要来复仇了。

    “快!给我传李主官前来!”徐福分析完后,决定找李正浩过来商量商量。

    “徐主官,满虏有大军来偷袭!”李正浩也正好在往固安县衙里赶,故而在路上便遇到了传令兵,所以很快赶了过来。

    “嗯,说说你的看法!”徐福见李正浩也有自己的思考,便将收到的军情又详细地和他讲了一遍,顺便想听听他的意见。

    “满虏光是探马便超过了五百多人,那前来偷袭的总兵力,定不会下三万人。我军兵少,骑兵较弱,定是不能出城作战的。为今之计,便是赶紧派出信使,前去京师禀报大人知晓。同时紧闭城门,固守待援。”

    李正浩皱着眉想了想后,认真地回答道。

    “主意不错。我再加两条!第一,立即召集城中青壮,配发刀枪武器,开始训练组织。固安城不小,如果满虏同时从四面进攻,我担心咱们兵力会有所有足。第二,便是要马上收集城中所有粮食,实行定量供给制。大人不知道何时才会来支援,咱们要做好固守待援、长期作战的准备。”

    徐福转动着眼睛,又在李正浩的主意上增加了两条。

    “老徐,这第一条我没意见。不过,第二条恐怕行不通哦。这些士绅地主们个个爱财如命,哪会把粮食交出来统一管理。”李正浩觉得徐福的主意还是有点不妥。

    “老李,你还记得咱们是干啥的吗?”徐福盯着李正浩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徐主官,你这是什么什么话!哪还用问吗?咱们是军人呀!”李正浩不爽地回道。

    “呵呵,亏你还记得咱们是军人,手中拿的是刀枪,不是烧火棒!这些地主士绅,平时为富不仁、欺压百姓,老子也就忍了。在这敌至城破之际,如果还有人敢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置全城百姓安危于不顾,那就给老子一律抓起来杀了!对了,罪名就是勾结满虏,私款献城。如果杀几家大户就可以救这固安的百姓,这个恶人,老子徐建威今日就做了!”

    徐福咬牙切齿地恨恨说道。他是辽东穷苦农家出身,对这些地主士绅的无耻有着最切身的体会。

    意见统一之后,两人立即召集各级军官,将作战安排布置了下去。固安城里的莱州军,仿佛一台精密的战争机器,轰隆隆地运转了起来。

    李正浩没有说错,地主士绅没有任何的大局观念,他们心中时时想着的,只有他们自己。所以,征集全城粮食,统一定额配发的事情进展得很不顺利。

    徐福很快调整了策略,将征粮食一事,先从最大的一户顾姓士绅家做起。这顾家家主顾诚,早年是进士出身,在地方做过两任知州,后来据说是得罪了阉党赋闲在家的。

    徐福先是派了一个训导官前去拜会顾诚。得到的结果是,不但连顾诚的面都没见上,最后还被顾家的大管家给打了出来。原因只在于这个训导官要求顾家共纾国难,将粮食交给莱州军集中调配。

    顾家的这个大管家平时一贯在固安趾高气扬、行为猖狂,听到训导官这么说后,当即火冒三丈:啥?粗鄙武夫,竟敢来敲诈顾家!给老子打出去!

    他这一打不要紧,直接给自己和顾家带来了杀身之祸。徐福得报之后,立即派出一支百人队,以诛杀通虏奸细为名,干净利落地将顾家五十余口尽数斩杀!

    是,这里面肯定是有无辜之人,且说顾家的老弱妇孺总是不相干的吧。

    可是,这是战时,谁他娘的有时间去分清楚?再说了,不杀光了,还留着他的子孙后代以后胡说八道,为王大人的光辉事业泼污水吗?

    王大人离开固安时,可是和徐福交代过:如遇大事,绝不可迟疑心软。徐福本就是心狠手辣之人,得到王瑞这个命令后,在遇事时,便有了自己的主见。

    顾家果然是固安首富,光是查抄出来的粮食就超过了五千担之多。至于白银,也有三万两之多。

    徐福除了调拔一千担用于守城青壮食用外,还拿出一万两白银作为守城青壮每日的临时军饷。如此操作下来,很快便将全城的人力资源全部动员了起来。

    当日申时未过,守门兵丁又进来报告,说是城中大户慕容员外家的大公子慕容玉求见。

    “本官军务繁忙,慕容公子有何事,尽可直言!”徐福注视着固安县城地图,头也不抬地对前来拜见的慕容玉发话道。

    “将爷爽快,本公子也是爽快之人!常言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慕容家愿意献出粮食四千担,白银一万两,以助将军守城!”慕容玉很是潇洒地摇着羽扇说道。

    “啊!”慕容家的爽快,将徐福吓了一大跳。随即他就得意了起来,看来,这些地主士绅还是不禁吓。

    “公子高义!说是破家报国亦不为过!本将代全城百姓谢过公子!”徐福客气地微微一揖,同时示意慕容玉入座。

    莱州军毕竟不是强盗,现在有这样知情识趣,又有报国之心的,自然是要客气应对。

    “将军谬赞了!不过本公子有个条件。不知该讲不该讲?”慕容玉又是风骚地一摇羽扇,笑着看着徐福道。

    “公子但讲无妨!”徐福最不喜这些文人的转弯磨角,当即直截了当地回答道。心想,这慕容公子还能有什么要求呢?想不出呀。

    “本公子前些时日见贵部杀虏,心中十分钦佩。可否让本人也加入你们莱州军,一展胸中抱负?”慕容玉拱手请求道。

    “这,这……”这样一个富家公子,能当得了莱州军的兵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