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章 觐见皇上
    次日巳时,崇祯帝在乾清宫接见王瑞和秦良玉二人。

    小太监引入殿内后,王瑞按之前曹化淳所说的觐见礼仪,和秦良玉一起,双手伏在地上,不敢轻易抬头。

    片刻功夫之后,一个略显疲惫的温和声音传来:“秦卿王卿,快快请起。”

    王瑞跟着秦良玉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等待着皇帝问话。

    “王卿血书请战,主动勤王,立下如此大功,朕心甚慰。昨日得兵部呈报,王卿所获俱是满夷首级,这份实诚很是难得呀。”

    崇祯帝一边微笑着说着话,一边往两人所站的位置走去。一旁服侍的王承恩则小心谨慎地尾随其后。

    王瑞朗声回话道:“禀圣上,全赖圣上洪福庇佑,温大人运筹决断,方能有此斩获,微臣不敢妄自居功。”

    崇祯走近,目光温和地看着王瑞道:“温卿的功劳,朕是知道的,你的功也不小,就不必过于谦逊了。若无你赤胆忠,苦练强军,如何能有此次大捷。兵部的奏报上说莱州军已经欠饷许久,北上勤王之前才由济南巡抚衙门补发了部分,这些士兵如何肯出力死战,王卿可有何妙计良策?”

    “皇上圣明!末将也没有什么大的本事,这些士兵也都是乡野憨厚之人。末将自招兵之日起,便请了先生教诲他们忠君爱国之事,是以人人皆能知晓大义。到得战阵之上,人人俱能慷慨赴死,加之温大人运筹高明,微臣方能侥幸得些薄功。至于欠饷一事,诚如圣上所言,本部已被拖欠半年之久了。幸亏之前剿灭教匪叛乱时,缴获了些许脏银,报经山东巡抚及登莱道后,准许用于补发部分饷银。”

    王瑞在脑子中认真组织着语言,恭恭敬敬地回话道。

    旁边的温体仁一听王瑞三句话不离温大人的功劳,心中对王瑞愈发满意。站在温体仁旁边的周延儒也和温体仁交换着眼神,微微点头示意,表示眼前的这名武将非常不错,值得重点栽培。

    崇祯帝闻言,心中对王瑞也是非常满意。这月余以来,满虏大军在大明京畿之地任意猖獗,烧杀抢掠,可是给了年轻的皇帝巨大的压力。

    崇祯皇帝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就连和最心爱的田妃啪啪啪,都没有兴趣。

    现时终于有一支大军大败了满虏,解了京师危局,让崇祯帝的心情一下子阴转了睛。今日见到王瑞,又见其英武忠贞、应对谦逊,心情一高兴,就爽朗地笑了几声。

    崇祯帝一笑,王承恩也跟着笑了起来,而且双眼之中还带着泪花:满虏入寇的这些时日,可是苦了圣上了!

    王瑞趁机抬头快速的瞟了崇祯皇帝一眼,只见这皇上穿得并不如想象中华贵,只是皇帝的常服而已。

    当然,也并没有后世明穿小说所描述的那样,什么衣角袖口还打着补丁。扯什么扯!再穷,他也是皇帝!

    崇祯帝可能因为很少晒太阳,面色有些惨白,下巴上蓄着不太长的胡须,颇有点后世那种劳累的教书老师的感觉。他虽然鬓角上冒出了些许白发,但还是可以看得出他很年轻。

    崇祯看着同样年轻的王瑞,神色显得非常畅快,他笑着问王瑞道:“日前听温卿和王伴伴说,莱州军都是用的昔日戚少保之练兵方法?”

    温体仁闻言后,前出一步,拱身禀报道:“圣上,据老臣昨日与莱州军兵丁询问得知,王将军每日练兵,必与士兵一起摸爬滚打,并亲率他们高呼忠君爱国口号。”

    王瑞低着头谦虚道:“回圣上话,莱州军驻地离戚少保故乡不远,末将以前也多次听说过少保威名,是以买来戚少保所著之兵书战策,日日用心研读,方始略有所得。微臣读戚大帅之兵书,既受益其兵法之精妙,更佩服其忠君报国之精神,二者兼俱,方能成就戚少保这等忠君名将。末将既学得少何兵法,当然就得与兵丁一起操练研习。”

    “好!”崇祯帝兴奋地一击双掌,大声道:“王卿说得好呀!看来王卿才是读书读明白了的人。不象有些人,虽是经纶满腹,却无半点经世忠君之心。王卿有如此忠心见识,才具能力更是非同凡人,日后只需用心国事,定是朕之霍姚骠!”(注1)

    王瑞又是一通谦逊,才将此间事了。

    了解完王瑞的莱州军后,崇祯帝这才关注到一同前来的秦良玉。秦良玉是大明宿将,崇祯帝也是早有耳闻的。

    不过,今天因为王瑞王大人的光芒实在是太过显眼了,搞得大名鼎鼎的秦良玉都有点象是一个“打酱油”的!

    许是因为今日心情颇好,加之秦良玉单独取得了斩首满虏五百零三具的功劳,崇祯帝对白杆兵也是甚为满意。

    他不但夸赞了秦良玉长途跋涉、千里勤王的功劳,更是勉励秦良玉和王瑞一起再立新功。

    末了,崇祯帝又敦促温体仁等人早日议定王瑞等人的功劳战绩,并且自话自说地认为,王瑞至少可以挂将军印,升为一镇总兵。

    当然按大明的朝廷规制,皇上这样说了,也是算不得数的。此事还需兵部和内阁议定。不过,皇上既然已经表了这样一个态度,想来其他人也不会轻易违背圣意的了。

    崇祯帝对莱州军和白杆兵确实十分关照,又问了两军驻防之地和粮草之事。最后,放话要切实做好协调和供应,切切不可寒了将士们报国之心。

    王瑞闻言,心中十分感动。妈的,崇祯帝完全不是张廷玉这个满虏奴才在所谓的《明史》中描绘的那样嘛!

    说什么崇祯帝刻薄寡恩、什么吝啬万分、什么不将臣下当人,完全是乱说八道嘛!

    什么狗屁《明史》!我呸!

    最后,崇祯帝又询问了他最为看重的第二日午门献俘和宣捷之事。连人数、进程安排等等小事,他都事无巨细,一一详细问过。

    哎,谁叫这满虏入寇以来,朝廷就没有一个好消息呢。现在有此大胜,自然是要抓会好好宣扬一下的了!

    一通问询下来,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半时辰。直到崇祯帝自己饿了,方才满脸谦意地笑着道:“今日议定颇久,想来众位爱卿已是饿了。这样,王伴伴!马上去安排,今日朕便请众位爱卿一起在隔壁偏殿用餐便饭吧!”

    皇宫赐宴,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让咱们的王瑞王大人遇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