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宣传咋样?
    固安即将到来的血战和危机,王瑞一无所知,他正在憧憬着面见崇祯皇帝的可能情形。

    对于这个汉人王朝的最后一个皇帝,王瑞前一时空时也是颇多了解的。不过由于满清及其奴才往他身上泼了不知多少脏水,他的形象早已变得支离破碎。

    这次,能亲见这个写下“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勿伤百姓一人。”感人遗言的末代汉帝,怎能不让王瑞激动万分!

    次日辰时,莱州军和白杆兵在五军营一队人马的引领下,经永定门入城。

    永定门外,上万勤王军尸横遍野,一些京营兵正在收捡安埋。不时有野狗跑来抢夺啃食,京营兵拿着刀枪正在不停驱赶。

    莱州军和白杆兵的士兵一边迈着整齐的步伐行军,一边沉默的观看着面前的惨象。

    固安一路走来,所见处处皆是地狱。满虏的血腥凶残,更加激起了他们的热血和愤怒。

    当然,他们也很庆幸自己有王瑞这样的铁血统帅,不但不会受到满虏的残杀,还能杀蛮夷如猪狗。

    进入永定门后,莱州军和白杆兵都被安置在瓮城休整。司礼监、御马监和兵部都派出官员前来迎接。

    上次到固安来查验战功的几名京官也来了。虽然他们一贯看不上武夫,但王瑞在此时立下如此滔天大功,毫无疑问定会受到皇上眷顾。

    再加之之前到固安时,这些人也是没少收取王瑞的银钱。所以他们对王瑞都十分客气。

    兵部更是调集了帐篷和粮草,一切供应俱全,让莱州军和白杆兵先行在瓮城安营。

    勤王大军入城的消息流传很快,京师百姓都听说有一支莱州军斩杀了数千满虏兵,纷纷扶老携幼地跑来永定门附近,想要看看这支大军的主将是不是三头六臂。

    王瑞趁机派出林思德训导司的所有人员,换上老百姓的衣服充斥于这些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之内,口若悬河地吹嘘莱州军大战满虏的各种奇事趣事。

    什么王大人单骑冲撞敌阵,什么王大人一箭射伤满虏贝勒的“英雄壮举”,在这些口齿伶俐的训导官们的大吹特吹之下,引来一阵阵热烈的喝彩之声。

    “且说昨日午时,这莱州军风尘仆仆赶来京师勤王。附近满虏军队闻听王将军威名,皆不敢挡其锋锐,纷纷作鸟兽四散逃命。不过,那虏酋黑孩之子却不甘心,带着三万满虏精兵偏要来寻王将军拼命!你等道,这仗将作何情形?”

    林思德语气一顿,来了个反问,将众人的好奇心勾到了嗓子眼里。

    “却待如何?先生,说呀”边上的急切地追问。

    “却待如何?此事故且押后再讲。咱们先来讲讲这虏酋黑孩之子豪格。这豪格生得身高八尺,虎背熊腰,面如黑漆,一拳能够打死一头金钱豹。为啥这豪格能有如此凶猛的力量?”

    林思德说到这里时,又停了下来,拿起胸前水袋喝了一口清水。众人被他讲的战事吸引,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仰头喝水。

    “为啥?”人群中有性急的人,不待林思德喝完,已经在开口追问。

    “为啥?说来怕各位害怕!”林思德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快说呀,先生!”,“快说呀,我们不怕!”更多的人大声地表着态。

    “好,那咱便说与大家听听。只不过这却牵扯到我辽东无数汉民的血泪!哎!”林思德眼中挤出一滴泪水,显得悲痛欲绝。

    “这豪格,五岁时,便以我汉家孩童作为训练杀人的对象。日日更以汉民孩童的骨头熬汤喂养!长到十岁之后,更是每日要杀死一个汉人男子,用他的心肝烧烤下酒!哎,丧尽天良呀!丧尽天良!”

    林思德说到此处,已是满面泪水,切牙切齿地顿足捶胸不止。

    “畜生!”,“这些满虏真是畜生呀!”,“丧尽天良!”,“杀光满虏!”人群之中,热血未泯的民众顿时爆发出一阵悲愤的喝骂声。

    “哈哈,我这宣传做得咋样?”人群边缘的王瑞将声音压得只有自己能听见,附耳在女扮男装的秦小靖耳边问道。

    “不怎么样\无赖!”秦小靖翻了一个白眼。

    这也太能吹了吧!简直就是抗满神剧嘛!尽是些神乎其神的狗血故事!

    可是,可是……,好象老百姓挺吃这一套!这坏人鬼点子真多!咱白杆兵咋就没有想到呢?秦小靖禁不住在心里反问自己。

    两人正在说说谈谈,张二带着几个亲卫寻了过来:“大人,朝廷来人了!”

    等王瑞会同秦良玉等人走到门洞不远时,门洞那边的京营官兵已经齐刷刷跪倒了一片。王瑞知道有大人物要来,赶紧和秦良玉停了说话迎过去,其他的京官也纷纷往那边走去。

    只见一个清瘦的文官在一干随从的簇拥之下走入了瓮城,他官服胸前是一个锦鸡踩云鸣日的二品文官补子。周围的文官见了他纷纷都跪下见礼。

    王瑞一眼看到陪在他身后的方元,知道这人必是温体仁无疑。方元也见到人群中的王瑞,他激动得满脸通红,下巴上的山羊胡子微微颤动着,他知道莱州军名震天下的时候终于来到了。

    苦心人,天不负!

    秦良玉颇懂官场礼数,赶紧带了王瑞马祥麟等人上前跪下,耐心等候温体仁接见。

    温体仁一进瓮城就开始四下张望。不过,他对跪了满地的文官却视而不见,独独在那些武官身上打量寻找。

    方元恰到好处地走到在他身后轻轻一指,他马上看到了跪在地上一身甲胄的王瑞王大人,当即大步流星地赶将过来,亲手将王瑞双手扶起。

    温体仁瞪着锐利有神的眼睛,上下打量了王瑞好一会,半晌后,方才哈哈大笑道:“好一个千里勤王的忠臣,好一个勇杀满虏的悍将c男儿,当如是!”

    王瑞急忙躬身又是一礼:“温大人过奖了!此许战绩,全赖圣天子洪威,更要感激温大人运筹决断。为国杀虏,正是我辈武人本分。”

    温体仁再一次细细看了王瑞一眼,见王瑞依然恭敬有礼,心中十分满意。转头对身旁一众文官道:“王参将不畏强敌,立下滔天大功而不自傲,如此方为我大明男儿本色。壮哉,昭昭大明!壮哉,我汉家儿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