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山雨欲来
    啥,打固安?打莱州军?”

    众人闻听,都大吃了一惊。难道咱们在莱州军面前吃的亏还小吗?可不敢去招惹这伙“瘟神”!

    众人左右看看,还是“打死哑巴不出声”,偷偷地左顾右盼沉默不语。大家都不敢搭话,谁也不愿冒然去接莱州军这颗烫手山芋。

    尼玛!总兵官乌纳格、甲喇额真黑木金失踪,多尔衮、豪格两个贝勒战场上为敌人火炮所伤,无数诸申勇士命丧当场。这莱州军有那么好打吗?

    黑孩(黄台吉)见众人都不敢说话,便要乾坤独断,作出征伐固安的布署。

    他话尚未出口,只听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八,老汗有言,不可以轻易攻打明人的坚城险地。那日在喀喇沁青城时,本贝勒就曾和三贝勒夜入汗帐相劝。我等当日便言:我兵深入敌境,劳师袭远,若不获入明边,则粮匮马疲,何以为归计?纵得入边,而明人会各路兵环攻,则众寡不敌。且我等既入边口,倘明兵自后堵截,恐无归路。今日看来,此言应矣!”

    打脸呀!**裸的打脸呀。饶是黑孩皮糙肉厚,脸上也是火辣辣的。

    “老八,大贝勒所言有理,现今这莱州军已入卫固安和汉狗京师,已是坚城依托防卫。实在不可再寻那莱州军麻烦。老汗遗命在前,我等贝勒规劝在后,还望大汗三思。”

    代善刚啪啪啪地打完脸,莽古尔泰又落井下石地冲了出来。尼玛,想要做点大事,咋就这么难呢?

    此时的黑孩(黄台吉),就好象后世那种公司或机关里的小领导,一心想做个大事,却又受到来自各方面人员的干扰。这种憋闷,实在无法予外人道。

    “哼,鼠目寸光之辈!”黑孩虽然心里腹诽,不过脸上却一如既往地平静。

    这次入寇虽然抢的钱粮丁口不少,将各路明军也是打得落花流水,奈何却折翅于固安城下,跟着便接二连三的吃了好几个败仗。

    现今,提起这莱州军之名,已是八旗噤声的架势!

    “两位贝勒言之有理。不过,既是八旗议事,各位贝勒贝子都说说自己的主意吧!”黑孩将目光投向多尔衮、岳托和济尔哈朗等人。

    给各家兄弟子侄前途和希望,利用各位小贝勒牵制打压其它几个同坐的和硕大贝勒,早就成了黑孩玩得精熟的鬼把戏。

    当然,说起来,黑孩要怪也只有怪努尔哈赤这个老野猪皮,给自己留下这种一个极为不爽的“猪尾巴”。

    1616年,老野猪皮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登基为汗时,就设了四个贝勒,即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

    伪天命六年(1621)二月,努尔哈赤“命四大贝勒按月分直,国中一切机务,俱令直月贝勒掌理”。这说明他们的地位和权力以前是同等的。

    黑孩继承大汗位后,还是需与其他三位亲王一同主持朝政,后世被称为四大贝勒时期。他们称和硕贝勒,“共议国政,各置官属”。其它的三大贝勒,对黑孩(黄台吉)的掣肘是很大的。

    “我也和这莱州军有过对阵,我来说几句吧。”多尔衮最是明白黑孩的心思,或者说多尔衮看事情更为通透一些,他也觉得应该再和莱州军打上一仗,挫一挫莱州军的士气。

    “咱们以前和明军作战,一贯都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此次入关作战,也是将各路明军打得大败。所以,我们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明军俱是如此不堪一击。但这明国疆土万里,丁口亿万,哪能没有一点英雄勇武之人?我们抱着对明军的这种轻视态度,去打这莱州军,又焉能不败?”多尔衮感受到黑孩鼓励的目光,滔滔不绝地说道。

    “是啊”、“是啊!”,一众很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小贝勒闻听后,纷纷点头称是。

    “这莱州军的王瑞,正是利用了我满州勇士的这种轻视心理,接二连三地设下奸计,故而才将我大金各路大军一一击破。现而今,咱们了解到了他火枪火炮的威力和射程,只要巧加规避,定不会再重蹈覆辙。想这王瑞,如今只是一个参将,就能练出如此强军。假以时日,此人若是升为挂印总兵,坐拥雄兵数万,才是我大金的心头大患呢!”

    多尔衮见众人听得入神,心中很是得意,继续夸大王瑞对大金的危害。

    “十四叔叔言之有理!现在这王瑞带了主力入卫明国京师,想来固安所留守军定不会太多。我大金如能集结所有大军,定可将固安县城一举攻克!到时这王瑞丢土失地,自有明国朝廷为我们收拾!大汗英明呀!”

    岳托素来颇有主见,他也不顾自己阿玛代善厌恶的眼色,首先跳出来拍着黑孩和多尔衮的马屁。

    “十三哥高见!今日如不消灭这股莱州军,日后定会养虎为患。依我所见,为避免我满州勇士伤亡,可以再多抓些明国百姓。先驱赶这些汉狗扛土攻城,将这莱州军的弹药先消耗干净!然后我大金勇士再尾随其后,定可一举拿下这固安县城。”

    多铎小眼睛贼溜溜地乱转着,补充出一条毒计。

    “嗯!大汗英明!咱们还可以学那诸葛孔明,给这固安的明军来个声东击西!”多尔衮见自家兄弟附和自己,当即也一唱一和地出着奸计。

    “墨尔根黛青!果然所言睿智!各位所言,也俱是正理。这莱州贼人,此次如不给予重创,日后定会更会益发嚣张,对我大金不利!便依众位贝勒所言,明日杀向固安,将这莱州军扼杀在摇篮里!”

    黑孩(黄台吉)一见各个小贝勒站在自己一边,心中甚为欢喜,当即站出来做了最后决断。

    代善和莽古尔泰本以为今日吃定了黑孩,抓会要将他啪啪啪打脸,却不想片刻功夫不到,议政大会的形势就瞬间立转,开成了黑孩的支持大会。

    两人无奈,也只好点头同意。一贯和阿敏不对付的莽古尔泰还趁机进言,让黑孩将阿敏的镶蓝旗也一并调来,一同攻打固安。

    反正,要啃硬骨头,各条恶狗都要一同上来。谁想只吃肉,不咬人作战,那可是门儿都没有!

    黄台吉父子亲领的两旗如今也颇多伤亡,其余各人也见不得阿敏一人独好,当即都出言附和莽古尔泰的提议。

    黑孩当即让人星夜传令,让阿敏领军尽快赶来参战。

    固安,山雨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