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打固安
    经过近两个时辰的行军,莱州军和白杆兵的联军终于抵达京师西门之外。

    冒然出现的一支上万人的大军,将守城的明军官兵吓了一大跳:怎么这些满虏又折回西门来了?还晚上!难道这些满虏要趁夜攻城不成?

    直到王瑞和秦良玉派出探马上前报信,城上守兵才逐渐放心下来。

    不过,城上的守军也不可能打开城门放王瑞他们入内。确定来的是勤王的大军后,城楼上的一个守城参将一边告诉莱州军和白杆兵的探马在城外扎营,一边赶紧将这个好消息报进宫内。

    崇祯皇帝可是早有令旨,吩咐一有莱州军的消息,就要马上报告给自己。

    “什么?莱州军和白杆兵来了?”崇祯帝朱由检闻报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将桌案上纸笔带落了一地。

    “回禀陛下!是莱州参将王瑞和白杆兵的秦良玉带兵前来勤王了!据城楼上的守将报告,大约有上万人,说是还带来了斩获的满虏首级。奴婢恭喜圣上,圣上洪福,方能有此强军。如今,京师无虞亦!”

    曹化淳低眉顺眼地尖声禀报着,白净的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

    “快,快!召王卿秦卿平台见驾!”崇祯帝闻言大喜。祖宗保佑呀,我大明良将不绝,何惧小小满虏猖獗!

    “陛下!如今已是戌时了!城门早就关闭了。还是让两位将暂且在城外扎营,待明日再召两位进城见驾也不迟!”曹化淳想了想后,劝告道。

    “哦,哦!朕操切了!曹伴伴所言有礼!明日你便和温卿去传朕旨意吧!朕真是很想见见这莱州参将,看看他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有了强军入卫,崇祯帝的心情一下子安稳了许多,终于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在派人往城中报信后,莱州军和白杆兵便开始了在城外扎营。

    以前白杆兵扎营时,都是随意挖上一条七八尺宽,六七尺深的壕沟便算完事。饶是如此,在此时的明军之中,都算是极有章法的部队了。

    不过,在见了莱州军布置的营地后,秦良玉和马祥麟等人都是惊叹不已。

    这些莱州的士兵仿佛不知道疲倦一般,围饶营地挖了三条近十尺宽,八尺深的防护沟。挖出泥土被堆放在了沟的向外一侧。第一个向外的侧面上,都插满了缴获来的满虏长枪兵器。

    这还不算,每隔四五丈宽,莱州军就布置了数目繁多的明哨暗哨。陪同秦良玉等人查看的王瑞解释道:“这叫结硬寨、打呆仗!是莱州军在任何情况下扎营时,都必须遵守的军律。”

    秦良玉闻言后,心中实在是震撼不已。想不到这小小参将,年未而立,行营治军竟然如此严谨!

    这可是象秦良玉这样的老行伍、白杆兵这样的铁血强军,都未曾时时做到的啊!

    “此子年纪轻轻,便能有此大成!以后封伯封侯亦不可知啊!”秦良玉心中感叹,很是为将侄女许配王瑞一事欣慰不已。

    如此,当足以告慰家中老父和靖儿的父母兄弟了!

    在莱州军和白杆兵大军抵达京师城下时,莽古尔泰和豪格这两个败兵之将,也带着失魂落魄的满虏军队回到了良乡县城。

    这一战打下来,满虏足足损失了本部真夷三千余人。由于这次莽古尔泰和豪格带去的是由各旗抽调出来的“八旗联军”,所以差不多是各旗都有伤亡和失踪的。

    本来是要找回面子的事,如今变成了一个超级丢脸的大败仗,传得满虏全军现在都知道,有这样一支可以轻易诛杀诸申勇士的明军部队。

    黑孩(黄台吉)闻报后,突然大吐了一口血,当即便晕了过去!

    固安之败时,他或还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是乌纳格和黑木金等人指挥不当、作为主力作战的蒙古各部战力不行。

    但如今,这可是直接从各旗之中抽调的满虏强兵啊!就这样被人家轻轻松松地,仿佛没费任何功夫一般地干掉了三千多人!

    三千人啊!对于大明朝廷来说,或许真不愿什么。但对于人丁稀薄的满虏而言,却是一个极为沉重的打击。这可是一个几乎要让八旗各牛录,家家带孝的大败仗!

    以后这仗还怎么打?传入各旗甲兵耳中后,会不会以后见到这股明军,就要望风而遁了?

    气急攻心之下,本来就有高血压的黑孩(黄台吉)一下子承受不了,一口浓血喷涌而出,吐了跪在他面前的豪格一身。

    随行的萨满巫医好一通忙乱后,黑孩(黄台吉)终于顺过这口气来。在侍卫的服侍之下用过汤药,黑孩顾不得自己的身体衰弱,便让侍去四处传令,通知各旗旗主贝勒们连夜到良乡县衙大堂议事。

    “各位旗主贝勒,参领头目,本汗今夜叫大家来,就是要给让大家知晓,我大金遇上了一个致命克星!这人便是明国莱州参将王瑞!”

    黑孩(黄台吉)脸色平静,还带着吐血后虚弱的潮红,一字一句地向众人说道。

    “这明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时便有能人横空出世!诸位可都要收起以往轻视明人的心思。三贝勒、豪格贝勒,你们给大伙讲讲今日和这股明军对战的情形吧!”

    黑孩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后,又对莽古尔泰和豪格吩咐道。

    莽古尔泰和豪格打了一个“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的大败仗,现在早已没有了平时的骄横,赶紧老老实实地将今日一战的前后经历细细讲了一遍。

    当然,莽古尔泰不会去讲自已保存实力的小心思。豪格这家伙虽然损失了不少人马,自己又受了轻伤,但他因为首先就去进攻莱州军的正面战阵了,所以也不清楚全军作战时的战状。

    不过,两人因为都是亲历了这一战,讲述起来也算是细致入微。

    这两人都是身份极高的满虏贝勒,所以是不可能虚报乱讲的。众人听完两人的讲述后,一下子都吓了一跳:如此厉害的火枪火炮,以后和明军的仗还怎么打?

    王瑞!莱州军!所有的人都写住了这样两个名字。许多人在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不管如何,以后遇到这股明军都要躲远些!

    “各位!这仗打的如何,大家也知道了。大家都说说,下一步该如何计较?”黑孩目光扫视着众人,神色庄重地询问道。

    众人左右看看,最后都低下头去沉默不语。

    果然不出我所料,败上这一仗,便把所有人的心气打没了z孩心中一阵悲伤。

    “大家都没话说吗?那本汗便说说孤人的主意。明日咱们便举全军之力,再去攻打固安,一定要将这股明军打怕打痛!”

    黑孩咬着牙齿,一字一顿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