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虏首聘妻
    什么?长相丑陋?讲清楚说明白点!

    什么时候挺拔的乳峰、健美的大长腿成为了丑陋的代名词?

    在王瑞以前所处的前一时空,这都是标配的美女形容词啊!

    “非也,非也!小靖姑娘,你是真的很美!大哥也非常喜欢。你快快放下手中的顺刀,切莫要伤到了自己。有什么事都好商量!我们好好商量便是。”王瑞伸出双手,慢慢走向秦小靖。一边走,他还不忘一边劝慰。

    “只要王大哥答应娶小女子,你让靖儿做什么,我都应承你。”秦小靖目光如水,红着脸盯着王瑞说道。

    “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你快放下手中的刀,要是划破了脸,可就不美啦!”王瑞一边点头同意,一边双手下按,示意秦小靖放下手中利刃。

    这样一个爽朗性感的绝色美女,王瑞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呢?咱们的王大人,不过是一下子思想观念没转过来而已。

    “好!我听王大哥的。”秦小靖一见王瑞答应,心中满是欢喜,立即听话地将手中的顺刀收了起来。

    “痴儿!总算寻得良人。”秦良玉见事情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高兴地走过去轻轻将秦小靖揽进怀里,姑侄二人一时眼中全是泪水!

    “恭禧大人x禧大人!”莱州军的军官们一见自家大人得此佳人,口中纷纷贺喜,同时噼里啪啦地鼓起掌来。

    这一通热烈的掌声响起,把正在给秦小靖脖子上受伤位包扎的张凤仪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这都是些什么人嘛?一点都没有规矩!

    “恭禧主母!属下参见主母!”一众莱州举的骄兵悍将们,此时如同温柔的猫咪,齐刷刷地拱身向秦小靖一揖。

    “啊!”这帮家伙的这一举动,让秦小靖很是诧异,手足无措地不知如何应对。

    “靖儿9礼!”秦良玉拉开忙碌着的张凤仪,示意秦小靖正式回礼。

    姜还是老的辣啊!张凤仪禁不住在心中感叹。

    中国是一个讲究礼仪传承的社会,这礼来礼去,便意味着莱州将士对秦小靖主母身份的认定。

    王秦联姻的消息传开以后,莱州军和白杆兵的将士们都是一片欢腾!

    两边的士兵们一有机会就相互开始了打趣:“咱们现今才真的成了兄弟部队!”

    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白杆兵们打扫战场的效率也特别高。一个时辰不到,这些毙命的满虏甲兵便被剥成了光猪。

    最后收拢的缴获也十分喜人:兵器盔甲近两千来套,衣物吃食无数,堪用战马近千匹,黄金白银尽两万两。

    当然,最能代表莱州军战力的满虏首级也不少。一枪爆头的不算,囫囵砍下来的完整脑袋就有一千八百多级。

    至于俘虏,哦,据说有一百五十余个。不过,都被莱州军要了过去,说是要带回去给莱州军的新兵蛋子们见见血!

    缴获虽多,王瑞却仍然分文未取,他将之前说好的两成也让给了白杆兵。

    秦良玉见王瑞如此仁义,也将所有缴获的战马让给王瑞的莱州军。毕竟要养一千匹战马,可是十分耗钱的事,何况白杆兵的强项也不是骑兵。

    等到王瑞又要和白杆兵平分首级时,秦良玉和马祥麟却说什么都不愿意答应。

    想想也是,白杆兵又不是关宁那帮不要批脸的。白杆兵作为一支睥睨天下的铁军,自然有它的尊严和傲骨。

    好吧!咱送自己的未婚妻。这总行了吧?就先送五百级满虏脑袋作为聘礼!

    “王大哥,说啥子哟?我自己还杀了三个呢。”秦小靖又恢复了傲娇臭屁的大小姐脾气,得理便不让人。

    “小王将军,咱小靖妹子就这脾气,以后你可要多担待些!”张凤仪充分表现了娘家人的护犊子精神,适时地出言帮衬。

    后来民间便将此事称之为“虏首聘妻”,一时传为汉家美谈,更是茶馆酒楼里市井闲人们爱听的一折评书。其浪漫豪情,一点不亚于骠骑将军“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豪言。

    受此事影响,浮山湾的女子们,首先修改了自己找郎君的条件。那就是:不但得是浮山军中的好儿郎,还得问你砍没砍下几个满虏的脑袋。

    这种感觉就象后世的女子相亲时,问你买没买车、买没买房一样。慢慢地,便在咱们王大人的辖地之内,成为了一种时尚。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故且不做细表。

    打扫完战场,又分配完首级缴获,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未时末了。就连一直处于兴奋之中的王瑞王大人,也是肚子饿得咕咕乱叫。

    和秦良玉商量之后,王瑞下令将就缴获的肉干和杂粮饼,再煮上几十锅马肉汤,盐巴放得足足的,先让全体将士饱餐一番。

    许是因为打了大胜仗,又传出来王大人和秦家小姐定亲的喜训,这一餐两军将士都吃得极为欢腾。

    刚刚酣战完的阵地上,到处是一片欢声笑语,颇有些“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味道。

    吃****饭,士气高昂的莱州军和白杆兵又在秦良玉和王瑞的统领之下,精神抖擞地向京师进发。

    经此一役之后,莱州军和白杆兵的士气都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报请王瑞批准之后,莱州军的各营将士们又兴高彩烈地拉起了歌。而且,他们这拉歌的缘由又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比如朱磊的火枪营,便在这个和“陈冠希老湿”一样帅气的营官带领下,开心万分地起着哄:“亲卫队,来一个!来一个,贺主母!”

    我去,这也能成为让人唱歌的理由?哪跟哪嘛!

    “唱一个,贺大人!唱一个,贺主母!”亲卫队很快便在陈松这个“超级歌迷”的带领下,不甘示弱地作出了回应。

    “靖儿妹妹,你可要认真听着!这些大头兵要给你唱歌呢。”张凤仪打趣着身边的秦小靖。

    “哈哈!咱妹子这莱州军主母的身份算是坐实了哟!”马祥麟闻言也很是开心。

    秦良玉听了,也赞同地点了点头。只有秦小靖一人俏脸羞得一片绯红,满满都是幸福的神色。

    很快,歌声便从队列中间的亲卫队位置响起: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