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一百九十二 虚惊一场
    哈哈!谁说的女生外相呢。咱这妹子,就很义气!马祥麟忍不住在心中赞道。

    “小靖姑娘所言极是,那就劳烦白杆兵的兄弟们了。末将今日便占了这便宜!”王瑞瞟了秦小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哼,坏人!看老娘以后如何收拾你。哦,哦,是小娘。

    只是,这仗总会有打完的时候。这勤王事了,如何才能寻得这莱州的坏人?秦小靖心中莫名其妙地有些伤感起来。

    这个时代可不同于后世,既便相隔万里,亦可通过qq微信联系。如果实在心里煎熬,那就去网上订张车票,直接杀过去吧。

    在古代,别说相距数千里之遥,就是数百里的距离,也可能是一别便成永恒!

    秦小靖胡思乱想之时,白杆兵已经欢天喜地的冲了出去,每个人脸上都笑成了一朵朵的菊花。

    “二娃子!你看看这把顺刀!巴不巴适?”一个壮汉拾起一把锋利的顺刀,得意洋洋地在同伴面前炫耀了起来。

    “莽娃儿!你给老子莫得半点出息。这么一把破刀就把你瓜娃子打整了说?脱满虏身上的盔甲撒!老子给你说,这个才是好东西!”另外一个同伴听不得他炫耀,立马插嘴取笑他。

    “老子说,你们都是些瓜批!嘴夸夸的咋子?脱满虏的衣甲、收拢兵器,清理这些虏兵身上的银两撒!赶紧的!”一个小旗模样的人,一见手下这帮人事情还没正式干,就开始了斗嘴,当即骂骂咧咧地喝斥。

    你还别说,白杆兵作为天下有数的强军,其军纪风貌确实与同一时代的任何一支明军都不一样。

    就拿这清理缴获来讲,如果换成其它的明军,一定是你抢我夺,场面混乱得不成一个样子。但白杆兵却不同,他们虽然也是大呼小叫的,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在胡乱哄抢。

    当然,倒不是因为白杆兵象王瑞想象的那样军纪有多好。而是因为,这些白杆兵全部都是出自于石柱周边的地域。

    士兵们之间除了是战场上生死与共的兄弟外,更是隔壁的邻居、七大姑八大姨家的表兄表弟,又或是堂弟亲戚。

    反正一句话,“川人嘛,都是穿的!”。意思是说,这些兵丁之间本身就存在各种各样天然的亲密关系。或许这就是白杆兵在清理缴获时,不敢随意私藏的原因吧。谁要贪一下小便宜,丢脸就丢到姥姥家去了!

    而且这种乡情血脉关系,也给了白杆兵在面对强敌时,舍生忘死、死战不退的精神支撑力!谁要是丢下兄弟乡亲逃跑了,以后活在众人唾弃的目光中,这日子也不用过了。还不如战死沙场更好呢!

    在军官们的组织下,白杆兵开始将兵器、盔甲、衣物银两等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分门别类地堆在一起。

    “嗯!白杆兵果然是不同凡响!就连这打扫战场,也让人赞叹呀!”王瑞对身边的朱磊陈铭等人感叹道。

    “呵呵!”陈松在边上抹了抹嘴,吃吃地坏笑着。

    “陈松,你小子傻乐个啥?”王瑞转过头去笑骂道。

    刚才的战损已经统计了出来,除了两个骑兵落马摔断了手腕外,整个莱州军便没有任何一件伤亡了。这是奇迹呀!

    不,简直就是神话嘛!刚才战损报告送到王瑞面前时,秦良玉和马祥麟等人听了后也是一脸的惊讶不已。

    我的乖乖!歼灭这么多的满虏甲兵,己方竟未死亡一人!这莱州军真的是妖孽呀!非用此词不足以说明这支军队的强悍实力。

    自己的白杆兵如果对阵这么多的满虏甲兵呢?秦良玉相信,自己也不会轻易败北,但是沉重的伤亡,肯定是免不了的。

    可是,现在看人家这莱州军,谈笑间满虏灰飞烟灭。再强的敌人,莱州军的士兵们杀起来都跟玩儿似的。

    陈松见王大人发问,却一昧傻乐着,迟迟不语。

    “笑啥呢?象个傻子!”陈铭对陈松这个亲卫主官没有一点好气,他总觉得这些人抢了自己在三哥面前的亲热感。

    “那个啥?大人,那白杆兵的秦小姐好象看上了你!”尹大弟口无遮拦地说了出来。

    “哦!”众人都露出了“我明白”的神情来。嗯,王大人这是爱屋及乌嘛。

    “恭喜大人!”朱磊甩着一张帅气的白脸,脸上带着陈冠希那种招牌式的坏笑,抢先向王瑞行了一礼。

    “哼,你们这帮小子!给老子组织好礼金吧!”王瑞得意地笑了起来。

    “大人!出大事了!”众人正在哄笑间,一个骑兵营的士兵飞马跑了过来。

    “能什么事?快说!”王瑞收敛起了笑容,一脸困惑地询问道。

    不可能呀,这满虏少说也死了两千人吧!能这么快就来报复?不可能啊!

    那还能出啥大事呢?王瑞身边的军官们也都是一样的不解之色。

    “大人,白杆兵拦住了我们骑兵营派出去的五个警戒队,快要打起来了!”报信的骑兵着急地报告道。

    “白杆兵!要打起来了?”王瑞一听,脑海中顿时一片凌乱。

    妈的,老子穿越回明末,居然还和自己最敬佩的白杆兵杠上了,这他娘的得有多狗血!大哥,不要吧!

    “走,跟我去看看!”王瑞当即做出一个决断。管它啥事,先去看看再说嘛。有啥事儿不能解决呢。

    “大人,要不要下令全军戒备?还是多带些人去吧!“陈松建言道。

    “带什么带?白杆兵又不是敌人。老子只是去看看出了什么误会!”

    王瑞敏捷地翻身上马,带着众人便往出事的地方跑去。

    到了地头一看,还真是白杆兵的几队人将莱州军的骑兵挡了起来。

    只见这些白杆兵拱着精瘦有力的身子,成冲刺队形排列着,一支支枪尖斜指,神情凶悍坚定。

    “嗯,不错!这才是白杆兵嘛!估计一般的骑兵部队都不敢冲撞他们的阵形吧!”

    王瑞用马鞭指来指去,口若悬河般地分析着白杆兵几个小队的战术和队形。

    “大人!我遵照大人所命,派出五支小队去外面警戒,没想到被这些白杆兵阻拦了!怎么和他们说,都不管用。非要等他们打扫完了战场才让咱们过去!”

    汤效先就象一个受了委屈的幼儿园孩子,抢先出来向老师告其它小朋友的状。

    “他们没有说原因?”王瑞反问了一句。其实他心中明白得很,这不就是怕莱州军抢夺缴获和满虏首级吗。

    “问了,他们不说。”汤效先抓抓脑袋,心中困惑不已。

    咱们派骑兵队出去,是为了给大军作警戒啊。怎么还被堵在了半路呢?

    这缴获咱们都让白杆兵们打扫了,还拦什么拦呢。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正在说话间,身后一阵马嘶声传来,秦良玉带了马祥麟夫妻和秦小靖赶了过来。

    秦良玉马未停稳,便拱手对王瑞道:“王小将军,我这些儿郎们确实是穷傻了9以为贵军将士要过来抢夺缴获,所以才闹出这番笑话。实在是丢人呀!让小将军见笑了!”

    “秦督客气!末将岂敢受秦督之礼呢。既然是虚惊一场,那还是让贵军继续打扫战场吧!我的骑兵队,还请白杆兵的兄弟们让一让!”

    王瑞控着战马,向秦良玉还了一礼。

    两人这番话刚说完,刚才还横眉冷对莱州军的白杆兵们都傻了眼:原来咱们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人家莱州军是真的去警戒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