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便宜你了!
    “好男儿,别父母,只为从军杀满虏。手持钢刀九十九,杀菌儿方罢手。我本堂堂男子汉,何为鞑虏作马牛。壮士饮尽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头。金鼓齐鸣万众吼,不破黄龙誓不休。”

    近两刻钟后,浑身浴血的莱州军骑兵们唱着胜利的歌儿凯旋归来。歌声雄壮浑厚,气势磅礴。

    王瑞和秦小靖并马而立,五十骑亲卫排成整齐的队列,簇拥在两人的身后。

    等到莱州军骑兵营和亲卫队全部回还,排成一个近半里的长方形阵形后,王瑞对秦小靖道:“走,去看看咱们的儿郎!”

    话音一落,王瑞便打马往骑兵们的队列前跑去。秦小靖仿佛接受了王瑞这种不容置疑的语气,也抽了杀马特红马一鞭,尾随在王瑞的“美姬”身后而去。

    “大汉至上,将军威武!”王瑞和秦小靖每跑到一个方队前,士兵们都斜举着手臂行礼,向着自己的统帅发出最热烈的欢呼声。

    “大汉至上,汉军威武!”王瑞同样斜举手臂,骑兵队列中士兵们的目光随着王大人的指引更加灼热。

    跟随王大人,为我汉家儿女搏一条出路,踏着霍卫陈汤的足迹为我大汉民族开疆拓土,正是我辈汉家儿郎本分。

    随着莱州军中训导官的设立,无论是火枪营还是骑兵营,每一个士兵和军官都开始了读书识字。所以,宣传大汉民族主义,团结南方其它兄弟民族,建立单一民族国家的梦想,也被我们的王大人作为私货夹带了进去。

    前世时,王瑞看一些反映民国末年军旅生涯的电影电视,某支军队虽然极力提倡军官和士兵识字,可是却收效甚微。

    因此,王瑞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在这明代号召兵丁军官识字学习会遇到很大的阻力。可是,等到他的这一命令宣布下去时,却发觉到处是一片欢呼雀跃!

    不过,后来稍一动脑子,王瑞就明白了。

    民国末年的那支军队受西方犹太疯子的所谓主义影响,看不起读书人。以不读书不识字、以大老粗为荣,所以,号召军人识字学习,当然会很难。

    要一个人一边批判华夏传统文明,一边拼命去识字学习,这得精神有多分裂?!

    而王瑞的莱州军呢,这可是身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明代。大多数人家因为付不起读书的费用,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是大字不识几个的。

    故而,每一个莱州军的士兵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识字机会,学习起来极为刻苦用功。这读了书,识了字,以后就不再是睁眼瞎了!

    总之一句话,他们的人生轨迹从此便告别了以前的路径。有了夜间识字班,妈妈再也不用操心孩子们的学习了!

    感受着莱州军骑兵和亲卫们灼热崇拜的目光,在连绵不绝的欢呼声中,王瑞和秦小靖策马扬鞭地从众人面前拉风地跑过,身后扬起一溜细细的尘土。

    “王大哥,你这莱州军的骑兵真不错!都是好汉子!”秦小靖一边控制着杀马特红马的缰绳,一边激动地和王瑞说道。

    不知不觉间,她把对王瑞的称呼,从“马大哈、王大人”等生硬的词语换成了更为亲近的“王大哥”。

    “哈哈!都不错!咱们的白杆兵也非常的厉害啊!”王瑞发自内心地赞叹着。

    哼,看在他夸咱们白杆兵的份上,我便放过这个坏人,不去找姑妈和嫂子告状啦!再说了,那话咋说得出口,好羞羞!

    想起刚才和王瑞同骑那匹银白色的大马时,秦小靖就忍不住芳心大动。

    什么时候,自己的****就和那坏人的下身贴在了一起呢?还有呢,什么时候,这坏人的大手就抱住了自己的腰部?可是自己却浑然不觉。等到发现了,反而还觉得很舒服,舍不得让他拿开呢。

    羞羞c羞羞啊!秦小靖俏脸一阵通红。

    “吹号令,全体都有,返回阵地!”随着王瑞一声令下,返回本阵的天鹅号声激昂欢快地迎风响起,伴随着一千多骑兵们欢快的呼喊声,响彻天地……

    一刻钟之后,王瑞和秦小靖带着骑兵和亲卫们终于回到了本阵。秦良玉和张凤仪等人也激动地迎了上来。

    “哈哈!王兄弟,硬是打得巴适也!咱们白杆兵都还没有出手呢。”马祥麟兴奋地在王瑞的肩上猛砸了一拳,哈哈大笑着说道。

    “哎!马大哥!你能不能轻点?哎哟!你把我打坏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这一拳能打死一头大牯牛吗!”王瑞一边嘻笑着抱怨,一边夸张地往后闪。

    “啥子呢?这样一拳就打坏了?来,让哥哥看看,还能不能传宗接代。”马祥麟又粗豪地扑了过来。

    “大哥!闹什么呢?这是战场上。”秦小靖莫名地有些担心马祥麟真的把王瑞打坏,没好气地冲自家兄长翻起了白眼。

    “哎9是古话讲得呀!女大不中留,早晚得是别人家的人。看看9护上了!”马祥麟一点都不怕这小表妹的白眼,继续在这里口无遮拦。

    “嫂子!你看大哥他,胡说八道些啥呀?”秦小靖此时已经走回到张凤仪身边,红着脸椅着她的手臂嗔怪道。

    “嘻嘻,我觉得你哥说得没错啊。”张凤仪也跟着自己丈夫一起,嘻笑着拿秦小靖打趣。

    哈哈,这秦家人马家人真有趣!我靠,这还是注重礼教讲究笑不露齿的明末时代吗?妥妥的古装情感剧的套路啊。

    “姑妈,你看她们……,哼!”秦小靖一跺脚,俏脸变得更红。

    “好了,好了!别再捉弄这孩子了。还是处理军务大事要紧。”秦良玉一脸慈祥的微笑着,开心地挥着手臂制止住马祥麟两夫妻。

    “小王将军!这一仗完全是你们莱州军打的,还请你们先行打扫战场吧!”秦良玉又转头对王瑞道。

    什么?还叫我们打扫战场,想累死我们呀!王瑞突然有点困惑。

    其实是咱们的王大人对明代的事不够了解。这在古代,打扫战场那可是妥妥的肥差。

    别样不说,兵器盔甲、衣物用具甚至吃食盐巴,总能缴获不少吧!

    再说了,这些满虏都是入侵京师周边当强盗打秋风的,想来身上抢来的金银珠宝定是不少。

    穷得叮当响的白杆兵们,可早就望着阵地外的遍地满虏尸体和兵器,眼中发光发热了。要不是顾忌于和莱州军并肩作战的兄弟之情,以及自家的军法约束,他们早就一哄而上肆意哄抢了。

    所以,秦良玉让王瑞的莱州军先行打扫战场,其实正是诚意满满的表示。

    明白了这一层关节后,王瑞马上拱身一礼道:“秦督,我莱州军酣战已久,如今兵士俱是疲惫不已。也只有这支骑兵尚堪一用。不如,由我莱州军骑兵撒开探马警戒。白杆兵的兄弟们,就费力辛苦一点,由他们打扫战场如何?”

    “这,这……,这可如何使得?”秦良玉有些激动,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要是换成其它的明军,抢都抢不及呢,那还有这般推让的!而且,这场恶仗本来就是人家莱州军打的嘛。

    “使得的,使得的!秦督,我莱州儿郎俱已疲惫,还望秦督恩惠!”王瑞再次长长一揖。

    哎,这是多少的盔甲兵器,衣物财宝啊!秦良玉实在是不忍心吃这独食。

    正在不知如何分说之时,却听秦小靖插话道:“好吧!那就成全你了。你这坏人,你们莱州军打仗都只用火器,能有啥累的?咱们白杆兵就辛苦点吧!便宜你这坏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