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灰飞烟灭
    突然,秦小靖看到这个满虏脖子上闪过一片亮光,一个光猪脑袋带着一条小辫子冲天而起。

    跟着便是一种无法支撑的失重感,满虏甲兵抱着秦小靖细腰的大手瞬间失去了力量,秦小靖四肢朝天地掉落在了干草地上。

    冲过来的正是王瑞王大人,他发觉这个“中二少女”配合不了莱州军的冲锋节奏后,便急忙在一个五十人的亲卫小队护卫下赶了上来,以保护秦小靖不出意外。

    好险!幸得王瑞的“美姬”冲刺如同闪电,能让王瑞抢先冲到近前。王瑞也不去管掉在地上的秦小靖,轻巧地一拨马头,又朝刚才劈马的另一个满虏冲去。

    好快!王瑞刚才的冲锋如同飙过来一道银白色的闪电,让这个满虏头晕目眩。妈的,真是被猪油蒙了眼,逃命的生死关头,老子咋就跟着人来抓美女了呢?

    这股莱州军如此彪悍,咱八旗谁能惹得起?有多远逃多远吧!这个满虏灵巧地调转马头,便往远离王瑞的一边逃去。

    被他弄着刚转了两次身的马儿十分无奈,饶是他猛抽鞭子,转身也还是有些缓慢。说时迟那时快,跑发了性的“美姬”仅仅数息,便从斜刺里冲了过来。

    “杀!”王瑞一声大吼,锋利的平炉钢制造出来的马刀显示出了巨大的威力,不但将这个满虏的后背的两层棉甲劈穿,更是在他的后背劈开一道一寸深的长沟,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啊!”这个满虏发出一声痛苦万分的惨叫,随即栽倒在地,口中大口大口地呕着血,很快便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解决掉这两个满虏后,王瑞这才打马来到秦小靖身边,手持钢刀为她警戒。

    秦小靖刚摔了一个仰面朝天,适才又在慌乱地躲闪,头发弄得有些凌乱。她看到王瑞打马过来,俏脸一红,径直去将自己的白杆枪拾在了手中。

    她拉过那该死的“马蓉”,正要翻身上马时,却听到王瑞道:“秦姑娘!这马差点害了姑娘性命,断断不可再骑了!上我这匹马吧!”

    “嗯呲嗯呲!”杀马特红马打着响鼻,仿佛很不高兴。

    “你这劈腿的马蓉!你再嗯呲,老子今晚让饮事班杀了你炖肉!”王瑞血淋淋的钢刀斜指,杀马特“马蓉”顿时便没了声音。

    看来,这马儿也怕恶人啊!

    “这是我的马,就是不能骑了,你也不能杀了呀!这可是从石柱骑过来的。”秦小靖怕王瑞当真,急忙眼巴巴地望着王瑞,出言给这杀马特“马蓉”求情。

    “好吧!本将看着你也是一匹出川抗虏的战马,今日便饶你一命!”王瑞一边打趣着杀马特红马,一边伸出左臂,示意秦小靖上自己的马背。

    “啊!”秦小靖俏脸绯红,有点犹豫。

    不过,仅仅数息工夫过后,她便有了主意:哼,我今日便上这坏人的马,看看他如何指挥军队杀敌!

    主意打定后,秦小靖一只手抓着王瑞手臂,一只手拿着白杆枪,身如飞燕归笼,一下子翻身到了王瑞身前。

    秦小靖结实浑圆的****顶在王瑞胯间,随着战马的跃动,摩擦着、耸动着……

    王瑞虽然穿越过来四五年了,不过除了在倭国福江岛爽了一晚外,他每日都在一刻不停地在各处忙碌着,基本上快忘记了美妙的********。

    满虏未灭,何以家为?

    但佳人在前,又有这么贴近的身体接触,王瑞还是一下子雄了起来!

    秦小靖对此完全不知,她此刻手握长枪,正紧盯着前面逃跑的满虏背影,恨不得一下子飞将过去。

    “你们这骑兵好慢!”秦小靖回头对王瑞道。她这一转身,身体便和王瑞离得更近,差不多就快要贴在一起。

    “不慢!我们是按最好的骑兵操典在作战!”王瑞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扶着秦小靖的腰际,耐心地给她解释了起来。

    “最好的骑兵操典?”秦小靖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小王将军的话也实在是太夸大了吧?

    “是的,你看!咱们的骑兵跑起来了!”王瑞朝斜前方一指,只见汤效先和陈松将一千名骑兵和四百五十名亲卫队士兵编成了五队。

    这五队骑兵,每一队大约有三百来人,他们排着整齐的骑阵队列。每一个队列都整齐划一,比之精锐的步兵也不遑多让。

    嗯,这些骑兵人人脸上都漾溢着自信兴奋的神色,控马持枪的样子几乎都一模一样,就象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样。

    “蓬、蓬、蓬!”莱州军的骑兵们举起装填好的“二八式”后装枪,冲到聚集成群的满虏面前,远远地就是一通排枪射击,将这些稍有点组织力的满虏全都打得七零八落。

    正前方迫击炮的火炮声,左翼骑兵们的火枪射击声,满虏逃兵们的惊恐呼嚎声,在念坛海这片空旷的原野上响彻了天地。

    因为莽古尔泰和豪格这两个大小贝勒,最后都被迫选择了撤兵逃离。他们这一跑之后,掉在后面的满虏兵和找不到自己牛录的各旗兵丁,就更加没有任何组织性,众人都一股脑儿地向着北方狼奔豕突。

    汤效先一看,再也没有满虏能有哪怕一回合的反击之力了,当即便下令旗号手举起了冲锋的红色令旗。同时,他高举马刀,声嘶力竭地吼道:“浴血冲锋,不死不休!”

    吹过天鹅长哨之后,所有的莱州军骑兵和亲卫队士兵都举起了手中雪亮的马刀,一千多人异口同声地吼道:“浴血冲锋,不死不休!”

    “嗯,不错!这才象骑兵嘛!”秦小靖小脸兴奋得绯红,忍不住评点着莱州军的骑兵部队。

    是啊,这莱州军,这小王将军,不过就是登莱一个分守望参将而已,他怎么能养得起这样一支一千多的人精锐骑兵呢?秦良玉见识到莱州军骑兵训练有素的作战表现后,对最后出击的骑兵部队也是赞扬不已,充满了好奇和疑虑。

    “王大哥,我们也去冲锋嘛!”秦小靖正在兴奋中,完全忘了自己身体和王瑞已经贴得很紧。又转过头来怂恿王瑞带她冲锋。

    “不能去了!刚才因为救你,咱们已经脱离了骑兵的冲锋队列。现在再去冲锋,那咱们就成了那坑爹的了。”

    “啥?坑爹?什么玩意儿?”秦小靖来了个打破沙锅问到底。

    “嗯,还是先看看我莱州军的健儿是如何为国杀敌的吧!”王瑞控住战马,直接转移了话题。

    “哈哈!杀得好!”秦小靖看到冲在最前的莱州军已经追上了跑在最后面大队满虏散兵,便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

    一句话,她兴奋坏了!可不,咱们王大人又硬又大的手电筒正**地顶着她的****呢,她却竟然浑然不觉。

    她不发觉不打紧,王大人的胯下可是不争气地吐出了不少粘乎乎的白沫!

    秦小靖此时完全沉醉在了莱州军的骑兵战斗之中。只见这些骑兵们排着密密麻麻的队列,大军如墙而进,手中雪亮的马刀翻挥着,任何敢挡其道的满虏兵丁俱在瞬间灰飞烟灭!

    壮哉,我大汉铁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