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马易劈腿
    “为什么不能骑?怎么和你解释呢?因为这马容易劈腿!”

    王瑞想了想,忍不住自己都想发笑,不过还是一本正经地给秦小靖解释道。

    “劈腿?这马没毛病啊!”秦小靖让王瑞弄得有点困惑,歪着脑袋思考着。

    “嗯,这马蓉呢,她是没病!当然啦,你我都没有药!不过,就怕遇上隔壁老宋啊!”王瑞笑着道。

    “老宋?我家隔壁只有一户姓王的啊!没有老宋啊!”秦小靖被王瑞这波节奏带得有点远,满脑子里都挂满了问号。

    “隔壁老王你倒是可以防着,不过要是遇上老宋可就麻烦了!到时这马蓉可就跟老宋跑了呀!嗯,到时你也会被带沟里去!你还怎么打仗?”王瑞继续一脸正经地解说道。

    “哼!什么乱七八糟的?当心我找我姑妈告你的状哟!”秦小靖做了个鬼脸威胁王瑞,一副傲娇臭屁的神色。

    哎,不管了!劈腿就劈腿吧!反正不是老子的马蓉!要劈也是他宝强哥哥的。

    哦,大错特错,要劈腿,也是劈她秦小靖的!这话真绕!说不清了,哈哈!

    “大人,下令吧!”汤效先过来向王瑞行了一个军礼。

    “好,全军上马!”王瑞收到刚才和秦小靖嘻笑的轻松神情,口气坚定地下达了命令。

    很快,一声长长的军号吹起,一千五名莱州军骑兵和亲卫队士兵翻身跨上了战马,一片马儿欢快的嘶鸣随即响起。

    秦小靖也翻身骑在了“马蓉”的背上,然后她悄悄地转过头,偷偷地凝视着身边的王瑞。

    他有着一张线条分明的俊脸,如同刀砍斧削了一般。他鼻梁高挺,双目锐利,神态坚定自信。他还有着挺拔修长的身躯,以及孔武有力的完美四肢。

    哼,这坏人虽然自傲,不过确实有几分真本事!当然啦,长得还算是,哦,可以吧!哎,有点羞羞!我怎么去看这个坏人?

    秦小靖心中一通腹诽,俏脸羞得绯红,胸中仿佛有一头小鹿在乱跑乱撞……

    “从五个通道出击,缓步行进!”王瑞再次下达了进军的命令。

    命令下达后,王瑞和秦小靖在亲卫骑兵们的簇拥之下,首先开始向左翼最中间的一个通道走去。

    嘀嗒嘀嗒的马蹄声清脆地缓缓响起,渐渐地连成一片沉重的声潮,仿佛如同天边的闷雷。

    经过小半刻钟的行进,莱州军的近一千五百名骑兵,才稳妥地越过铺满尸体的冰面,如果潮水一般漫上念坛海的陆岸。

    “你们这骑兵,真慢啊!”秦小靖觉得王瑞这骑兵部队,简直就是一只蜗牛部队!你骑的是马啊,你倒是给我冲啊!

    “不慢!等一会儿,你就体会到了!”王瑞自信地说道。

    “哼,我才不管你!本姑娘先去砍几个满虏首级再说!”秦小靖在枣红色“杀马特”红马身上猛抽了一鞭,“杀马特”从王瑞的骑兵队列中弹射而出,将王瑞的骑兵部队一下子甩在了最后面。

    哎,你也不小了,怎么还是一个“中二少女”的德行呢?什么,没成婚?还小?妹妹,你可至少是36d也,不小了!

    “传令汤效先,由他指挥骑兵作战!老子还是那句话,集中优势兵力攻击敌人。首先打垮大队的满虏兵。不过谁也不许追得太远!五里内就给老子回来!”王瑞命令道。

    “哈哈,走!亲卫队跟着老子去做护花使者!”王瑞最后哈哈大笑着说道。五百名亲卫队的骑士如墙跟进。

    “如墙而进,次序井然!果然是强军姿态!”秦良玉看着鱼贯出击的莱州军骑兵,心中赞叹不已。我大明有此强军,何愁建奴不灭?

    “母亲大人!我家妹儿冲在最前面了!”马祥麟指着左翼前方一个模糊的红色身影道。

    “哎,这死妮子,果然任性!是不是又在和这小王将军耍小性子?”张凤仪担心地说道。

    “凤仪,别担心!小王将军会保护她的。”秦良玉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难得有这样宽容轻松的时候。

    不过,冲锋在前的秦小靖却不知道家人在挂怀,她和“杀马特”正冲锋得欢呢。

    “杀呀!”秦小靖借着马势,手中的白杆枪轻轻一抽,又将右手边马下一个撒开两条短粗腿逃命的满虏兵抽翻在地。

    “驾,驾!”秦小靖越杀越勇,这次她的目标变成了三个骑马逃命的满虏甲兵。

    你还别说,她的这匹“杀马特马蓉”虽然发型怪异,但速度却真心不错。特别是这些天由莱州军供应了伙食之后,这“杀马特”马儿,身上便长了厚厚的一层膘。

    “狗贼!欺我汉家无人乎?吃本小姐一枪!”追到近前时,秦小靖猛地一枪对着最后面的一个满虏的后背刺出。

    “蓬!”锋利的枪头借着马儿奔跑的动能,瞬音穿透了这个满虏的后背,雪亮的茅尖猛地透胸而出。

    正当她心中分外得意之时,枪杆上一股巨大的拉力一下子传了过来,让她根本无法握紧枪柄。这个被刺中的满虏身体产生的重力,再加上战马奔跑的动能,一下子让秦小靖手中的白杆枪飞了出去。

    “啊!”秦小靖娇躯猛地一个踉跄,胸前波涛汹涌着,差点一下子跌下了马去。

    “是个美娇娘!”另外两个满虏甲兵回头看见追得自己鸡飞狗跳般逃跑的明军将士,居然是一个娇美女子,不由得便起了色心,想着要将秦小靖掳获了回去!

    “杀!”左侧的满虏兵迅速拨转马头,反手一刀向秦小靖胯下的“杀马特”马脸劈来。

    “嘶!”“杀马特枣红马”仿佛也感受到了危险,不过它却不退反进,也不向左右躲闪,而是直愣愣地朝前冲去。

    这样一来,“杀马特枣红马”倒是躲过了满虏致命的一击,不过却将秦小靖的上半身送到了满虏的锋利的大刀面前。坑爹呀!不,是坑主!真是一只“马蓉”牌坑主马!

    眼看就要躲不过时,秦小靖猛地一下子向后倒了下去。好险!满虏兵的这刀偷袭堪堪贴着秦小靖巨峰上面几寸的位置落空而去。

    不过她刚躲过左侧满虏的这一刀,却再也躲不过右侧满虏伸过来的大手。这只大手猛地抓着了她的细腰,就要将她硬掳上这个满虏骑着的那一匹大马。

    完了!怎么会这样呢?难道真的被那个坏人说中了:这“马蓉”易坑主劈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