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炮轰中军
    迫击炮追着两翼的满虏逃兵轰炸时,王瑞和亲卫队,以及骑兵营的官兵也已经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传令给刘玉书!不用藏着掖着了,给老子猛轰满虏的中军!老子只给他五十息,能打多少炮,就看他小子自己的了!”

    王瑞指着一个亲卫伍长道:“大武子,你去!负责在哪里计时!从你传完命令后开始,那怕多打一炮,老子也要抽他的鞭子!”

    刘玉书收到命令后,顿时成了一个苦瓜脸。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啦?

    “刘营官!大人和骑兵营已经开始追击了。计时吧!”这个叫武子的亲卫伍长提醒道。

    “嗯!传令!拨转炮口,给老子轰炸满虏的中军!”刘玉书赶紧对着副官下令。

    “好嘞,老子早想这么干了!”副官听到这个命令后就兴奋不已,急匆匆地跑将开去。这一炮下去,得多少大鱼呀!

    “回来,老子还有最后一句!都给老子用最快速度放炮!这次老子要举行一个打炮比赛。打炮最快的,回到浮山湾后,去怡红院,老子请他喝酒!”刘玉书又下了一个大本钱激励。

    “武子兄弟,计时从现在开始吧。回去浮山湾后,也请你!”刘玉书腆着脸武子道。

    “你,你这是贿赂!大人不许的哈!现在开始计时了哟!”武子红着脸,根本不吃刘玉书这一套。

    妈的,老子还是大人说的“纯情少年”呢,好不?想拉老子下水,没门儿!

    “啾、啾、啾!”莽古尔泰刚拨转马头,下令全军回撤时,便看到无数的黑点尖叫着象密集的雨点一样直奔自己的中军而来。

    “快跑!”一众亲信巴牙喇护卫着莽古尔泰,也不管其它被炸得七仰八翻的满虏兵们,飞也似地往北面逃去。满虏的大军的各个阵位都变得极为混乱。

    “蓬!蓬!蓬!”一枚枚迫击炮弹呼啸着划破灰蒙蒙的天际,零乱地撒落在满虏的阵地里。

    此时的满虏军阵中,无论你身处何地,都再也不敢说自己是安全的。也许在不经意之中,一颗要命的炮弹就会突然落到你的面前,撕裂你的身体。

    “主子!咱们也跑吧!三贝勒已经带着正蓝旗的杀才们逃跑了!咱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看着四处乱落的迫击炮弹,豪格身边的亲信巴牙喇们吓得心胆俱裂,赶紧动员自家主子逃命。都啥时间了?其它各旗的人都在抢马逃命了,咱们也逃吧!

    嗯,是的,抢马!这些满虏虽然人人骑马,不过刚才作战时,人都从马上下来了,由“马桩子”看守着呢。

    此时的满虏两翼和中军的拴马地里一片混乱,逃过来的满虏兵们不管不顾地乱抢着马匹。毕竟在这平原之上,只有抢到马匹,才能逃出这片死亡之地,侥幸夺得一丝生机。

    西林觉罗也夹杂在这些乱兵之中,他看中了一匹枣红色的高头良驹,刚伸手拉住缰绳,突然一个穿着正白旗衣甲的满虏兵很是轻快地嗖的一声,便从另一面跳了上去。

    “狗奴才!滚下去!”西林觉罗仗着自己分得拔什库的身份,一拽缰绳,猛骂了一句。

    这个正白旗的甲兵看了西林觉罗一眼,只是短短一愣,随即猛地一鞭向西林觉罗抽来!

    这一鞭来得非常的突然,一下子颠覆了西林觉罗的认识,啥时这些奴才也敢和主子们抢夺马匹了?

    西林觉罗忍住打在肩上的剧痛,豪不客气地右手的一刀劈去,当即把这个正白旗的甲兵捅下了马匹。

    “嘘!”西林觉罗安抚着战马,迅捷地开始向北面逃去。这伙明军可都是真正杀人不眨眼的!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去!

    满虏这个民族窝里斗、相互倾轧的劣根性,在这个逃命的生死关头表露得淋漓尽致。他们轻则拳脚相加,重则刀枪相向,仅仅只为了抢得一匹战马,先行逃离这片修罗地狱。

    “大人,左右翼的火枪营已经让开了通道。骑兵营请示如何出击!”一个传令过来报告王瑞。

    “命令右侧的骑兵,拨转马匹,全部从左侧出击!”在出击的最后一刻,王瑞打消了左右夹击的主意。

    老子的骑兵无论如何,还是一支新军,分散自己的力量,实为不智。

    至于说杀满虏,老子这一次已经杀得够多了,几乎快到了改变满明军事实力对比的临界点了。

    别人不知道这一战的战局如何,自己可是知道的。这次历史之上的“己巳之变”,在袁大忽悠的配合之下,满虏可说是占尽了作战的先机,将京师及其周边的勤王明军打得落花流水,最后得意洋洋地饱掠而回!

    可是这一次,因为王瑞和莱州军的出现,满虏损失的人马,已经超过了上万人,达到了侵明大军的十分之一,这对满虏而言,不异于是一次极为沉重的打击。

    所以,现在对于莱州军而言,最重要的便是:如果保住自己的实力,还有已经取得的胜利果实,同时将利益最大化。

    这个时候,如果冒然分兵,让满虏趁机反咬上一口,王瑞真的会哭倒在厕所。

    “骚马!重口味呀!你居然这么快就勾搭上了小靖姑娘的杀马特?”王瑞拉过战马“美姬”的缰绳,没好气地笑骂着。

    “杀马特”是王瑞给秦小靖那匹枣红马儿取的外号。

    因为这匹枣红马儿头上有一屡浓密的长毛,它浓密而又张扬,突兀地垂在长长的马脸上,有时连大大的马眼也遮挡了!

    有时这匹枣红马儿会潇洒地将自己的马脑袋甩几甩,也不知她是为了让开视线,还是为了耍帅!

    “杀马特”!王瑞王大人看到这匹马儿的第一眼,便想起那些烫着稀奇古马发型手中拿着苹果手机装逼的不良少年和打工妹仔。这名字非她莫属呀。

    许是因为这“杀马特”枣红马儿的发型特帅,自从和王瑞的“美姬”走到一起之后,这“美姬”便时不时地伸过脖子去蹭“杀马特”的马脸。

    妈的,什么马?还有点节操吗?这么多人呢。

    “秦姑娘,你这匹‘杀马特’还行吧?要不给你换一匹马?”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让王瑞觉得骑着这么一匹马儿上战耻是不妥,但出言劝说秦家姑娘。

    “王大人!第一,我不用换马,我这匹战马很好!第二,我这匹儿它不叫什么‘杀马特’,她叫马蓉!”秦小靖嘟着粉红的小嘴给王瑞分说着。

    “啥,马蓉?你说这杀马特枣红马叫马蓉?”王瑞一听这马的名字,很是吃惊:还有马儿叫这名的?

    “是呀,是叫马蓉呀!取马中芙蓉之意!”秦小靖一看王瑞大惊小怪的,很意外地耐着性子给他解释着。

    我去,还真是叫马蓉啊!

    “小靖姑娘!这马不能骑;一匹好一点的马吧!”王瑞再一次诚恳地劝说道。

    “为啥不能骑呢?我这匹马儿可是很不错的。你看看,我给他配的什么鞍什么缰绳?都是最好的呢。”

    秦小靖很是不解:这样一匹漂亮的马儿,咋就不能骑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