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各方布置
    “什么?大人下令停止射击?”陈铭和朱磊收到命令后,都一下子没有过神。

    咱们兄弟伙正热火朝天的打得火热呢,咋就下令停止射击了呢?

    不过军令如山的道理,两位营官都是知道。所以他们赶紧招呼号手下令,让两翼的火枪兵们都停止射击。

    “大人还有些啥吩咐呢?”朱磊知道王瑞一定是觉得自己和陈铭这样打不妥,所以才会专门叫尹大弟过来传令。

    “哈哈,陈主官也这样问了!”尹大弟对自己的先见之明得意不已。

    “快说,别给老子卖关子!”朱磊对这二愣子可没有好脾气。这是在战场上,老子才没兴趣和你丫的说笑!

    “大人说了,这样打可不行,把满虏都吓跑了!这两个臭小子,都不知道悠着点!”尹大弟被朱磊吼得脸一红,低低地复述道。

    “就这些了?不可能!大人肯定还有其它的话吧。”朱磊猜测道。他身边的副营官和几个百总也竖着耳朵望了过来。

    哈哈,老子就把大人的话来个实话实说,反正出丑的人又不是我。尹大弟在心中腹诽道。

    “大人还说了:通知这两个小王八羔子!给老子打仗带点脑子!别光知道出蛮力!记得把握节奏!对,就这样子去说!”

    尹大弟说完后,脸上带着得意的傻乐。几个朱磊手下的军官也跟着一通哄笑。

    “尹队长,请你回报大人,就说属下知道了!”朱磊虽然挨了王瑞的骂,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很严肃地让尹大弟为自己复命。

    这可是生死攸关的血火战场,来不得半点情绪。再说了,王大人可不是谁就会骂的!

    嗯,咱们的朱主官又有得炫耀的了!怎么说,也得在不在场的下属面前显摆一番不是?咱们的朱营官可没觉得丢脸!

    这哪里是被骂得灰头土脸?这是满满的信任感,这是满满的亲近感!

    “哎,兄弟们,你们看!咱老子今天又被王大人骂了一顿!都下去重新组织好队列,让士兵们清理装填枪弹。老子估摸着,最多再打上几轮,就得给骑兵营的小子们让道了!”

    朱磊得意地吩咐道。其神清气爽,其志得意满,好象比刚睡了怡红楼的头牌姑娘还来得更加痛快。

    “好嘞!”众军官知道朱磊又是在众人面前炫耀,赶紧遵令下去安排。

    “姑妈!这些满虏好象要逃了也!”秦小靖一边将望远镜贴紧在自己的眼前观察,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话。

    “暂时还不会!”王瑞插话道。

    王瑞知道,满虏军队现在兵锋和志气仍然还是极盛的,不可能受到一点挫败就转身逃跑。

    再说了,还有血腥的军法管着呢。往哪逃?逃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不过,还是要做好追击的准备!这股满虏撑不了多久了。”战阵经验极为老道的秦良玉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这光挨打,完全还不了手的战斗还能长久进行下去?不可能!

    满虏虽然是野蛮些,脑后也拖着一条难看的猪尾巴辫子,但他们长的却不是猪脑子。打不赢,还不知道跑呀!

    在他们想来,老子有马,逃跑总还是跑得掉的吧。

    不过,莽古尔泰可不会容许他们轻易败北!他从自己的牛录中抽调出来了两队巴牙喇甲兵,派往左右两翼的满虏军队后充当押阵的军法队!

    莽古尔泰主子可是说了,有敢临阵逃脱的,不管是哪个旗的,当场便可以执行军法!

    只不过这莽古尔泰实在是太偏心眼了!把其它各旗的人都当炮灰使啊。不是还有投降的汉狗尼堪吗?哦,忘了带!

    于是,极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进攻莱州军两翼的满虏兵在军法队的督促下,畏畏缩缩地重新向莱州军逼了过来。

    只不过这些人的眼中,早已没有了刚来时的凶悍和兴奋,映入秦小靖望远镜中的全是惶恐和绝望!

    “秦督所说有理!我这就吩咐骑兵营做好出击准备!”王瑞也觉得秦良玉提醒得很及时。这姜还是老的辣不是?

    “传令朱磊陈铭两部,将满虏放近到五十步射击!打垮敌人这轮进攻后,可以前出十步射击。前出射击时,注意队列收缩,为骑兵营让开出击通道。”

    王瑞将命令说完后,又听这个传令的亲卫队伍长复述了一遍,这才让他手持令旗前去。

    待传令的亲卫伍长走后,王瑞又唤过两个亲卫伍长,让他们分别去前面的炮兵营和汤效先的骑兵营传令。

    很快,收到命令的炮兵营和骑兵营主官所在的位置都是一片沸腾。有仗打,有军功拿了呀!

    “嫂子,你说这些莱州军的兵丁,怎么得到个军令,就欢天喜地的呢?又不是叫他们去喝酒吃肉,有啥高兴的嘛!”

    秦小靖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了张凤仪,示意她看看莱州军这帮闻战而喜的“好战分子”!

    张凤仪早就想见识一下王瑞的这个“千里眼”,只不过她一个大家族的人妇,不好意思开口讨要而已。

    现在秦小靖这个小姑子递给了自己,她也就不客气,当即拿起,学着秦小靖的样子放在眼前向外望去。

    “哦!”看得清清楚楚也。入眼后,清晰地看到远处满虏的莱州军的情形后,张凤仪也有些兴奋,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叫啥呢?”马祥麟对张凤仪的尖叫声很是熟悉,忍不住也凑了上去。

    哦,你们多想了,人家张凤仪夜晚和自家丈夫在一起时,可不是这样尖叫的。

    “大人叫咱们调一半的炮火支援两侧?好嘞!这正前面的鱼也捞得差不多了。再打,也只能捞些小虾米!大人的命令真是及时雨呀!”炮兵营的主官刘玉书感叹道。

    好了,这次算是又给了朱主官和陈主官炮火支援了,省得这两个老营官在自己面前摆老资格的架子。

    “嗯,大人说了,炮兵营只需要在满虏逃跑时开炮!经过这一战后,要让满虏看到咱们的旗帜,听到咱们的炮声就吓得回家去找他老娘!”

    传令的亲卫队伍长学着王瑞说话的口气和神态,惟妙惟肖地补充道。

    对了,现在在莱州军军中,模仿王大人说话做事,可是一种时尚。如果要搞个“王大人模仿大赛”的话,那肯定是高手辈出,竞争会非常的激烈。

    汤效先的骑兵营也收到了王瑞的出击命令。汤效先和身边的军官闻听后,都是一脸的兴奋:“哈哈,关键时刻,还是得靠咱!老子就说了嘛,王大人咋会忘了咱们骑兵营!”

    “快,传令下去!让兄弟们都打起精神!咱老子们马上就要出击了!”汤效先将围在自己身边的军官们都赶了开去。

    “陈松,马上命令亲卫队的兄弟,准备跟老子一起到骑兵营去!咱们这次还是和骑兵营的小子们一起去冲锋杀敌!”王瑞对刚刚赶过来的陈松吩咐道。

    “骑兵出击?让我们白杆兵也去追击吧。”秦良玉一听,便知道王瑞在做最后的追歼准备,便出言要让白杆兵也参与。

    “秦督!坚守这块阵地甚为重要!非白杆兵的勇士不行!再说白杆兵的骑兵也确实少了些。”王瑞诚恳地分说道。

    “啥子呢?白杆兵的骑兵不行?我呸!”王瑞话音刚落,旁边便传来一声娇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