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太过凶悍
    “轰!”“轰!”几乎在同时,莱州军左右翼的两千多支火枪惊天动地般地打响了。

    “啊!”“啊哈!”随着一片惨叫声,从两翼攻击的满虏兵又有数百人命丧当场。

    “冲啊!”“冲呀,杀过去!”满虏兵大喊大叫着,给自己和伙伴打着气。

    在他们想来,之前你明军发射很快,不过是因为你提前有装填好子弹,你打完这两轮总得重新装弹了吧。

    但是,惨烈的现实,再一次让他们失望了。就在他们刚冲到之前伙伴倒地的位置,对面明军的火枪就再次呼啸着打响了。

    “砰、砰、砰!”连绵不绝的枪声从莱州军后部的左右两翼次第响起。莱州军后部两侧的外沿一时间都笼罩在烟雾之中。

    “前三排,蹲下装填s三排做好射击准备!”陈铭和朱磊经过固安之战后,不约而同地都采用了两段式的射击战术。

    采用了定装弹的后装击发枪,经过实战证明,完全可以用两段式的射击战术实现连绵不绝的火力压制。

    而且两段式射击的优势还在于:在相同的兵员情况下,能实现比三段式或多段式射击战术更为密集的火力输出。当然,作战的威力也得到了很大副度的提升。

    “砰、砰、砰!”莱州军两翼的士兵,在两个营官和经过固安大捷的各级军官指挥下,将己方的火力发挥到了极致。

    北风吹去阵前的浓烟之后,只见莱州军两翼的士兵们就好象在做着自己最为熟悉的事,又好象没有任何情感的机器,在号令和旗帜的指挥下不停地装填射击着。

    他们动作如行云流水,没有人惊慌,没有人乱叫或是走动,只有装填子弹和拉动枪栓的金属碰撞声。

    整个火枪营的队伍整齐如一,如同一架庞大的精密杀人机器。让人看着为之心醉!

    “好呀c!就这么打!打死这些满虏鬼!”秦小靖看得兴高彩烈,挥舞着手臂大喊大叫着,就象球迷在观看最心爱的球队比赛。

    当然,肯定不是中国足球队的球迷!哈哈!请自动脑补张杏科,林丹等人打决赛时的那些迷妹。

    她一挥动手臂不打紧,却把偷看她的王瑞弄得心跳加速了至少几十秒0说,可以一下子加速几十秒吗?

    让我们的王瑞王大人心跳加速的,是这美人儿胸前的两只大兔子!这两只大兔子随着她手臂的挥动,上下跳动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呼之而出!

    我靠!波涛汹涌啊!这得是36d吧?王瑞估计着,一下子有点痴。

    “嗨,马大哈!你看我干吗?”秦小靖突然发现王瑞在注视着自己,猛地回过头来望着王瑞发问。

    “看打满虏鞑子!看打鬼子!”王瑞摸了一下嘴巴,红着脸道。

    嗯,还好,嘴角没有流口水!要是一副流着口水的猪哥相,那可就糗大发了。

    “哼!”秦小靖好象也明白了王瑞在看哪里,羞红着脸看向两侧满虏兵所在的位置。

    哎!我这胸还是太大了!真羞人。穿了宽松的衣甲还是遮不住呢。

    府里的老妈子说,要遮住点,不然男人会认为胸大的女人放荡。真不知道这姓王的“马大哈”会不会这样子想呢。秦小靖在心中嘀咕道。

    “哈哈,王兄弟!你这兵咋练出来的呢?他这军队的火器也实在是太厉害了。噼里啪啦的放个不停啊!”马祥麟一边夸奖着,一边猛地拍了一下王瑞的肩膀。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王瑞引用了一句现代的名言,想要装一下逼。

    不过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不已。因为马祥麟马上就问道:“啥子是革命呢?还用啥子是同志嘛?”

    我晕!哥,你看打仗好不好?这可是在战场上!老子不负责词语解释。

    战场上,从两侧进攻的满虏兵可说是一头撞在铁板上。不,是挨了一记“铁板烧”!

    他们被打得晕头转象,被打得火燎火剽!兴头巴脑冲锋过来的满虏兵们,都被打穿了胸膛,打碎了狗头,横七坚八地乱倒了一地。

    在莱州军两翼阵前的六七十步距离上,这些满虏鬼子的尸体铺了一地。温热的鲜血流在宽广的冰面上,暂时还没有凝固,于是便延伸出一条条的红线条。

    这是一次完全由满虏甲兵们发起的攻击,最凶悍的满虏兵都冲在了前面。

    当这些人死亡的惨象摆在面前时,后面的满虏兵心中终于有了惊恐:我的天,这前面就他娘的是修罗地狱啊9上去个屁!老子的命可要紧!

    虽然是野人,但是满虏这个民族其实从一开始成型时,就具有贪生怕死,无耻低贱的德性。

    远的不说,就说百家讲坛老包衣奴才们吹嘘的老野猪皮吧!这家伙除了给李成梁当奴才,还将自己的老妈和媳妇儿全部送给李家人睡了一个遍!

    后面的满虏兵一有了惜命的心思后,但不约而同的畏缩不前了。当然莱州军两翼火枪的战果也越少越少了。

    虽然还是砰砰砰地一轮又一轮的齐射,可是除了最开初的七八轮打死了近千人,后面的若十轮齐射,都成了“宅男自撸,空吐白沫”!

    “停!吹号,停止射击!这样打可不行,把满虏都吓跑了!这两个臭小子,都不知道悠着点!”

    王瑞一着急,也不管身旁还有秦良玉和张凤仪等人,就红着脸粗声粗声地骂了起来。

    骂完后,王瑞想了想,便叫过尹大弟:“大弟,你带人去!通知这两个小王八羔子!给老子打仗带点脑子!别光知道出蛮力!记得把握节奏!对,就这样子去说!”

    “好嘞!大人,我马上去传令!”尹大弟乐呵呵地跑了去传令。

    “小王将军!这不是打得很好吗?”秦良玉和张凤仪听了王瑞刚才的一通骂人和军令后,都疑惑不已。这打满虏杀鞑子,啥时候变得要悠着点,还担心敌人跑了的?

    “秦督请看!两翼的满虏兵确实已经惧了,好多人都在后退!现在再放枪,就是放空枪了!搞不好还会把他们给吓跑了!”王瑞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秦良玉道。

    秦良玉拿着望远镜,凝神望去,看到满虏兵们正在确在惊恐地往后面缩去。如果不是害怕满虏血腥的军法惩处,恐怕这些满虏兵早就掉头狂奔而去了。

    高倍的望远镜,将秦良玉的视线放得很远,有些满虏兵的面容都清晰地映入她的眼帘。这是一张张绝望和惊恐的丑脸!

    哦,啥时间满虏兵都成这个样子了呢?难道是时隔多年满虏兵的战力下降太多吗?

    这不可能啊!不然还能打到大明的京师来?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就是这支莱州军实在是太过凶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