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感意外
    “四弟!朱磊!能不能守住两翼可就看你们的了!”

    王瑞过去叮嘱负责防守左右翼的两个火枪营的营官道。

    “放心吧!大人!又是一次打靶训练嘛!”朱磊自信满满地回答道。

    “朱营官,骄傲轻敌的思想可要不得!要把每一次作战都当成首战,认真的组织好,执行好。”王瑞皱着眉道。

    乖乖!这才打几仗?骄傲自满的情绪就冒出来了!

    “这一战,谁也不许自以为是地卖弄行险。严格按照战术规程来,尽可能地给我降低伤亡。都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去打!”王瑞认识到这个不良的苗头后,便耐心地多嘱咐了几句。

    “是,大人!属下轻狂了,以后我会注意的。”朱磊俊脸一红,抓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

    等王瑞安排好两翼的火枪营回到中军位置时,马祥麟也布置好了白杆兵的战阵。

    “小将军,说句不怕你见笑的话,我以前可真没有觉得火枪有多大的用!装填慢不说,还怕风吹雨打。通常打完第一枪后,就成了没有用的烧火棍了!所以,我们就想看看你这只军队的火枪兵是如何作战的。”

    秦良玉听王瑞和马祥麟报告了布阵情况后,很是真诚地说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禀秦督:末将士兵所用的火器和这些火枪营确实与其它的明军部队有所不同。请秦督一观我莱州军破敌吧!”王瑞指着两翼的方向回答道。

    “好,就看你的鸟铳能不能比得了我手中的长枪!”秦小靖傲娇臭屁地插话道。

    “这丫头真是的!”秦良玉和张凤仪相视一笑,都从彼此眼神中看出了一点意思。

    明军在做布置时,攻击侧翼的满虏八个牛录也已经做好了出击的准备。他们纷纷跳下战马,拿

    起自己的刀枪兵器,善射的人更是背着大大的箭囊。

    “嘟、嘟、嘟!”随着几声长长的号声响起,两翼的满虏兵分别在四个牛录章京的带领下,杀气腾腾地往莱州军的阵地进发。

    “快,走快点!明军的火枪只能打一轮!”,“穿重甲的走前面!”牛录章京和分得巴什库七嘴八舌地吩咐着。

    你没有看错,真实的战场上,发动进攻的那方,很多时候是走过去的。可不是象拍猪尾巴戏的傻比导演们拍的那样,从一开始,就大喊大叫着往前冲的。

    真要这样去打仗,还没有冲到敌人阵前,可能自己就累得咯屁了!冷兵器时代作战,前面冲阵的人,可都是身穿重甲的。

    特别是满虏的许多白甲兵,常常身穿两三层棉甲。这可是很重的。所以,就只好按照正常的步行速度走过去。

    等到了对方的阵前十来丈远时,再一鼓作气地冲过去,用虎枪大锤砸开明军本就不坚固的大阵。这可是满虏们屡试不爽的标准战术了。

    “八十步”,“七十步”,“六十步”负责此战左翼值守的军官不断地报着敌人的距离。

    “六十步了?下令:举枪!做好射击准备!”朱磊下令道。

    “朱主官?怎么不放近点打?放近点打,好多消灭些满虏呢。”边上的一个百总不解地说道。

    “放什么近点?你聋子啊!大人都说了,尽量避免伤亡。你看看兄弟们,现在身上都穿的啥?”

    朱磊刚被王瑞训了话,现在这百总刚好送过来让他出气,他也就不客气,当即把这小子拉过来披头盖脑的一通训。

    “是,是,是!大人和朱营官说得是!”这个百总不住地点着头。

    哎,咱怎么这么笨呢?现在咱莱州军,身上可没有制式的盔甲了。全部穿的是缴获的满虏鞑子们的破烂玩意儿呢。如果让满虏走到近前放箭,自己这边可就会有伤亡了。

    “过了六十步了!”值守官再次提醒道。

    “前三排射击!”朱磊果断地命令道。哨手随即吹响了三短一长的号声。

    “打!”随着朱磊手中的顺刀劈下,左翼莱州军的前三排的一千多只火枪同时打响了!

    “这些汉狗真沉不住气!”带队冲在最前面的分得巴什库巴恰特禁不住在心中笑道。

    他和明军作战的次数多了,对于明军军纪涣散,训练松驰,缺乏战力的情况很是了解。

    在他看来,眼前的这股明军肯定和以前见过的明军一个卵样!放完这一轮撈痒痒的鸟枪后,就得做鸟兽散了。

    “啊!”他正在得意的胡思乱想时,突然觉得左胸被重重一击,让他忍不左退了一步。低头看时,只见左胸上已经有了一个中指大的血洞,鲜血穿过盔甲和棉布,开始汩汩地往外流。

    明军的火枪怎么能打这么远?还能穿透我的盔甲?巴恰特刚用尽全身的力气站直了身子,又有一枚子枪射入了他的额头里,他终于轰然倒地。

    莱州军第一轮齐射之后,满虏走在最前沿的几排人便齐刷地倒了下去。

    “冲呀,冲!”,“冲过去,杀汉狗喽!”后面压阵指挥的牛录章京们,挥舞着马刀,大喊大叫着催促满虏兵们冲击。

    “轰!”仿佛没有间隔一般,莱州军的又一轮齐射又打响了,冲后面几排象飞蛾扑火般冲的满虏大兵又打翻在地。

    两轮排枪齐射之后,左翼战场上突然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之中。满虏都被莱州火器的巨大威力吓了个半死!

    妈的,不是要炸膛的吗?不是应该打不穿盔甲的吗?怎么这伙明军的火枪就不这样呢?居然一下子打死了咱们这么多的勇士。咱老子还没有放出一支箭呢。

    满虏们在困惑不已时,中军的秦家人也是大感意外,而且是既有惊喜又有担心。

    这个时代火药铅弹的威力,秦良玉等人也是知道的。还以为莱州军会把敌人放近了打。可是却没有想到,居然一箭之地都不到,莱州军便抢先开了枪!

    正当她们以为莱州军不会取得什么有效的战绩时,却惊喜地发现冲在最前面的满虏们,就象是被人用大弯刀割乱草一样,突然一下子一扫而空了!

    而且莱州军左翼的火枪兵们,很快又打响了第二枪,几乎没有任何的间隔和停顿。

    战绩嘛,仍然还是相当不错的!满虏都是采用密集冲锋的,聚在一起的人数很多,所以再一次给莱州军送上了一道大菜!

    “马大哈!你们该不会打这么两枪,就不能打了吧?”秦小靖担心过甚,有点语无伦次。

    “小靖姑娘放心!我们的火枪都是从后装弹的,射击起来就不会间隔!”王瑞一边张望着战场,一边顺口回答道。

    啥?叫本帅马大哈!?这姑娘也太傲娇了吧。王瑞心中不由得一头草尼马飞奔而过。

    哎,老子怎么就接了她的话了呢?应该让秦督制止一下,骂骂她啊!不知道有“五讲四美”吗?

    啥,五讲四美,扯得有点远啦!

    “汉狗的火枪放完了!”,“快冲呀!”短暂的安静之后,满虏队伍中再一次爆发出狼一样的吼声。

    “轰、轰、轰!”满虏们迈着沉重的步伐,风卷残云般地扑了上来……

    莱州军能顶住吗?秦小靖不由得悄悄抓紧了衣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