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背水一战
    满虏大军所在的义和庄,离念坛海只有四五公里的路程。

    所以,莽古尔泰和豪格只了花了两刻多钟,便来到了莱州军阵前八百步之外。

    远远地看了看莱州军列阵的地形后,豪格当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这就是打败过我大金勇士的明军?真不知乌纳格这个狗奴才是怎么带兵作战的9背水一战呢,咱们只需要一个冲锋下去,就能全他娘的把他们赶到水里淹死!”

    这背水一战,听起来象是一个十分经典的战法,但实际上却是一步臭棋。

    所以,除了韩信本人的背水一战打胜了以外,后世东施效颦的模仿者,没有一个不是失败的。

    就拿满虏们熟悉的三国来说,便有徐晃汉水背水列阵,最后导致惨败的例子存在。

    当时徐晃、王平两人引军至汉水,晃令前军渡水列阵。王平苦谏不听,便渡过汉水扎营。徐晃引兵从辰时搦战,直至申时,岂料蜀兵不动。晃尽教弓弩手向前,望蜀营射去。

    历史书记载:黄忠谓赵云曰:“徐晃令弓弩射者,其军必将退也:可乘时击之。”言未已,忽报曹兵后队果然退动。于是蜀营鼓声大震,黄忠领兵左出,赵云领兵右出。两下夹攻,徐晃大败,军士也被逼入汉水之中,人员死伤无数。

    “豪格贝勒说得对,这伙明军主将一定是一个书呆子,只不过利用其火器犀利,侥幸获得这天大的功劳而已。咱们就学那赵云黄忠,来个左右夹击便是!”

    莽古尔泰为自己能想出这样的好主意,一时兴奋不已。

    莽古尔泰和豪格都还颇有胆识,两人在十多名巴牙喇的护卫之下,走近到莱州军五百来步之前,仔细地打量着这股让满虏损失很大的明军。

    眼前的这伙明军衣衫破烂,不过兵器盔甲倒很是齐整。豪格和莽古尔泰两人都认得这些盔甲,肯定是杀了满虏甲兵缴获去的。

    “五叔,这伙明军着实可恶!让我带几百人去冲一下吧!”豪格恨恨地道。

    “好!你就带正黄旗的奴才们攻正面,拿下这股明军后,你便是首功。”莽古尔泰一看豪格跳出来争功,心中不禁暗喜,当即便豪爽地一口答应下来。

    “多谢五叔!”豪格一见莽古尔泰答应,心中也是欢喜。

    他当即就和莽古尔泰回到大军之中,便要去点起本部甲兵出击。

    “侄儿且慢!这股明军颇为怪异,不然乌纳格和多尔衮也不会吃亏。先派几十个巴牙喇去试探一番吧!”莽古尔泰叫住了豪格。

    他虽然巴不得毫格去正面攻击,啃下这块硬骨头,但是也不愿意他这样莽撞。万一伤亡大了,他莽古尔泰作为领军的将领,可是脱不了干系的。

    “好,侄儿这就听五叔的。五叔真是打老了仗的!”豪格赞叹道。

    他也觉得莽古尔泰的这一招挺好,先用几十人去引诱明军开火,然后再出动大军一鼓作气地冲过去攻击。

    这明军开火之后,常常装填不及,一见满虏冲击,几乎都是拔脚便逃了。这可是满虏对战明军时,累试不爽的经典战术。

    “爱新阿!你带三十人去。快速冲上前去,分开一点,不要那么密集。引得明军开火后,就冲上前去射箭,回来主子我给你记大功一件。”豪格对一个巴牙喇甲喇章京吩咐道。

    “好嘞!奴才这就去。”爱新阿打了个千,应承道。

    “哟呵呵!”,“杀汉狗哟!”爱新阿带着三十个巴牙喇甲兵,分成两排,队列撒得很宽,怪叫着往莱州军的阵地冲去。

    “都给老子稳住了,没有老子的命令,谁都不许开枪!”

    陈铭走在火枪的队列之中,骂骂咧咧地叮嘱着军官和士兵们稳住心性。

    “呵呵,这些满虏鬼子,就没有一点长进!陈松你带‘神枪手’们上去。等满虏鬼子走近了,就自由射击。注意:列队中的火枪兵绝对不允许放枪!”王瑞放下望远镜,对亲卫大队长陈松命令道。

    王瑞在平时的训练中,发现有些人对火枪运用特别精熟,在射击的准确性方面也特别有天赋。他便灵机一动,将这些人挑选出来,成立了一支神枪手队,专门在战场上进行狙击作战。

    现在满虏鬼子派这样一支小部队上来试探引诱,刚好可以让神枪手们上去来个“打靶训练”!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陈松带了三十个神枪手混杂在陈铭列阵的火枪手中,举着手中特制的线膛枪,对准满虏奔跑来的方向。

    这线膛枪,可是王瑞和马举耗了九牛二虎,浪费了无数钢铁银两造出来的,而且子弹还是采用了珍贵的黄铜制作的。

    虽然现在只有五十来支,但是这些枪,无论是射程,还是射击精度,都远远地超过了普通士兵使用的“二八式”后装定装火枪。

    “兄弟们!这小股的满虏鬼子,就让他们这些神枪手去搞定!他们开他们的枪,跟咱们没关系!都给老子记住了哈!”军官们在队列中再一次粗声粗气地强调道。

    以往明军和满虏作战时,常常是其中一个人忍不住开了枪了,其它人也跟着胡乱的开枪,最后是任何作战目标都实现不了。所以,陈铭不得不让军官们强调了又强调。

    “杀汉狗呀!”爱新阿大喊着,鼓舞着自己这伙巴牙喇的士气。

    同时,他伏低身子,抬起弓箭来,准备进入五十来步后,放了箭便拨马往回转。如此往复袭扰射箭,便能让明军崩溃了。

    “得得得!”马蹄敲击在冬季的华北大地上,声音分外清脆,跑开速度的满虏巴牙喇兵离莱州军前阵越来越来近,很快便越过一个个的距离标识,进入到七八十步之内。

    “我们都是神枪手,我们都是神枪手!”陈松在心中不断地低哼着这一句。

    透过狙击枪上的望远镜,他将弹点对准了穿着漂亮盔甲的爱新阿,要打就这个当官的!

    “自由射击!”陈松下达了狙击令,同时猛地扣动了板机。

    这一瞬间,他清楚地看到自己射出的这枚黄铜子弹,闪电般地直往爱新阿的胸膛而去,如同毒蛇一般地钻进了这个满脸狰狞的满虏胸膛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